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刊登对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陈健民访问的报道,陈表示他及十多名香港学者几个月前议定,全面停止与中央就普选问题对话。陈健民为香港温和派学者,早前与大陆颇多交流。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香港《明报》近日刊发了对香港学者陈健民的采访报道,继上个月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提倡”公民抗命争普选”后,和内地颇多交流的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副教授陈健民一改过去温和态度,在采访中表示”对中央的心已死”、”等够了”、”学者已到临界点”,展示出对北京中央政府在香港普选问题上的不信任态度。

陈健民在采访中透露,早前曾接待数批中国内陆来香港对普选问题”探风”的学者,他本人从2003年后也多次就该问题和中国内地学者沟通探讨,阐明香港为何需要民主改革。有感于这些沟通毫无作用,也并未影响中共当局对港在政治方面的决策,他于数月前和来自民主发展网络和新力量网络的学者聚会,一致决定不再接待来自北京、专门来港”探风学者”,亦表示全面停止与中央的对话。

2007年中共第10届全国人大第31次会议上,曾承诺2017年时香港特首可以实行普选,特首普选实施后,香港立法会议员也将由普选产生。但近年中央政府对港政治控制加紧。1月16日,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曾在香港《信报》发表《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一文,该文语义强烈,表示中央曾答应香港在2017年实现”双普选”,但目前感到香港”真普选”无望,遂提议公民社会占领香港地标”中环”:”长期占领中环要道,以瘫痪香港的政经中心,迫使北京改变立场”;该文还附有详细的执行计划书。戴耀廷本人在接受”香港独立媒体”访问时表示”违反不义的法律以达到公义,是符合法治的做法” 。

对此戴耀廷提议,陈健民亦表示赞成”香港公民抗命”,但他坦言香港过去几年内未做过大的公民抗命行为,因此泛民主派必须花两到三年的时间做好公民教育,向公众解释抗命的意义,及港人为何”退无可退”。陈健民也认为此事需香港民众共同努力,非戴耀廷和他两人可为。

陈健民现为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及香港中文大学公民社会中学理事长、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任。他所在的两个机构均设中国内陆学者访问和交流项目,他本人也曾多次参与中国内陆公民社会建设的项目,非中国官方”敏感名单”中的香港学者。

“温和派学者也等得不耐烦了”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向德国之声介绍,他了解到近期香港温和派学者中,不仅陈健民,还有很多其他学者也对中央在香港普选问题上的迟迟不决表示失望,他认为如果中央在此问题上有诚意,香港的双普选已经进入到实施的时间表中。

蔡耀昌表示目前却看不到中央允许香港普选的迹象,这也是温和派学者态度发生变化的根本原因:”在现在这个时候,普选这个事情还没有定局,北京要负很大的责任,包括一些过去温和的学者,他们从过去从各个渠道提出他们的意见,陈健民教授讲的这个情况,不仅是他,包括和他合作的学者都是一样,接下来就要看北京政府能不能清楚的给香港一个普选的承诺,包括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现在连一些温和的学者和温和的香港人都觉得不耐烦了。”

“如果政府再无回应,公民抗命可能在港展开”

蔡耀昌也认为如果在香港普选问题上,中央政府继续拖延或阻止,香港的矛盾还将激化,因此不排除香港民众以戴耀廷提出的”公民抗命”方式争民主。作为法学学者,戴耀廷在方案中也强调公民抗命中最重要的一步,既是公民要表现出对行动的法律责任的担当,即”行动结束后,参与者应该自行向执法部门自首”。

蔡耀昌向德国之声透露香港的民主派还拟邀请戴耀廷共同讨论将来可能出现的”公民抗命”,如何在香港民众间形成共识:”这个行动一定要有充分的社会的共识,有一定数量的人,公民抗命最主要是透过大家愿意作出牺牲,并且愿意承担’违法责任’这才有效,所以要经过很多的社会讨论。到时候再到看政府没有回应,才会做公民抗命行动。”

来源: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