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還記得去年立法會選舉的時候,在一場選舉論壇上面,陳志全批評同台的李慧琼不辨是非。當時他還舉了一個例子,說明什麼叫做「大是大非」,大意是假如我看見你李慧琼被人強姦,我一定會出手相救;然後他字字鏗鏘地總結:「這就叫做大是大非!」。雖然此言獲得在場市民喝采,但我一聽就愕住了,當著一位女性的面說這種話未免太過冒犯太不decent了吧。而且,是非之別用得着這樣的例子去說明嗎?路見強姦,拔刀相助,豈非最自然不過的事?

今天,我才知道是非之分原來真的如面對強姦的反應有關,而且不一定人人搞得清楚。

《南方周末》出事之後,很多人形容庹震對它新年賀詞的改寫就像強姦,而南方人的反抗則如力抗色魔。後來,新一代真理報《環球日報》發了一篇叫做《南方周末「致讀者」實在令人深思》的社評,若是沿用強姦的比喻,這篇文章的主旨大概就是:世界各地都有強姦案,受害人如果反抗,通常不會有好下場。尤其中國,反抗注定是要失敗的,要是有人膽敢反抗,很可能是自恃境外有人撐腰。所有真心愛護那個受害者的人,都不應該鼓勵他繼續抵抗,只能等待環境慢慢轉變,也許未來強姦犯會累,又或許受害者不難受了。

彷彿還嫌大家不知道什麼叫做強姦似的,上頭下令全國報紙都要轉載這份社論,正式坐實《環球日報》就是新時期人民日報的地位。這好比強姦犯嫌不過癮,還要把周圍旁觀的人全部姦遍,一時間自是哀鴻遍野。於是《新京報》和《瀟湘晨報》不幹了,雙雙拒登。

接下來便是大家看到的結果,在要不照刊要不封報的選項下,《新京報》在第二天節選了那篇奇文的段落,當做社會新聞的消息,排在第十幾版的角落,而且沒有任何記者和責任編輯的署名。我知道很多《新京報》的朋友依然羞憤難平,外頭甚至有人還嫌他們不夠強硬,可是我想告訴他們,其實他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就和《南方周末》一樣,他們已經保住了自己的清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