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微被夺,罢工抗议,线下声援,质疑四起

综述

 

1月6日是南周事件中戏剧性最强的一天。正当各界接力连署、转发的时候,当晚《南方周末》官方微博账号发出一段“致读者”:“本报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词,系本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特刊封面导言系本报一负责人草拟,网上有关传言不实。由于时间仓促,工作疏忽,文中存在差错,我们就此向广大读者致歉。”

 

实际上,在南方周末官微此条微博发出的2分钟之前,南方周末新媒体总监吴蔚发出了交出官微密码的声明。人们意识到,《南方周末》的官方微博账号被上级强行夺走。南周经济版率先发表连署声明进行抗议。随后,连署扩大到近百位南周编辑记者,承诺会公布官微被夺全过程。

 

4小时后,也就是7号凌晨2时27分,南方周末新闻职业伦理委员会公布了《南方周末新浪官微被迫发布“致读者”之不实声明的全过程》。人们被如此粗暴的管理控制方式震惊。各地网友自发相约第二天去当地南周记者站声援,献花、唱歌、演讲、快闪、行为艺术都被提上日程。新浪微博也放缓了删帖进度,消息得以传播出去。门户网站或明做专题,或暗比隐喻,各大媒体微博账号的晚安贴也应景地曲笔声援。

 

这一夜,微博上群情激奋。

 

如果说1月6号见证了线上的波澜壮阔,1月7号就是线下理性克制的书写。

 

即便是周一,当天上午10时开始,陆续有市民前往广州大道中289号大院门口为这份以敢言著称的报纸鸣不平,并通过微博直播扩大影响。有市民举着手写的标语呼吁言论自由;有市民开始演讲、辩论;有人带了菊花,悼念式微的新闻自由和风波中的《南方周末》;有人带着大家一起唱歌,《美丽岛》、《国际歌》、《海阔天空》;也有人号召在场的市民拿出纸笔写出自己的心声。现场大约有300余人,秩序井然,并未发生任何冲突。

 

然而,在群情激昂的民意一边倒的时候,一些对南周事件质疑的声音也开始出来。首当其冲的便是,新年特刊的封面导语是否确为庹震部长捉刀?《联合早报》6号援引官方知情人士的说法,称事发时庹震根本不在广东。《环球时报》1月7号的社评《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也称:通过独立管道了解,所谓“改稿”确实不是广东省委宣传部所写。虽然6号晚南方周末审读员曾礼在《究竟谁删改了新年献词?》说出了南方报业内部把关的情况和近年来省委宣传部对尺度的严控,但7号中午11点南方周末新闻职业伦理委员会发布的《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出刊过程新年特刊签版定样后被删改过程》亦说明导语并非庹震亲自写就。

 

同时,也有人认为,作为党管理下的媒体,《南方周末》从开始就只是想解决自身困境,从未如外围声援者一般公开要求过言论自由、

 

7号晚,各大门户、纸媒接到转载《环球时报》社评的命令,《环球日报》历来被认为是官方代言人,不少人猜测此举意味着官方已对此事有定论。同时,之前站出来声援南周的不少学者、公众人物、大学生团体被约谈,少部分去到现场抗议的网友被带走问话。新浪微博又一次收紧了尺度,大规模删帖,满屏皆是“很抱歉,此微博不适宜对外公开”。

 

 

 

3-1    南方周末的官方微博账号被夺

 

 

3-2    南周编辑记者连署,承诺会公布官微被夺全过程

南方周末新浪官方微博(@南方周末)账号已被强行收缴。

 

南方周末官微2013年1月6日21:30已发表的《致读者》,并非真相。我们将陆续通过公开途径发布准确信息。

 

2013年1月6日  22:27

连署签名:

 

南方周末编辑委员会:陈明洋、伍小峰、朱强、向阳、邓科、史哲、肖华、朱红军

南方周末新闻部:曹筠武、杨继斌、苏永通、叶伟民、姚忆江、范承刚、鞠靖、陈鸣、雷磊、曾鸣、叶飙、朝格图、刘长、王轶庶、冯飞、张涛、周华蕾、于冬、李梁、钱昊平、褚朝新、刘斌、赵一海、张哲、赵凌、方可成、刘俊、麦启洹、秦轩、雍兴中、张向春 李楠

南方周末经济部:顾策、张华、谢鹏、樊殿华、陈中小路、陈宁一、张育群、冉孟顺、王小乔、刘薇、黄河、陈新焱、袁名富、罗琼、黄金萍、冯禹丁、舒眉、温翠玲

南方周末绿色新闻部:曹海东、何海宁、彭利国、吕宗恕、鲍小东、冯洁、吕明合、汪韬、谢丹、蒋昕捷、袁端端

南方周末文化部:袁蕾、朱晓佳、李邑兰、朱又可、刘小磊、石岩、王寅、黄永明、季星、冯翔、李晓婷、李宏宇、陈一鸣、朱力远、张英、姜弘

南方周末评论部:、戴志勇、李铁、陈斌

南方周末新媒体事业部: 肖毅灵、章明哲、陶乐斯、吴思凡、陈仲华 卢先义 李世光 李丽 夏书予

南方周末视觉部:周一萍、管华 胡晓菲 何志辉

 

3-3   南方周末新浪官微被迫发布不实声明的全过程

 

2013 年1月5日19:00,南方周末紧急召开编委扩大会议,但多位采编员工自发参加会议。与会采编员工要求立即启动新年特刊事件调查组,形成事故报告以公告天 下。会上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王更辉、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社委兼南方周末总编辑黄灿叙述了特刊被违规删改尤其是封面导言制作过程,并声称“不会秋后算账、 审查方式会回归正常”;在采编员工强烈要求下,王、黄终于同意立即形成调查报告并将员工诉求向上级部门传递。会议持续到晚12点。

 

6日凌晨0:30,采编员工从可靠途径获知一条短信,内容为黄灿命令并由报社总经理毛哲转达的一则要求在南方周末官微发布的声明,核心内容为:“本报1月3 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词及封面导言,系本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其颠倒黑白程度令采编员工尤其是当期特刊责任编辑震惊。

 

经事后追查得知,在南方周末编委扩大会议召开的同时,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在省委宣传部有关人士压力下召开党委核心小组会,并讨论发布上述声明。由于会议意见不 统一未能形成决议,但在与会省宣有关人士(同时兼任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以党委决定名义作出的指示下,黄灿直接强行向南方周末官方微博负责人吴蔚 (@风端)下达发布命令。

 

南方周末采编员工立即向黄灿及集团党委成员表示抗议,黄灿回复意见称,可以从原声明中删除“及封面导言”五字,改为“本报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词,系本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

 

6日上午,南方周末编委会成员与集团多名负责人分别沟通,希望挽回这一极度扭曲事实的行为。与此同时,也就是在不实声明原本预计发出的时间,网上开始流传新 加坡联合早报相关未具名报道,在未与南方周末采编人员进行任何核实的情况下,称“庹震事发时根本不在广东,事件确实与他无关,也与广东宣传部没有关系”。 将此报道与“声明”对照,口径完全一致。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是省宣相关人士内外配合布局欲同时扭曲事实扰乱舆论的行径。

 

6日16:00,南方周末编委会成员临时接到会议通知,在南方报业大楼21楼开会。王更辉、黄灿出席,编委会成员陈明洋、伍小峰、朱强、肖华、朱红军参加,总 经理毛哲亦在座。邓科未被通知,史哲拒绝参加。黄王称为临时班子会。会上,王更辉和黄灿执意要在官微发表不实声明,遭编委会其他成员一致抵制,毛哲当时亦 表示抵制。其他编委会成员本着稳定报社秩序,回应采编诉求的初衷,提出合乎报社利益的解决方案。王更辉和黄灿均表示提议可以作为备案,会向集团及省宣汇 报。毛哲当时亦持赞同意见。其他编委会成员即表示,会积极安抚采编情绪,并着手筹备下期报纸的正常出版。散会后,其他编委会成员向一线采编骨干传达会议上 的结论后,大家表示拥护,报社秩序安稳。

 

19:51,南方周末官微负责人吴蔚紧急通知编委会成员,总编辑黄灿再度向其施压,索取官微账号和密码,吴蔚多次表达反对意见。

 

21:18,吴蔚最终被迫交出官微账号,并公开声明宣布:不对南方周末官方微博后续发布内容负责。

 

21:20,一份未经南方周末编委会成员确认的、完全不符事实真相的声明,由@南方周末发出。

不实声明发表后十分钟左右,黄灿、毛哲来到23楼编辑部,传达“杨健想跟大家谈一谈”的意见,被拒绝。

 

22:09,黄灿致电其中一位编委会成员,表达“很难过”。

 

在南方周末采编员工强烈要求对新年特刊出版事故进行彻底调查的同时,有关个人及方面,竟一面假意周旋,阴谋布局;一面罔顾事实,不行调查,以行政指令粗暴扭曲事实。我们呼吁,尊重事实,在调查报告结论未出之前,排除一切干扰,把真相还给历史。

 

我们重申:我们充分尊重党管媒体的原则,但坚决反对违反正常新闻出版流程、扰乱正常采编秩序的粗暴管理方式。南方周末采编员工正在紧急制作新年特刊出版事故调查报告,也将尽快推出,以待天下公论!

南方周末新闻职业伦理委员会

2013年1月7日02:27

 

3-4     各大媒体门户网站亦或明或暗回应此次事件

 

 

 

 

3-5    各大媒体发布晚安贴曲线支援南周

 

 

 

 

3-6    广州大道中,南周门口现场支援

 

 

 

 

3-7    《联合早报》: 官方知情人士:南周献词非庹震删改

 

就《南方周末》新年献词据称遭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删改而引起轩然大波一事,官方知情人士昨天透露,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事发时根本不在广东,事件确实与他无关,也与广东宣传部没有关系。至于南周新年献词究竟是由谁删改,知情人士没有进一步说明,但南周编辑部昨天在微博上发布事件引爆以来的第二封公开信,呼吁当局“以具有足够公信力的方式”成立调查组彻查新年特刊出版事故,并公开发布调查报告。

 

公开信中指,这次的事故“只是一个导火索”,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南周编辑部被改撤稿件共1034篇,“我们遭遇的是近一年来,报纸面临的无故审查、毙版、毙稿、被改写”。

 

百余名上网抗议南周新年献词被删改却遭微博禁言的南周支持者,经维权律师发律师函给微博业者交涉后,许多人昨天表示已获解禁。

 

 

 

 

 

3-8    《环球时报》社评:《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

 

《南方周末》官方微博昨晚发表“致读者”,全文如下:“本报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词,系本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特刊封面导言系本报一负责人草拟,网上有关传言不实。由于时间仓促,工作疏忽,文中存在差错,我们就此向广大读者致歉。”

 

南周新年献词“被改动”事件近日在互联网上扩散,有南周编辑称见报稿出自广东省委宣传部。昨晚南周的这条官方微博,把事情起因做了澄清,真相与前些天互联网流传的版本完全不同。另据环球时报通过自己的独立管道了解,所谓“改稿”确实不是广东省委宣传部所写。

 

但在昨晚,微博上又有人贴出与南周官方微博对抗的南周部分人员签名信,看来事情尚未完全平息,南周内部似出现分裂。

 

南周风波近日发酵,但仔细看,最积极在网上扩散的人除了有一些目前在南周工作,很多是早就离开《南方周末》与该报系如今已没什么关系的人,还有一些微博活跃人士。他们在现实中很分散,通过互联网联系在一起。他们的最新支持者是远在美国的陈光诚。

 

这些人提出的要求很激烈,表面上是针对具体的人和事,实际上谁都看得出,他们的矛头指向了与媒体有关的整个体制。

 

不管这些人愿不愿意,有一个常识是:在中国今天的社会政治现实下,不可能存在这些人心中向往的那种“自由媒体”。中国所有媒体的发展只能是同中国大现实相对应的,媒体改革必须是中国整体改革的一部分,媒体决不会成为中国的“政治特区”。

 

中国所有媒体都有自己的一些独特细节,但像《南方周末》这样出了风波时,它的大走向最终一定不会是一个“意外”。它的结果一定会展示十八大之后中国政治的确定性,而非不确定性。

 

即使在西方,主流媒体也不会选择同政府公开对抗。在中国这样做,一定更是输家。一直以来有一些外围人士试图推动中国个别媒体搞对抗,他们是在坑这些媒体。近日微博上流传过一些落款“南方周末编辑部”的抗议信,但它们都不是通过《南方周末》官方微博发出来的。

 

以《南方周末》昨晚官微的声明做参照,整个事件看来在最初阶段就被扩散者造了假。这实在不应该。

 

外部的一些人愿意看热闹,如果有媒体公开对抗现行体制,这可比什邡或启东的环保性群体事件“好看”多了。如果有一家媒体真这样做,而且做成功了,那可真是太有趣了,能给一些人带来太多政治遐想。

 

但这只能是虚幻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今天的中国根本没有支持这样做的社会基础,全社会的真正注意力是搞经济,发展民生,社会不希望国家前途有变数,毁了平静生活。

在一个真正动荡的社会,某个人自焚,某个小群体抗议,甚至在网上编个谣言,都说不准成为一个惊人的开始。但现实的中国是蓬勃发展、不断改革的,那个“要出大事”的中国是一些人凑到微博上编出来想出来的。

 

新闻需要不断改革,但有一样改不了:中国是“打包的”,中国新闻和中国政治在宏观上必然是协调的,互动的,这些年中国新闻的弹性空间不断扩大,微博也加入进来。与此同时中国政治的弹性空间在同步扩大。但中国新闻决做不了同时期政治不能承受的单独突进。

 

我们应积极、大胆地实践自身改革,我们同时必须有足够的智慧和定力驾驭自身的改革,使新闻既是中国整体改革的最活跃的部分,又不与它脱节和割裂。否则我们就是瞎闯,事倍功半,甚至损害中国前进的大局。

 

希望所有喜欢《南方周末》的人配合风波的平息,别逼一份中国报纸扮演它无论如何也承担不了的对抗角色。

 

3-9    曾理:究竟谁删改了《南方周末》新年献词?

 

连日来,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删改,封面被加上错漏百出的文字,造成南方周末名誉受损,南方周末编辑记者无法忍受这样的耻辱,在新浪、腾讯微博上倾诉,引起众多有识之士的支持,海内外媒体广泛关注,有些媒体和网友矛头直指广东省委宣传部,从而酿成一个公共事件。

 

然而,今天新加坡《联合早报》发了一个消息称: 就《南方周末》新年献词据称遭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删改而引起轩然大波一事,官方知情人士昨天透露,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事发时根本不在广东,事件确实与他无关,也与广东宣传部没有关系。

 

那么,究竟是谁删改了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作为南方周末知情人,我来分析一下事件的原委。在分析事件之前,我先介绍一下南方报业和南方周末内部把关方面的情况。

 

为了把握好报纸的正确舆论导向,为了保证报纸的安全出版,减少出错,南方报业集团内部设立了审读小组,进行自我把关。我是集团审读小组成员,定向负责南方周末审读,协助总编辑把关。操作程序是这样的:各版面责任编辑将每篇稿件处理完后出样送审,集团分管南方周末的领导和审读员对大样进行审读,如果稿件有问题就进行修改,认为有导向错误不宜刊登,就提出撤稿意见,然后汇总到南方周末总编辑,由他最后决定。

 

近两年来,由于上面要求越来越严,我们内部的把关也越来越严,每期报纸都有撤稿,多的时候撤稿7、8篇,少的也有2、3篇,重大修改有10多篇。在这样严格把关的情况下,近两年来很少出现重大的错误,很少受到中宣部和粤宣部的批评。当然,在这样严格把关的情况下,有不少稿件被阉割,记者也很憋屈,但基本还能忍受。

 

但是,自从2012年5月份新任粤宣部长到位后,对报纸的管控更加严苛,禁令越来越多,对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的管制和监控,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特别要求南方周末每期选题都要上报省宣,批准后才能采写;重要报道和社评,都要报省宣审阅后才能出。按报社出报流程,晚上9点半全部稿件要上版,10点钟要交付印,但由于要送审,经常要拖到晚上11、12点甚至更晚才最后定版。有好几次,整个报纸版面都已经编好上版,夜里12点才通知要撤稿,弄得编辑部临时换稿调版。如去年北京水灾,晚上12点才通知,悼念水灾遇难者的稿件要大删改,另外一篇反映北京市在构建城市防洪体系、应急预警方面存在不足的重点稿要撤。这时其他版面全部交版,编辑已经下班回家,没办法调整,只好减掉4个版,由32版减为28个版。还有一次报纸已开印才通知撤稿,结果印了十几万份报纸作废。

 

这次2013年新年特刊,方案几经修改调整,到最后还是有好几篇稿件被撤掉,如回访北京水灾遇难者亲属、好友、同事的稿件,反映9.18广州青年在反日保钓游行中文明示威、理性爱国的稿件。新年献词几易其稿,最先的《,宪政梦》在总编辑这一关就没有过,后来经过评论部几次修改,菱角已经磨平,有关宪政的内容也删的所剩无几。最后定稿送审还被省宣删改,加上不少“”的内容。封面那段错漏百出的文字,是省宣审改后,没有经过责任编辑加上去的。究竟具体怎么操作,我没有经手也没有进行全面调查,不敢妄下结论,但可以分析一下。

 

按南方周末编辑部”就南方周末2013 “新年特刊”出版事故的说明“中陈述:“2013年1月2日,在南方周末所有相关版面已经签版定样、一线编辑记者均在家休息、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广东省委宣传部有关人士指示对新年特刊作出多处修改和撤换。”从这个说明情况可以断定,这个修改、撤换,是南周总编辑执行上峰指示,按照上峰意图进行的,除了总编辑谁也没有这个权力。至于封面文字和新年献词修改内容是谁拟定,在宣传部门和总编辑没表态之前,谁也不敢下结论,但可以肯定地说,不是总编辑个人意愿。因为签版定样都是要经过总编辑签字才行,自己签了字同意付印又去修改撤换,这种可能性是不大的。

 

那么,即便是总编辑对版面稿件进行撤换修改,也是违反报纸编辑出版规程的。总编辑有权撤稿修改,但必须通过责任编辑去执行,而不能自己亲自操刀。因为,总编辑也不是万能的,对大政方针、舆论导向,总编辑水平比编辑记者高,具体采访写稿和编辑业务就不一定比记者编辑强。总体策划由总编辑决定,但具体操作,是记者、编辑的责任,不能越俎代庖。就跟酒店一样,如何经营管理是酒店总经理的责任,什么时候推出什么菜式,由厨师、主管提出,由总经理拍板,但原材料选购、菜式如何烹饪,那是采购人员、厨师的职责,总经理不能自己到厨房亲自掌勺。即便你原来也当过厨师,也懂烹饪技术,也不能这么干。干好了人家不会说你能,干坏了,色味不对板,客人投诉,你就下不了台。

 

有些媒体、网友认为,按照中国国情,长期以来一直是党办报纸、党管媒体,宣传部门对媒体有监督权,对报纸如何办有决定权,撤改你一篇稿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党管媒体是管大政方针,管办报原则,而不是管具体业务,管如何选题如何采写如何编辑。把报社编委会撇在一边,什么都要宣传部门来定,别说一张市场化的报纸,就是党委机关报也不行。报纸是自负盈亏的企业,办砸了办糟了,读者不爱看,不订不买你的报纸,报社发不起员工工资,谁负责?

 

南方周末是一份市场化的报纸,长期以来秉承“关注民生,彰显爱心,维护正义,坚守良知”的办报理念,赢得社会和读者的好评,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和影响力。但主管部门和官员,却用央媒、党报党刊的思维和理念去管理这份报纸,设定诸多的条条框框,让他们带着脚镣去跳舞,他们怎能不憋气不恼怒?每年的新闻特刊,编辑部都是精心策划,尽力烹制出美味大餐呈现给读者。以前还评选年度人物、年度好新闻、年度国内外事件等,从2011年开始,上面不给评了,他们也无可奈何。“新年献词”则是新年特刊的精品,十几年来奉献出不少脍炙人口的好文章。撰写“新年献词”的评论员,都要苦心经营十天半月才能拿出手,他视文章如亲生的孩子,十分珍爱。但领导和上级主管部门却挥起大刀任意砍伐,你让他如何不心疼不愤慨?

 

作为报业集团审读把关小组成员,我把一些只能做不能说的东西公开披露出来,实属违规。但南周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几十名南周员工的微博被封停被禁言,其中也包括我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再噤声再沉默。作为体制内的人员,我深知体制内的规则,有人提出要某某人下台,引咎辞职并公开道歉,这些都是缘木求鱼。我只是希望,掌管舆论大权的有关部门,通过这次事件能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转变观念改变作风,传承广东历代领导历任宣传部长的好传统,善待媒体,善待记者,营造良好宽松的舆论环境,让广东的媒体大胆探索大胆实践,为中国的新闻改革创造出好的经验。

 

3-10    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出刊过程

 

南方周末编辑部完成2013年新年特刊全部编辑工作,是在2013年1月1日凌晨3点。

 

依照南方周末报纸出版流程,五名责任编辑在新年特刊“家国梦”部分共十二个版上集体署名签版、常务副总编辑伍小峰对红签可出片后,已走完所有流程。1月1日南方周末开始放假,已经连续加班三个通宵的五名编辑回家休假。

 

1月1日,总编辑黄灿和常务副总编辑伍小峰被要求到位于广东省委大院的宣传部晤谈。A副部长(兼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和新闻处B处长在场。A副部长提出对“中国梦”部分的内容要修改。黄灿提出版面均已排妥签样,记者均已放假。伍小峰提醒,由于半年多来的事前审查,采编已有怨气,如不敏感题材都要审改,恐引反弹。但要求被拒绝,提出的主要修改部分包括:

1,新年献辞要送审。应上述官员要求,1日傍晚由南方周末照排人员从已经发排完毕的版样上拷贝后,发到省委宣传部新闻处邮箱,审毕发回,审后稿被删除几十字、加入一百余字。此稿即为见报稿。

2,封面大禹治水图被要求拿下。黄伍认为,因为此封面大图无政治问题,无端换掉会引起反弹。

宣传部A副部长说,如一定要保图,图必须缩小,必须加一个说明以限制和解说大禹治水精神,如从大禹治水精神,到共产党人井冈山精神……到改革开放精神等等。黄灿让伍小峰现场记录并草拟一个文本给新闻处,伍用手机草拟约百字短信发给B处长。

1月1日当夜收到B处长用手机发回的改定稿,此稿对梦想的阐述有增加,改变了结尾部分的提法。此即为见报封面导言。在此过程中,导言稿还经过哪些层级领导修改,未予解释。

3,三版原“广州少年理性爱国”这篇文章被要求撤掉,理性爱国这篇报道以“”统领贯穿全文,年底发应该没有风险,但最终依然被撤。此稿被删后版面出现空白,临时增加报社形象广告才填满版面。还有一些涉及内文的文字与标题的改动。

1月1日夜,黄灿接到上面要求,将专题名字由“家国梦”改为“追梦”。

由于报纸出版流程已结束,1月2日为法定节假日,编辑和校对没来上班,只有黄灿和伍小峰在出版室临时加班,匆忙间共有六个版面有改动,以上所有程序均未经过正常报纸出版流程。

以上过程,由黄、伍二人在1月5日晚上紧急召开的南方周末编委扩大会议第一次向一线采编员工首次公开具体叙述。在此根据会议记录整理、补充和核定。

实际上,南方周末新年特刊遭遇的干涉,早从策划之初便已开始。

12月初,编辑部讨论南方周末2013新年特刊,初步决定主题为“过河”。该方案在报总编辑黄灿后,未得到回应。12月中旬,总编辑黄灿提议,以“中国梦”作为新年特刊关键词,此后新年特刊制作即围绕“中国梦”展开。

传统南方周末新年特刊的主要板块包括新年献辞、年度人物、记者行动、年度传媒致敬、开年十大猜等板块。其中,新年献辞在社会上享有普遍美誉;年度传媒致敬在传媒圈内具有很高专业价值。

但此前南方周末新年特刊被再三命令不允许设置年度人物和年度传媒致敬板块,编辑部决定改变相关板块包装形式。

2012年12月23日晚,南方周末编辑部经讨论完成了中国梦新年特刊的具体操作文案。文案包括:

1、新年献辞:即解决“中国梦当下到了哪个阶段,现阶段的中国梦应该是什么样一个梦。”后来形成送审初稿《中国梦,宪政梦》。

2、中国夙梦:回溯过去百年中国人从“天朝梦”到“中国梦”的历史演变。

3、梦想照进现实:2012年对推动社会进步做出杰出贡献、体现“中国梦”精神的人物。

4、记者行动:回访去年新闻热点中及平常生活中的普通人,反映他们的生活及梦想。

5、开年10大猜:邀请社会知名人士,对2013年中国社会的进步发展趋势作出预测。

6、南方周末历届“中国梦践行者”集萃。

7、年度新闻事件盘点:盘点2012年热点新闻事件与相关报道。

2012年12月24日下午,总编辑黄灿要求编辑部将策划文案交给他,由他转交给广东省委宣传部审阅。

2012年12月26日,黄灿对编辑部说,省宣对文案的第一次意见包括:

1、“中国夙梦”部分不许提毛泽东等伟人;历史上的法治人物要求替换、缩减。

2、“梦想照进现实”板块人物,被删除三个:任建宇、反日游行中的理性爱国者、钱理群,对微信张也表示一定的顾虑;

3、“开年十大猜”被删除4条:A,二胎会不会全国放开;B,会否有其他省跟进财产公开试点;C,劳教制度会否松动;D,中国护照的免签国会否增加。

4、历届“中国梦践行者”集萃部分不许出现白岩松、刘吉等多人。

2012年12月26日之后,在南方周末美术设计部门的设计下,编辑部开始策划整个特刊的美术包装。初步设计是:用线条硬朗的大禹治水国画作为头版大图。

12月29日,南方周末评论员戴志勇撰写题为《中国梦、宪政梦》的新年献辞稿交给黄灿。次日下午,总编辑黄灿对此稿很不满意:“改了开头部分,就改不下去了。现在这个版本,都不敢往上送,会让省宣把整个特刊毙掉。”黄认为原因是过多提及宪政。

12月31日凌晨,为保证特刊完整性,南方周末评论部主任史哲连夜重新改写,以中国人一百七十多年以来为实现民族复兴奋斗不息为主旨,标题为《中国梦 梦之难》的新年献辞(约1800字),彰显中国梦筚路蓝缕、不懈不止的主题,交给黄灿后上报宣传部。

12月31日下午,黄灿向史哲传达省宣关于献辞的审核意见。黄灿表示,他对文章进行了一些结构调整和修改。标题改为《梦想,让生命迸射光芒》,进一步压缩了对有关宪政和权利的阐述,文章字数大约1400字。黄灿说,“这篇文章一通过,我的心就定了一半多。”黄灿传达了来自上面的进一步的指示,再扩充有关成就的内容。

史哲作了初步处理之后,交给编辑曹、杨,并告知此为省宣审后稿及有关修改指示,并告知编辑的修改只能在既定框架内进行,不可以再自行增加内容。曹、杨觉得改后献辞与传统风格存在较大差异,于是对文章做了修饰、处理,最终文章约为1000字,标题为《梦想是我们对应然之事的承诺》。(在1月5日紧急召开的编委扩大会议上,黄灿说,其将新年献辞标题修改为《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后上报省宣。)

31日晚9点,根据黄灿传达的意见,“早就说了不准回顾”,于是,年度新闻事件盘点整个板块被删除。黄灿表示,这是当初为了能继续做新年特刊,他向上面做出的保证。为此,编辑对前16版在版式已经基本完成情况下进行了重新调版。

不料,稍后又有新的指示下达,记者行动板块中什邡90后、夏俊峰妻子张晶两篇报道被撤。

最终,南方周末新年特刊“中国梦”部分计划中的16个版,至此只能缩减到12个版。为此,南方周末编辑部不得不对花近两个小时已经重新调好的版面,再次重新调版。

在编辑做版期间,黄灿用手机拍摄头版版样,发给广东省委宣传部请示。

2013年1月1日零点前后,黄灿又突然转达广东省委宣传部的最新意见:第一,头版大图格调偏暗,且易被外界做歪曲解读,要求换成一张航母的图片;第二,不能采用新年献辞标题“中国梦 梦之难”这六个字作为特刊标题。但当时早已超过预订签版定样时间,临时更换特刊包装,从技术上几无可能。史哲、曹筠武、杨继斌、苏永通、叶伟民五名在场编辑随即向黄灿表示:仅从时间上考虑即无可能。

黄灿表示电话请示,请示后提出:头版“大禹治水”大图保留,但必须放弃“中国梦 梦之难”总标题。最终头版标题改成“家国梦”。

凌晨3点左右,新年特刊走完所有流程,制作完毕。

南周编辑部第一次公开声明,要求立即彻查新年特刊出版事故;第二次公开声明,再次表示希望以具有公信力的方式成立调查组,彻查事故并向社会公布。但五天来,要求没有得到任何层级的回应,反而持续遭遇诸多不公,甚至被蓄意抹黑。鉴于此形势,南方周末采编员工出于及时披露真相的目的,以严谨客观的态度自行制作调查报告并向社会公布。我们再次呼吁:为彻底还原真相,需要以深具公信力的方式成立中立调查组,完成调查报告,以不负公众。

 

 

南方周末新闻职业伦理委员会

2013年1月7日

 

 

一五一十周刊91期 “《南方周末》这一周”下载:http://my1510.cn/article.php?id=91283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