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201312
在除夕前氣溫驟降,走在街上,寒風凜冽,令人感到寒冬已至。大除夕夜,維港兩岸的璀璨燈火迎來2013年。香港的除夕燈火被列為全球最佳除夕燈火匯演,這是港人值得驕傲的,也再一次印證香港人的創意。
自己素來沒興趣湊熱鬧,尤其是在人多擠迫的環境。除夕夜在家隨手翻看一些舊報紙,當中一段新聞一直令我困擾不安。「太荒唐了!」——這是新聞的標題,也是劉霞令人震撼的控訴。劉曉波因為撰寫《零八憲章》而下獄,諾貝爾和平獎未能給他帶來自由,而妻子劉霞亦遭軟禁,除了一星期兩次探望家人外,基本上與外界隔絕,家門前長期有公安守候,而這已經維持了兩年!
太荒唐了!劉霞究竟干犯何罪而須受軟禁?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擁有核武和太空技術,但莽莽神州,竟容不下一名弱質女子?她唯一的「錯」是她的丈夫提出了改革和拿到了諾貝爾和平獎,這在很多國家均屬榮譽,在中國卻要換上自由與尊嚴。這是甚麼國度?這是甚麼法治?除了荒唐以外,我們還有何言以對?
有人說,要發展經濟便得犧牲自由人權,我不明白,發展經濟與軟禁一名弱質女子有何相干?以言入罪又如何幫助經濟發展?發展經濟為何不能有公平審訊?經濟要發展到甚麼地步才可開始尊重人權自由?如果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還不夠容下一名沒犯任何罪行的女子,這個國家的法治還有甚麼希望?
領導人多番強調要推行法治,要以法治國,每次提到法治便會搬出過往四十年訂立了多少部法例,但被問到實際運作與執行時,又會說中國法治歷時尚短,問題複雜云云。這些推搪,與軟禁劉霞又有何關係?維穩,其實就是打壓異己,要打壓異己,是因為政權交接,內鬥劇烈,最終還是政治封閉使然。沒有政治改革,貪污仍會不絕,人權自由也始終只會是一種施與。

張文光此恨綿綿
明報   201312
除夕,一家人吃年夜飯。
忽然,電視看到劉霞,被好友擁抱着,悲喜交集。
那是美聯社突破封鎖,訪問劉霞之後。一眾好友,在劉曉波的生日,再來一次闖關。
黑色的冷帽,灰色的外衣,劉霞樸素得像修行者。
細看一身灰衣,像極年前與劉曉波合照的那件衣裳。當時,劉曉波從後擁抱着她,背景是一排書架。
那是兩人最幸福的時光,躲進小樓,讀書寫畫,不管冬夏與春秋。
但劉曉波忘不了六四,像帶着罪疚的倖存者,要用餘下的光陰,為六四亡魂奔波。
他寫下了《零八憲章》,本來也不是驚世思想,但他卻串連海內外的知識分子,聯署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
他的行動,讓中國政府想起,捷克哈維爾的《七七憲章》,想起東歐的顏色革命,連柏林圍牆也推倒的日子。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何況人心中流播的思想?
劉曉波很快便被監禁11年,但很快又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
當世界渴望劉曉波獲得自由時,中國反而將劉霞軟禁起來。他們不單要監禁劉曉波,還要禁錮劉霞接觸世界,透露劉曉波的任何信息。
這樣絕情的事,只有中國政府做得到。
於是,劉曉波坐牢,劉霞也坐牢,天長地久,此恨綿綿。
劉曉波在錦州監獄,人們插翅也飛不進去。但劉霞住在北京,記者也好,老友也好,伺機闖進劉霞的家,給她溫暖的擁抱,帶來各地的關切和祝福。
像胡佳的朋友們,用盡千方百計,只闖關3分鐘,讓世界看到劉霞的悲苦與淚光。
事後,胡佳說:「看到她,感覺她很虛弱,走路就像一個老太婆,眼睛裏全都是絕望和恐懼。」
一個喜歡寫詩、攝影和繪畫的揚眉女子,竟被軟禁成為「絕望和恐懼」的老太婆。
中國,就是這樣令人痛心,它強大而無恥,它富裕而醜陋,它完全蔑視人類的文明價值,卻說自己是泱泱的大國崛起。
中國,欺壓異見者已司空見慣,挑戰着人類良心的底線。
就像今夜,一年將盡,原是家家團聚的日子。然而,劉霞仍要忍受惡霸政府的欺凌與軟禁,劉曉波仍在獄中渡過漫漫長夜。
人們怎能麻木與沉默呢?
即使文字是怎樣無力,也要寫下微不足道的聲援,為劉曉波,也為劉霞。
張文光  [email protected]
相關報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