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墙外文摘》关注微博的政治参与功能、网络“反腐英雄”赵红霞的功过是非与李克强的城镇化改革。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人大和政协会议越来越多地遭到网民嘲笑的同时,微博与中国人的政治参与成为重要的话题。《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说,在1989年学生运动被镇压之后,尽管全国每年有群体性事件十多万起,但是全国性的政治参与几乎没有可能在中国大陆存在,对总体的政权合法性和安全还没有构成严重的直接挑战,直到微博出现才改变了这个局面。

作者欧阳斌认为,在微博上几乎就不再有”地方性事件”的概念。”这也意味着除非由中央出面,否则地方政府更难靠一己之力噤声整个网络。而只要微博上的事件不直接威胁中央核心利益,中央并不总是情愿频繁地替地方’作坏人'”。而且,尽管今日中国社会对重大宏观议题几无共识可言,但在微博上,具体话题经常能够快速形成共识,而且这种共识往往跨越不同社会阶层。

但是,作者分析说,政治参与更广泛的范畴应为现实行动,比如各种公民社会组织、抗争、竞选等等。而微博在这一范畴带来的变化是极其有限的。”这也与1989年以来中国政府总体政策取向相同:即讨论空间并没有完全被禁绝,但任何现实的组织和行动都被高度监控和管制。”同时,政治参与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方面是制度化,而这也是微博本身无法完成的任务。

“反腐烈女”的是是非非

赵红霞是谁,似乎网民无人不知:她通过”色诱”和偷拍,让重庆数十名官员留下”艳影”;她是反腐英雄吗?答案则因人而异。台湾《旺报》发表胡勇的文章讨论这个问题。文章说,随手检索”赵红霞”三个字,可以发现对她的 “消费”俨然成为一场网络狂欢的主题。”反腐奇女子”、”反腐女侠”、”反腐烈女”、”巾帼反腐斗士”等头衔纷至沓来。腾讯网的调查显示,高达90%的受调查者表示不憎恶赵红霞,还有网友在留言中表扬赵红霞比纪检监察部门更有效率,”应受到嘉奖”。

赵红霞就在重庆被捕,罪名是涉嫌”敲诈勒索”。@新华视点的评论认为”她色诱官员的目的不是反腐,而是希望官员腐败进而获取非法利益,怎能视其为反腐英雄?众多官员落马,固然罪有应得,但过分美化赵红霞,说浅了是无知,说深了是对法治的漠视”。然而,作者指出,”很多人嘲笑新华社是揣着明白装胡涂,因为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网民疯狂追捧赵红霞根本就是’别有用心'”。”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法规制度,有那么多的执法设施,有时竟然顶不了一个弱女子?”

作者说,”更诡异的是,在警方掌握了他们违法乱纪的证据后,雷政富等一些官员不但未被处理,反而获得升迁。直到薄熙来彻底失势,孙政才空降重庆后,这起案件才以戏剧性的桃色新闻的方式重新浮出水面。或许这只能说明重庆官场的水太深,以赵红霞为女主角的不雅视频案只是冰山一角”。

城镇化改革的前景

候任总理李克强的政策广受关注,其中城镇化被认为将是他为中国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的一大招术。那么中国城镇化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前景呢?《华尔街日报》专访了中国城市问题研究者唐米乐(Tom Miller)。

唐米乐透露,以即将担任国务院总理的李克强为首,现在这拨领导人对于城镇化的热情比前一代要高很多。他们相信,发展大规模的繁荣城市将促进国内需求提高,特别是家庭消费的提高。

唐米乐认为,”改革户籍制度是至关重要的。超过2.5亿的农民工在城市里过着二等公民的生活,很少能够享受到政府补贴的教育或医疗”。同时,”大部分农民工都集中居住在员工宿舍和城中村里面,依旧局限于低工资的工作,尽可能多地存钱,很少购买商品和服务。从这个方面来讲,大迁徙带来的很多经济果实中国都没有收获”,中国领导人应该帮助城镇农民工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消费者。

唐米乐指出,”大多数中国城市丑陋、灰暗、充满功利主义气息。这些城市试图带给人震撼感,而不是鼓舞人心”。为了让中国的城市具有环境可持续性,”最实用的方法是限制汽车的使用,遏制城市扩张,投资大众捷运系统。相比城郊不断扩张、居民依靠汽车通勤的大型城市,那种公共交通发发、人口居住密度高的紧凑型城市,其能源利用效率要高得多”。

摘编:张平

责编:张筠青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