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陸某時評專欄作家餐敍,對方短暫寒暄後,劈頭問了我一句:「你們台灣媒體人怎麽回事?竟然當着一眾大陸媒體人說,千萬不要學台灣開放媒體與一人一票?」

這句話問得我當場臉紅。

這位大陸作家說自己曾私下告訴這位台灣媒體高層人士:「你不懂我們大陸這些知識分子為了言論自由所受的煎熬與折磨,難道你們台灣有了民主自由,就不希望大陸也有嗎?」不知不覺中,各種自我詆毀,欽羨中共體制的言論在台灣或明或暗地蔓延,這是否是中共所為不得而知,但這幾年,台灣經濟發展低迷,導致人心惶惶。筆者有時不禁感嘆,原來台灣人的自信與驕傲脆弱如斯。我也想反問那位台灣媒體高層人士,如果沒有了言論自由,以中華民國的立場,豈容得他公然說出這種「反體制」言論,他所使用的正是言論自由,卻否定了言論自由的價值。

當然我們或許可以善良地揣測,不少台灣人可能誤以為大陸人都很維護他們的體制,所以曲意說出違背真心的話語,但所謂交流其原意不就是讓對方理解我們?兩岸分治至今,為的不就是制度不同、理想不同?

這中間不排除的還有精英心態,面對台灣各種意見紛雜,「封住不同意見的嘴」成了一些自詡精英人士的念想,但這就犯了無知的錯。以色列駐華使館在12 月26 日毛澤東誕辰那天,以官方微博的名義發表了一則紀念毛澤東的內容,引發許多大陸網友憤起而攻之。在數天的沉默後,以色列使館官方微博再度發出內容稱,自己的「原意不是要傷害網友的心,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向大家學習。」這文中的「學習」二字,學的就是了解大陸社會中已經改變的民心所向。

作為曾經反共基地的台灣子民,如果為了經濟利益而有所為難時,可否至少保持沉默,而不要說出違心之論?如果台灣人自己都不發出守護民主價值的聲音,請問這個世界上有誰會幫台灣人說話?難道台灣人真的要在商業上與中共高層權貴高度結合後,連文人也要一起隨之墮落?

可以想見的是,在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江澤民時香港澳門的回歸、胡錦濤時兩岸關係大躍進後,新上任的習近平必定會將兩岸關係作為他政績的重要據點,於是台灣內部有些媒體或個人利用其影響力,不斷配合釋出「提出統一條件」的輿論。

例如新黨主席郁慕明日前公開呼籲馬總統促成國共協商統一,回歸蔣經國路線恢復國統綱領,且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不要再談「不統、不獨、不武」。而台灣的旺報也不止一次在其社論或專題策劃中,召集學者、輿論領袖提出台灣方面的統一條件,試圖營造引領台灣民意,以商逼政、從下而上對馬政府形成兩岸政治談判的壓力。

然而這麽多年以來,包括九二共識中,台灣方面不斷提出希望大陸方面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這個訴求,從未獲得中共官方的認真對待。再者,以台灣目前的政治體制,像是兩岸政治談判乃至協商這樣的議題,在台灣內部民意尚未達成一定共識時,絕非任何政黨可以代台灣人民决定。而根據台灣這幾年來的民意調查顯示,支持統一的甚至不到5%,在這種民意環境下,朝野政黨是不可能走上以統一為前提的談判桌。

現實是,對於兩岸政治性議題的談判,中共方面是繞不過中華民國的,畢竟台灣已經經歷兩次政黨輪替,多次憲法修改,有自己的邦交國,中華民國護照免簽證落地簽證在全世界達一百多國,如果不面對這些對台灣人而言非常重要的事,做到真正的尊重與平等,中共恐怕很難藉由技術手段獲得台灣人民的信任。

中華民國在台灣於風雨飄搖中屹立一甲子有餘,台灣人經歷了經濟恐慌、邦交國一一離散,政治與經濟轉型,守護台灣的正是台灣人不屈不撓、追求理想生活的毅力與價值,這是台灣的根本,沒有妥協與逢迎的空間,而這不僅僅是台灣人需要銘記在心的,更是口口聲聲稱台灣同胞的對岸政府應該深刻理解與尊重的。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