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時務 | 陳希我 被逼眾生相:酒官

這段時間,白酒「塑化劑」問題鬧得沸沸揚揚。有個朋友看過我新完成的長篇小說,對我說:「你的孫武要嚇死了!」

孫武是我小說中的人物,年紀輕輕,就官運亨通。憑什麼?就憑喝酒。我說:「他不會嚇死,他本來就是拼死去喝的。他就是當『炮灰』起家的。」

這種「炮灰」我身邊就有一個,但他已經死了。他是我熟人的丈夫。當初他一身戎裝和我拼酒,總給我感覺他是在上戰場。他的口頭禪是:「我們部隊都這樣!」確實,我曾經隨團去過某部隊,請吃飯,桌上就有當兵的陪酒。拿的是碗,真應了那個段子:「喝酒像喝湯,肯定是工商;喝酒不用勸,一定在法院;舉杯一口乾,必定是公安;八兩都不醉,絕對是國稅;起步就一斤,保准解放軍。」

席間內急出去,看到外面一群士兵,乍一看,以為是兵變。問了才知道,是等着上場的「後備軍」。問他們吃飯了沒有?答曰「沒有吃」,還空着肚子。立刻就想到「炮灰」一詞了。這麽一支雄師要衝進來,我們哪裏能擋?可以抵擋一個班,也不能抵擋一個排。

不打仗的軍隊,士兵只能靠喝酒獲得首長青睞,哪怕靶都打不准,哪怕救災時直升機要找個平坦地面降落,也可以憑這氣概叫喊幾小時內滅了日本。我這熟人的丈夫早年在部隊,因喝酒英勇無畏引起了首長注意。每到陪酒,必定叫他。他也不辜負首長重托。他很快被提拔了。後來從部隊轉業到地方,也是這首長推薦給地方的老戰友。據說部隊首長說:

「你試試,不滿意包退!」

他果然不給部隊首長丟臉。他又成了那個地方領導的「炮灰」。坊間說:「能喝二兩喝五兩,這樣的幹部我欣賞;能喝半斤喝八兩,這樣的幹部要培養;能喝八兩喝一斤,這樣的幹部才放心; 能喝一斤喝一桶,回頭提拔當副總。」他被提拔了,一路上來,升得比他周圍任何人都快。最初他怕喝酒,有一度見到碗,胃都會抽搐,但他堅持下來了,到頭來竟然愛喝了,這就是「斯德哥爾摩」效應吧。

憑心說,他是個好人。喝了酒之後,他性情變得特別豁達,心變得柔軟。求他什麼,就像要他喝酒一樣,他往往都慷慨接受。酒風好,為人也好。他不像有些人,喝酒時答應好好的,酒醒了就不認帳。他認帳,以至於超出他權力範圍的事,既然答應了,只能去求別人。照樣是擺酒,喝。他老婆總抱怨他傻,犯得着嗎?又不是他能辦的事!「酒精中毒了!」她說。但大家叫他「活雷鋒」。是酒精讓他成為雷鋒的。中國社會所以能夠美滿和諧,中國人所以溫柔敦厚,也許應該歸功於「酒文化」。當然,他所以成好人,還因為酒讓他仕途通順了。人處境一順,就耳順了,心軟了。好人是好運養出來的,境遇不好的人往往憤世嫉俗,是當不成好人的。

大家都很喜歡他,更喜歡他嗜好的是酒。如果他嗜好名家字畫,送不起;如果他嗜好現金,不敢送,怕出事,也太骯髒;如果他沒嗜好,就怕當官的沒嗜好;嗜好酒是最好的,花銷不算太高,又有氛圍,又有文化。即使有的酒被商家炒成天價,但「天價」也「天價」到不到什麽程度。所以中國大地到處是酒家酒樓,景氣長盛不衰。拿酒求人,在酒桌上辦事,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在喝醉後還可以搞些醒時不便搞的事,有酒做遮掩,以醉為藉口,接受起來容易多了。在一個規則不行的社會,沆瀣一氣就是規則,「潛規則」。

老百姓也能接受他。有事情去找他,雖然本是他的部門應該辦的,百姓也願意付點小代價。辦成了,仍然感激他。我想,即使十八大後整肅官僚,他這樣的官也是不會落馬的。

活得滋潤了,他也會珍惜起生命來。他的身體已喝出了毛病,他有時也表現出對生命的擔憂。果然他死了。

部隊首長惋惜他,說他是好戰士;
地方領導惋惜他,說他是好下屬;
朋友熟人痛惜他,說他是義氣人;
老百姓也痛失他,說他是好幹部。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香港、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
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21日, 8:15 上午
分类: 网事纷呈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