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2012年,一度被称为投资朝鲜最好时机的开始。

2012年10月11日下午,位于北京北苑东路山水蓝维27号楼的朝鲜投资事务所门前,朝鲜派驻中国负责投资事务的最高领导人、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副委员长金铁镇从旁边的高丽宫与若干中国商界人士走出来,一一握手送别。

记者在长达一个月的采访中明显地发现,朝鲜官员在与中方人士打交道时十分客气。也许,这是以某种姿态来消除之前有民营企业家在朝鲜投资不“如意”的影响。

在此之前,2012年9月22日,一家名为“中国海外投资联合会”(下称“中海投”)的民间组织,与朝鲜投资事务所共同发起第一个针对朝鲜投资的专项基金(下称“专项基金”),基金总规模为30亿元人民币。

朝鲜投资事务所是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在海外设立的唯一一家办事机构,代表朝鲜官方,是对外招商引资的平台。合营投资委员会是所有海外投资在朝鲜的最高审批机构。此举被解读为中朝贸易合作的新形式。

新平台能在今年掀起投资朝鲜的热潮吗?中国企业家应该注意些什么?

到朝鲜投什么?

2012年9月22日专项基金成立现场,朝鲜当局释放出强烈的信号:朝鲜欢迎中国企业去投资。

“我们还没有在朝鲜投资,今天来参加活动主要是看看有哪些投资机会。”一位企业家与记者随机交流时表示。

的确,对于朝鲜来说,很多企业家都知道它是一个未开发的投资洼地,有很多投资机会。但另一方面,它的信息不透明,投资的机会和风险究竟在哪儿,让人很难把控。

国内一位知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国内没有专门研究朝鲜的经济学专家。“朝鲜的经济数据你都不知道,你如何研究?”

目前来看,国内投资朝鲜的信息,主要是靠朝鲜官方招商方面释放的信息和企业家实地考察的信息。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朝经贸合作越来越活跃,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朝鲜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地,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对朝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已经超过3亿美元,在朝投资企业100多家。投资领域涉及食品、医药、轻工、电子、矿产、纺织、化工、水产养殖等多方面。”中海投(北京)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郑帅说。

这是过去的成绩单,未来,朝鲜将会在哪些领域欢迎中国企业?具体的项目是什么?

朝鲜投资事务所理事长孙浩烈表示,朝鲜鼓励投资的项目是高科技和先进技术行业、国际市场具有竞争力的产品生产行业、基础设施建设行业、科技技术开发行业。

孙浩烈说,朝鲜鼓励的投资项目外国企业享有减免税收政策、优惠的土地使用政策、银行优先贷款等优惠条件。

而具体到项目实体上,据孙浩烈介绍,朝鲜投资事务所目前着手做两大类项目,即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资源开发类项目。

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上,高铁项目:现在是第一阶段,合作方式是BOT(建设—经营—移交)的方式,这条高铁项目是从新义州至平壤,总长376公里;高速公路项目:新义州至平壤(BOT);朝鲜机场建设项目:罗先机场建设(BOT);酒店宾馆建设:目前有3家五星级宾馆需要招商;以及平壤市住宅服务项目,商业地产开发项目,朝鲜的港口、码头开发区建设项目,电厂建设新能源发电建设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在介绍第二大类即资源开发类项目时,孙浩烈特别指出:“朝鲜政府非常欢迎的投资项目是通过开发资源经过深加工,经过两到三次加工出口的产品项目,政府不希望把原矿开采以后直接出口。”具体的资源类项目则是,稀土类项目(朝鲜有丰富的稀土储藏量,储藏量达10亿吨以上)、石煤矿、勘探石油及开发项目、建设及生产煤的投资项目、铁矿项目。

“目前朝鲜的资源探测部门希望在技术探测方面进行合作。”孙浩烈还表示,包括农业、轻工业、制造业及服务业各行各业都比较适合中国企业家到朝鲜投资,这些市场在中国过剩,但在朝鲜却还有空间。

基金带动的投资将超30亿元

“对于朝鲜来说,基金是一个从来没有涉及过的新兴概念,他们没有自己的股票市场,不知道股权怎么分配。他们()对基金完全没有概念,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如何运作和经营。”专项基金运作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回忆了起初他们与朝鲜方面接触时的印象。

朝鲜投资事务所成立之时,中国很多企业找到他们。“但是都是以个人或者一个企业的身份来找事务所。事务所的负责人说每天的接待很多,信息也很多,他们没有办法对企业信息做很好的甄别。”上述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朝鲜投资事务所方面还透露,他们已经被不少不具有真实投资意愿的企业“弄怕了”,往往在朝鲜方面耗费人力、物力组织企业考察之后却得不到企业的投资,“他们来朝鲜像是‘朝鲜观光团’。”

而中海投则以海外投资平台的形式与朝鲜方面接触。

中海投负责人表示,他们可以帮朝鲜进行甄别,选取真正有实力、核心优质的企业,然后组织这些企业去朝鲜考察,进行实际的项目对接,完成真实的投资。

专项基金运作人透露,专项基金的性质是民间私募基金,资金的来源范围广泛,包括一些大的财团,如光耀集团。

另据接近投资基金的人士透露,中国最大的社保运营基金鼎晖基金可能也会参与投资基金,不过还未最终敲定。

据记者了解,在运作模式上,这只投资基金与大部分基金有明显区别,并不是直接将资金用于投资朝鲜项目。

“这个基金是用来投资中国的企业家,我们会选取那些在行业内做得成熟、有实力、有正规的资质、对行业有影响力和口碑的企业。他们如果有意愿去朝鲜对其熟悉的行业进行投资,经过我们的研究和研判,在我们觉得这个行业在朝鲜有投资价值和前景的情况下,我们会以基金的形式去投资企业。投资方式可能会更细化一些,如以入股或投资项目的方式。最后与企业家进行分红。”这位运作人说。

事实上,这样的基金运作方式类似于PE、VC投资企业,通过企业上市或者兼并重组退出获利,这只基金则通过所投企业在朝鲜投资获得收益而获利。

上述运作人说,基金的这种运作模式带动的投资将会远远超过30亿元,并且通过运作可能会帮助企业家得到除基金以外的开发银行或进出口银行低息或免息的贷款。

赴朝投资要先做哪些功课?

浙江朝翔进出口有限公司总裁崔东元在朝鲜做投资,已经将近20年。他卖过铁矿石,收过废旧纸箱,后来还投资过软件开发。最近,他和他的朋友们还在朝鲜争取到了平板电脑的独占权。说起自己在朝鲜投资的优势,崔东元认为,首先是语言,其次是多年的投资经验。

注意“改革开放”的朝鲜语境

“不懂朝鲜语,在打交道当中,意思传达当中会出现很多问题,如果(投资的)事情出现问题,意思传达出问题的概率在80%以上。”崔东元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投资朝鲜必须了解朝鲜,按照我们的思维跟朝鲜人做事,永远做不好。”

“投资者以经济效益为目的”,而朝鲜目前在经济效益前面有一个政治的业绩问题,一个厂长、一个企业,首先考虑的是政绩而不是经济效益。两者的想法不同,“所以在跟谈的过程中,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崔东元说。

崔东元告诫去朝鲜投资的中国企业家,“不要听某一个干部说他能做到什么,这个是风险最大的,一个干部并不代表一个国家”,很多事情要通过朝鲜政府部门沟通。

此外,崔东元认为,不要在朝鲜说改革开放,“很多人去了朝鲜就跟朝鲜人说你要改革开放,你才有生存之路,他们认为这相当于是对他们国家的侮辱”。

2012年9月22日“投资朝鲜专项基金”成立现场,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投资处处长崔成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对于我们朝鲜来说,改革开放早就已经开始了,从历史上来说,建国以来一直搞改革开放。但对于朝鲜人来说,‘改革开放’是两个概念:第一个是中国人(我们的朋友)说的改革开放,第二个是西方国家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改革开放我们心里有数,就是再怎么发展,也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去发展;西方国家要我们改革开放的意思,就是要反对我们社会主义的制度,反对劳动党的一切领导。”

“在朝鲜,我们经常说的是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改善民生。”崔成进强调。

朝鲜正在完善法律和服务

据一位在朝鲜投资的民营企业家介绍,中国企业在朝鲜投资,“亏本的多一些”。“总体来讲,企业家对朝鲜现况,很多人有顾虑,可以说占60%以上吧。朝鲜在经济上的法律法规不健全,他们对整个市场经济不是很了解。”

在2012年9月22日“投资朝鲜专项基金”成立现场,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副委员长金铁镇说:“朝鲜具备法律环境保障外国投资者的权益,我国本着完全平等和互惠的原则,欢迎外国人民和企业来朝鲜投资。法律保护外国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和利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宪法》第二章37条明示,国家鼓励我国的机关、企业、团体和外国的法人或个人进行企业合营和合作,在特殊经济地区创设和运营各种企业,自从我国1984年9月份制定合营法以来,我们继续完善和修改了外国投资相关法律,比如‘外国人投资法’、‘外国人企业法’、‘合营法’、‘合作法’等20多个外国人投资相关法律。”

金铁镇还表示,朝鲜方面为了促进经济投资正在完善相关法律。“为了保障投资,我们朝鲜没有限制外国投资的国籍。进行合营投资的时候,没有出资比例的限制。签约双方可以商讨投资的比例,我国政府向外国投资企业提供各种优惠政策,我国具备各种金融服务系统,可以圆满保障外国投资者和企业的便利,现在国内有与中国、新加坡、埃及等国家一起开的合资银行,可以解决投资所需金融服务。”

先看指南,团结避险

商务部研究院海外投资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建议,走出去之前,要把商务部门以及各级政府提供的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利用好。

《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朝鲜(2011年版)》指出:“总体上看,目前少数中国企业对朝鲜投资环境了解不够,投资存在一定盲目性,导致投资后陷入被动和不利局面。建议企业对投资项目可行性进行充分的调查研究,对当地的交通运输设施、运输时间成本、电力供应条件等做好充分准备,签署相关投资项目合同做到严谨和规范。”

另外,朝鲜国内大多数场所无法拨打国际电话,朝鲜国内和国际电话网络分隔,这将给投资企业的运作和联系带来不便。

朝鲜对外汇汇率实行官方汇率和市场汇率,这两种汇率差异较大,企业需认真核算和选择,关注朝鲜外汇政策和汇率变化情况,以免因外汇政策和汇率变化造成损失。

该指南还提醒,中国企业在对朝鲜开展投资合作,要尊重朝鲜当地的政治制度和社会风俗,客观评估投资环境,树立风险收益平衡观念,准确判断所获信息资料的准确性和真实性,适应法律环境的复杂性,充分核算税赋成本,有效控制工资成本。

崔东元认为,“如果中国企业想到朝鲜投资,中国企业必须团结在一起,达到一定的规模(一个是资金的规模,一个是团队的规模)。互相照顾,对朝鲜的法律,要互相研究,中国企业规模越大我认为风险越低。”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