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百年中国权力不在笼子里

巩胜利:百年中国权力不在笼子里

——致63年中国每每成就大跃进、文革、十数次路线斗争、林彪王薄事件


进入专题
权力 权力   
巩胜利  

  
  【核心提示】:近100年来中国是蒋介石、毛泽东的时代。蒋介石时代(本身就处在权力巅峰争夺战时期)、毛泽东时代都是权力在笼子外的经典历史之作。特别是毛泽东在和平年代——中国前30年:从“三反五反”到大跃进,再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再到九十二年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十数次“路线斗争”、林彪事件、薄王事件等等,还有国家主席刘少奇莫名其妙之死,国家元帅们(彭德怀)落难之死,习仲勋、薄熙来遭遇文革极权人治、没有“国家法治”、权力没有任何制约泛滥的必然结果;还是中国国家最根源法律——零《宪法》绝对无能的必然一致结果:国家主席、国家元帅也莫名其妙的死连找余骨也找不到,“权力”在中国无限横行、膨胀之国家之巅峰!100多年来中国,就是权力在笼子里和权力泛滥的历史经典之作。镜鉴百年中国历史、镜鉴人类史上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些极权者,就看清了笼子里的权力与权力出笼子的人类恶果。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是63年中国、中国共产党92年至今第一次历史契机的这样表述论著这个国家;然而让行使国家、政府权力者生成“不敢”“不能”“不易”腐败的国家“机制”。这也是划时代从来没有过、填补中国空白的一代理论与实践建树,也是全球“法治国家”近200年的前无古人。但正是63年来中国无法把权力关进笼子,所以致中国63年来反反复复的成就了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林彪事件、十数次路线斗争、薄王事件等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就是不再让“路线斗争”、文革、大跃进、林彪事件、薄王事件等等在未来中国每每成就!“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除了建树“法制国家”谁能是?
  
  据新华社北京1月22日电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22日在北京指出,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这是习氏当天在中共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习氏说:“坚定不移惩治腐败,是我们党有力量的表现,也是全党同志和广大群众的共同愿望。我们党严肃查处一些党员干部包括高级干部严重违纪问题的坚强决心和鲜明态度,向全党全社会表明,我们所说的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决不是一句空话。从严治党,惩治这一手决不能放松。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要坚持党纪国法面前没有例外,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此为“胡温十年”喊了十年“决不姑息”的口号)。习近平说,“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各级领导干部都要牢记,任何人都没有法律之外的绝对权力,任何人行使权力都必须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并自觉接受人民监督。要加强对一把手的监督,认真执行民主集中制,健全施政行为公开制度,保证领导干部做到位高不擅权、权重不谋私”(见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3-01/22/c_114459610.htm)。
  
  然而,63年中国,是老虎打老虎、还是苍蝇打苍蝇?大自然中包括人类、老虎、狮子、苍蝇等等所有生灵,有它当然的食物链构成与大自然制衡的环境,中国一党独家至上、12亿多公民之下,怎样建树起世界各国所有“法治国家”一样共有的国家环境?习氏这种“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说法,中国凭什么打老虎?有国家法律、《宪法》支撑与公民的实践吗?就凭习氏一句话?就共产党打共产党之老虎?这正好与近代历史上“中华民国”蒋经国“打老虎”如出一辙。那么,就让现实与历史去见证一下“打老虎”之原囿及其结果吧。
  
  中国权力63年在“笼子”之外
  
  今日中国反腐败最不缺的就是形形色色的理念,而最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行动。公众翘首期盼的一个制度笼子: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如果这个制度很快得到实施,就是一个约束权力、遏制腐败很实用的笼子。习氏开天辟地、93年共产党第一次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习氏在反腐败问题上措辞严厉的表态,引发了舆论热烈的讨论,尤其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提法,更令公众对制度反腐充满期待。高谈阔论的评论员们从各个角度阐述了对“权力”与“笼子”关系的理解。有的问:主语是什么,谁来把权力关进笼子?有的称:什么样的笼子?有的说:关键不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首要是把民众放出笼子。
  
  角度各异,提供了思考问题的不同维度,不过细细分析,多属文字游戏。中国反腐败最不缺的就是形形色色的理念,而最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行动。习氏提出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反腐败历史命题,各部门就应该雷厉风行地行动起来,让公众看到中央反腐的诚意和决心。这个问题上,不必再假装摸石头了,不必空谈“什么样的制度才是好笼子”,不必守着笼子找笼子,早已有很多现成的制度笼子等着去启用。
  
  比如,公众翘首期盼的一个制度笼子: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如果这个制度很快得到实施,就是一个约束权力、遏制腐败很实用的笼子,人类至今200多年来——“法治国家”就是把权力装进了“笼子里”。
  
  日前,在广州市政协会议上,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递交提案呼吁推行官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并率先向媒体公开自己的收入状况,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范松青告诉记者,希望官员家庭财产申报公示能尽快实施,避免“有始无终”。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也公开表示,如果接到通知要求公示,他会带头公示财产。此前,有好几位中央高官表示愿意公开财产,新华社采写的七常委人物特写也被解读为是家庭财产信息公开的信号。中央纪委也表示要抽查核实官员的个人事项报告。
  
  一个国家的官员腐败,就和黄豆发芽的人类生长的惯例一样:一粒黄豆,装在袋子里,挂起来,只要①“水份”控制适当;②“温度”控制有效,那么黄豆就无法成为腐败、烂掉之黄豆。只要“两者”得到有效的控制、或其中的一项得到有效控制,那么它永远都不会发芽生长、以致腐败掉。党与国家“权力”也是这样,将“权力”与“金钱、利益”,各行其道、有效管制,那么他就永远也不会腐败生长。掌握权力者,当然要“财产公开”——民众一边热,表明民之声浪之高,官员阻力之大,中国条件不成熟?而2013年总书记都说了,尤其是高级官员也站出来公开支持了,说明中国的条件已经渐渐成熟,13亿中国人、官民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形成基本共识。
  
  一个国家,执政了63年至今,已经是三代人“同室操戈”,什么样的制度不能建树起来?既然条件已经初步成熟,起码应该给出个时间表了。官员财产公示并不像想的那么简单,技术上需要完善,自上而下地推进也需要时间,公众能理解这方面问题。所以专家设计的各种方案中,都为改革留下了时间,并没有指望毕其功于一役。可许多地方官方似乎一直没有给出时间表。过去不给,是时机还没有成熟,但现在已经成熟了,就应该给出一个时间表。3年?5年?还是10年?总得让公民们有个盼头,给改革一个期限,给反腐败制度安排一种压力。中国63年来权力没有“笼子”装,因之才出现了中国63年来的每每权力泛滥成灾:从“三反五反”到大跃进,再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再到92年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十数次“路线斗争”、林彪事件、薄王事件等等,还有国家主席刘少奇莫名其妙之死,国家元帅们落难,习仲勋、薄熙来遭遇文革被权力极端等等都是人治、没有“国家法治”、权力没有任何制约泛滥的必然结果;还是中国最根本法律——零《宪法》绝对无能的必然结果:国家主席、国家元帅也莫名其妙的死也找不到余骨,“权力”无限膨胀之国家之巅!半个多世纪的60多年呵,还不够中国历史镜鉴?
  
  承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就应该落实党、政官员财产公示制这样现成的笼子,这也考验着决策者的反腐诚意。中国63年至今,权力都肆无忌惮、高高在上,从来没有用舆论和公民的眼睛来说话,到底是真反腐,还是做做样子,实不实行“官员财产公开制”是一个历史、人类源头的试金石。将所有执政官员的财产置于阳光下,就是将权力置于公民的监督下。“笼子”早有现成的了,法治、民主国家早已实施了200多年,就看决策者什么时候、是否真正把权力装进这个“笼子里”。共产党就是特权的根源标志;共产党怎样和中国法;把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就首先要关住中国国家之上的共产党——没有国家零《宪法》开端,把权力“关进笼子”只能是一阵风,过了习近平,还有未来的林彪、薄熙来、十数次“路线斗争”怎么办……这一切的发源地都在于,没有“把权力关在笼子里”。
  
  近100年中国,一样“人治”集权、没有“笼子”的蒋介石、毛泽东领袖,一样给中国带来了无数的浩劫;一样“党国”之路、一样没有任何制度“笼子”的蒋介石时代、毛泽东时代,一样都给中国带来了没有“笼子”的无数个国家危亡……
  
  地球人类社会近100年来,希特勒的权力肆无忌惮,给全世界人类带来无穷无边的灾难;苏联党国权力至高无上,就当然的日落西山;还有一些国家没有认清“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国家之根,一如非洲大多国家与“高收入国家”贫富落后百年。
  
  真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任何统治权力与政府是迄今为止所发明的驯人类所有成员的最有效的手段。所有的国家,为了镇制普通民众身上的野性,统治者建立了一整套的暴力机器,对任意发作野性的人进行武力强制。历史一再表明,由于手中掌握着暴力工具,统治者的专横权力一旦失去控制,其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远非普通人的野性发作所能比拟(正如蒋介石、毛泽东发动的一系列革命、运动等等)。因为,靠暴力建立起来的“占山为王”统治不可避免地通过更多的暴力来加以更迭。人类社会中行暴政的统治者们不仅制造流血,而且使千万无辜的人沦为受害者乃至丧失生命。专制暴政便取代了猛兽而成为全人类生存的最大敌人。权力越专横,野性的成分就越多。在这样的专制暴政之下,关在笼子里的不是权力,而是民众——任人宰割被鱼肉。直到有效地驯服统治者的手段发明之前,人们对统治者们的野性几乎束手无策。要么是以暴易暴,暴力革命,陷于恶性循环,要么是无力的道德伦伤的说教。
  
  如何驯服一直高高在上、统治权在握的统治者?一旦他们野性发作,谁来约束、制止呢?如何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人类在驯化统治者、把权力关进宪政的牢笼过程中所留下的三座重大的里程碑。
  
  第一座里程碑:用法律束缚君王。公元1215年,英国的一些地主共同联合起来,第一次把法律的项圈成功地套到了国王的颈上。在历史上的大多数时候和大多数地方,法律是统治者驯化百姓的武器,这一次,法律成了驯化统治者的武器。
  
  第二座里程碑:用民权限制君权。公元1688年,英国人通过发动光荣革命,对统治者的驯化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人类文明化的过程是人类驯化自然和驯化自身的过程。《王位继承法》、《权利请愿书》、《人身保护法》等针对王权的法律的实施,使得君王再也难以犯下作乱。
  
  第三座里程碑:用权力制衡权力。公元1787年,美国在独立战争之后,制定了人类有史以来寿命最长的成文宪法,确立了实行分权制衡的宪政体制,从而正式开辟了人类历史的宪政时代。到了19世纪20年代,自2000多年之前的雅典直接民主之后,出现了第一波旨在确立宪政民主的浪潮,普选的确立和选举权的扩展彻底改变了传统的统治者产生的机制,迫使统治者就范于民意,从而使这些权力精英出于对选票的顾虑,很难不顾民意去驰骋其野性的权力意志。经过三次民主化浪潮,宪政民主作为驯服政治统治者的最有效的制度手段,在20世纪已经得到了牢固的确立。
  
  宪政是人类所发现的驯服统治者的最有效、最规则、最无法抗拒的利器。对统治者的驯化程度也是衡量文明的尺度。值得强调的是,对统治者的成功驯化,受益者固然是普通的民众,因为他们不再遭受专横权力的涂炭,但是,统治者们也同样能从中得到利益,首先是大大提高了政治这一行业的安全系数。在宪政体制下,统治者们虽然要忍受公众的挑剔和对手的责难,却不再会因为权力斗争而被竞争对手投入监狱或送上绞架。
  
  人类历史证明,一般性的法律太容易被专横权力的野性所挣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共 2 页: 1 2

   进入专题: 权力 权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2月7日, 6: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