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時務 | 主流不能承受的末日

文 /梁偉詩

傳說中「20121221」是馬雅預言的「世界末日」,末日論沸沸盪盪的流傳了好幾年,荷里活將之拍成話題電影,有宗教團體斬釘截鐵斥之為異端邪說,有人行為反常散盡家財,有人萌生輕生念頭。「2012末日論」愈講愈似層層,假鳳又虛凰,香港流行音樂工業乾脆集體總動員同末日「鍊」過──末日前講到你終結,誰比誰傻多少。

小克曾謂,市面上不少末日歌,骨子裏都不是談末日本身的。細細看來,大多是借題發揮的情歌,論調大都不脫「末日…捉緊愛人過」的情情愛愛。這種思考方法,原是很香港的,正如香港對於世界的認知,始終相當旅遊化,對於末日的討論,也走不出情愛框框。要不同生共死,就是及時行樂。幸好較為「靚抽」的還有周博賢《十二月二十》,截取荷李活電影橋段,描繪末日前一天,精英和權貴可乘坐方舟逃難,窮人則斷水斷電「給丟低家裏個個冏樣」。

真正吸引我的「末日歌」,不得不數到客串填詞的武林怪傑喬靖夫。喬靖夫早在盧巧音的《世界盡頭 ·冷酷異景》已寫過末世意象,後來的《步天歌》更着墨於末日來臨前夕,人心浮動謠言滿天的紛亂景象,直如電影《末日救未來》。當然《步天歌》出自探討末日、死亡和戰爭的盧巧音《天演論》大碟,自然可以「去到盡」,好唔CANTOPOP。早年王菲在《出路》和《末日》都談末日,《末日》像一篇新詩,笑言「末日來臨/一點好奇/好奇/誰也不會/在意/在意」,彷彿公然揭穿國王的新衣,我們對末日的確有點好奇卻毫不在意,只是卑微地暗裏盼望着老闆宣布末日前放假三天或提早出糧。

反而真正「末日入骨」的可能是MY LITTLE AIRPORT。MLA代表真正絕望的我們,許願渴望搭一班會爆炸的飛機,幻想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毫不客氣說穿窮人賣屎忽,大家都是天天推石頭上山的西西弗斯。公司裁員三百人後的倖存者如後樓梯幽魂,無法愛人的憂傷嫖客……如果大家認為相信末日論的人多是「思想負面、心靈空虛」,MLA可能最「末日」。也因為 MLA的相對非主流,所以才可以最「末日」──生命中不能承受「輕」,看來,主流也不能承受「末日」。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香港、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14日, 8:15 上午
分类: 网事纷呈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