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想想港府菜谱,曾志伟们该知足了

作者:苗蛮子 

日前在中国大酒店举行的广州市政协会议港澳组分组会议期间,包括曾志伟在内的不少香港委员提到在菜式减少之后,遇到“吃不饱”、“送菜慢”的情况,认为在就餐上“节俭过了”。曾志伟说,“一碟叉烧,我不知道每个人能不能分到一块,还好,还有鸡。我们不是要很丰富的晚餐,但要舒适,今天和很多委员有同感,送来得太慢,来得太少。”

在我们这里,堂堂的政协会议,竟然让委员饿肚子,这听起来算是奇闻。委员们吃的到底是啥呢?市政协常委刘军称,港澳组在中国大酒店的菜式有海蜇、叉烧、烧鹅、芋头、荷兰豆炒肉及白切鸡。对于胡吃海喝、享受星级服务惯了的人来说,以及较之平常“八人一桌、一人一菜”的中国式饭局规矩,六个菜的确是有些寒碜的;何况还“送菜慢”,服务不周到,也难怪非富即贵的委员们要吐槽了。

以“肥佬”著称的曾志伟先生,其饭量之大当属无疑。不过,菜“来得太少”,并不意味着“吃不饱”——菜虽然少了点,但至少米饭应该是充足的。刘军不就说他以姜汁捞饭吃了一整碗,“也能吃得饱”么?而且菜式少,也不意味着营养学意义上的“吃不好”——看看那六款菜式,营养也算是“丰富”的了。如此种种,与其说是“节俭过了”,还不如说是委员们“奢侈惯了”。显然,无论是“吃不饱”,还是“吃不好”,其实都是个伪命题,而不过是委员们的一种矫情和发嗲。

香港委员们大老远地跑来开会,会议主办方为其提供简单的工作餐,这可以理解。但香港委员应该清楚这样一个常识:作为一种特殊的政治身份,政协委员肩负着人民的重托和履行职责的义务,委员是来履行职责、参政议政的,而不是来享受“舒适”的星级服务的;香港委员所关注的,显然应该是涉及公共利益的问题,而非一己口腹之欲。

香港委员们在矫情地嚷着“吃不饱”之前,其实应该好好地想一想港府的公务宴请菜谱。香港公务接待标准是出了名的“抠门”:港府的公务午宴及晚宴每次开支上限分别是人均350港元、450港元,中式宴会原则上菜式最多6道,不能点昂贵食材或鱼翅等濒危物种,吃不完还打包带走。这个标准能吃什么呢?一位参加香港国庆晚宴的内地嘉宾称,多为家常小菜,最贵菜是条斑鱼。另外,由于香港对于公款吃喝有着严密的监控网络和严苛的问责机制,自掏腰包成为香港官员最安全的选择。

对于这份港府菜单,来自香港且在当地热络的曾志伟们,想必不会不清楚吧?有意思的是,不知是否有意为之,此次中国大酒店提供的菜式数量和港府规定的一样,都是6道。只是过了一条小河,香港委员便接受不了,这岂非咄咄怪事!是“南橘北枳”吗?还是原本就不是“橘子”?这无疑值得我们深思。

其实,即便较之港府的公务接待标准,此次广州市政协会议工作餐也算是好的了——吃的不说,就拿吃的地方中国大酒店来说,也是广州排得上号的五星级酒店,可见档次不低。这样看来,即便只有那几道菜,费用恐怕也不是个小数目。因此无论如何,香港委员们该知足了!另外,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开会、消费,大致也是对委员们所津津乐道的“新会风”的一个讽刺。

最后说句题外话,对于大腹便便的曾志伟先生来说,偶尔“吃不饱”,其实未尝不是件好事,如果曾先生想缩小自身体积的话;但若觉得没这必要,那就请曾委员尽心履职,“打好呢份工”,为粤港澳合作交流多尽一己之力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22日, 6: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