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友讨论

一点”选择”启示 老看老想 2013-02-07 02:15:17
1.北大历史系学生刘绍唐投身革命,作为林彪四野的随军记者,解放广东。反而跑到香港,写了”我是红色中国的叛徒”,尔后转台湾,主办<传记文学>,成了民国史的野史馆长。一如英国的奥维尔,革命革出点昧道了。
2.余教授令尊,1946年任国军东北保安司令部(后改东北剿总)郑洞国司令的少将参谋长,东北军事逆转,余父辞军去美国和家人团聚。教授独留大学当大学生,尔后去香港转美国,成了史学大师,名满海内外。看来,余教授对大陆大学也学到点名堂了。
3.旧清华外语系主任吴宓,新清华不容,派去重庆西南师范学院任一般教授,从其日记看,满腹对新政权不满。何不去台湾,一面在台大任教,一面追求寡居多年毛彦文女士。看来师不如生呢
4.巫宁坤,50年初的美海归,一切是自找的。当下的新海归呢?

 

讨论标题:

作  者:
密码: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参与讨论。若您尚未注册,请[按此注册] [进入爱思想社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