苗蛮子 | 公务宴退订后嘴上腐败会去哪呢

作者:苗蛮子 

以往,每到年底,来自政府部门所谓团拜会、答谢会的订单,让许多星级酒店生意异常火爆,一派“欣欣向荣”景象。然而今年在一些地方却上演了“反转剧”——在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的“威慑”下,近日浙江宁波十多家星级酒店“不约而同”地接到了政府批量退单,人气一时急剧缩水。

星级酒店的生意,随公款消费的走势而潮涨潮落,这种现象无疑是当前畸形政企关系所结下的一个怪胎。毫无疑问,倘若一个行业的发展,要靠政府的腐败来支撑,那么这个行业无疑是不健康和极其脆弱的。因此,从净化市场的角度来看,宁波这股酒店“退订潮”,当属好事,我们也乐见于更多的地方应“潮”而动、“洪波涌起”。

然而“潮”有涨,就有落;或者说,“涨潮”容易,但要让“潮”长期高位运行,恐非易事。显然,在一个自上而下的权力系统内,我们相信来自中央的某些行政指令,或高层的一些行事作风,会在短期内传导至权力肌体的每一个神经元。但从过往基层权力的执行惯性来看,中央政令的长效如何,是很难让人感到乐观的。

以此番星级酒店“退订潮”来说,其对于遏制公款腐败未必没有效果,但要说这种效果有多大,则需要打上一个大问号。最简单也最常见的问题在于:政府部门批量退单,会否只是一时响应高层的“应景文章”?在风头过后,公款吃喝的不正之风会否一切照旧刮起,甚至刮得更为猛烈?

或许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公务宴退订后,公款腐败会哪呢?众所周知,在我们这里,公款吃喝的名目何其繁多,是不差酒店这一茬的。既然不能去星级酒店消费,那就去所谓的农庄如何?如果连农庄也不行,那么到政府食堂吃所谓的“工作餐”总行吧?或者干脆以补贴、奖金、实物、购物卡等形式,发放给员工或客人。可见,政府部门批量退单,影响的更多是星级酒店的生意,而对于“嘴上腐败”并无实质性影响,仅仅是少了高档酒店这一腐败途径而已。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有人以为吃“农庄”尤其是政府食堂的“工作餐”,是“务实、节俭”的做法,其实大谬不然。去过“农庄”的人都清楚,这些地方的消费并不比一般的星级酒店便宜多少,有的“农庄”甚至本身就是五星级标准,只是换个名称而已。——由此而可以想见的是,城市的星级酒店一旦没了政府订单,是很有可能经营这种“农庄”的。

至于政府食堂的“工作餐”,你别以为都是公职人员日常所吃的那种“两元餐”,其中大有玄机也。千万不可小觑一些地方政府的机关食堂,有的政府食堂内设包厢,无论装饰还是消费名目及价格,丝毫不亚于星级酒店。在这些地方消费,既不失礼于客人,又为政府的形象加了分——我所听到的来自一些政府官员的说法是:一者比在外面吃得更放心、舒心,二者节约了出行成本,呵呵。

在一个盛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变通哲学的国度里,上述种种担忧并非多余。曾经名噪一时的“四菜一汤”就是例证。这份肇始于1988年上海市政协七届一次全会的菜谱制度,当年经《人民日报》两次报道后,而被写进红头文件层层下达落实。然而在执行过程中完全变了味,丑态尽显——有的成了“四盆一缸,糊弄中央”;有的变成“四菜一汤,凉菜不算”;有的车水马龙地换菜,但台面上永远保持“四菜一汤”;而有的则变成“吃人头”,按就餐者每人“四菜一汤”安排菜色……最终“四菜一汤”政策变得毫无意义,再也没有执行下去,以至沦为坊间茶余饭后的笑料。

可见,政府部门退不退单,公款腐败都在那里。无可否认,政府退单、饭局减少、会议变短、接待从简等等,是政治清明的一个指标,但这也仅仅是一种局部性甚至是细枝末节的改观。而从根本上遏制公款吃喝,关键还是要管好政府部门的“钱袋子”。很清楚,一些政府部门成了星级酒店的老客户、大客户,真正埋单的其实是公共财政。那么,公共财政究竟有没有将酒店消费一一列出并公示,或许更值得追问。而这有赖于建立一套对政府财政预算决算发挥长效的监督机制,尤其是切实发挥人大及社会力量的作用。显然,没有透明有效的制度制约,而希冀公权者的自觉,终究是不太靠谱的事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21日, 8: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