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 |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下)

第六张:小平您好

 

当群众自发地在广场上拉出“小平您好”的横幅时,邓小平也达到了他在人民心目中的最高峰。在中国历史上,很少有民众会发自内心地感激“统治者”,更鲜有人会把这种平和、亲切与“小家子气”的标语用在一位大权独揽的执政者身上。

 

那些伟大、光荣、正确的词儿,天生就是用来形容毛泽东这种“开国皇帝”的。毛可能是一位了不起的诗人、思想家与哲学爱好者,但他绝不是一位好的政治家与统治者。他一生中都在把自己建立的国家与曾经如此热爱他的人民当小白鼠一样做实验,试验他脑袋中那些逆历史潮流、不切实际的哲学思想与害死了不少人的主义。

 

与毛相比,小平是“问题型”的领导人:少谈主义,多解决问题。他执政多,也没有提出有什么创意的理论和思想,对毛泽东沉湎其中的哲学更是敬而远之。他一生中除了应对权力游戏之外,都是在一个又一个地解决“问题”。当他的继任者推出了“邓小平理论”时,人们好像只记得“白猫黑猫”与“摸石头过河”这样一些浅显的常识。而正是这些常识,让中国人富裕起来。

 

一些年轻人说,毛泽东创立了这个国家,没有他不成,但如果没有邓小平,中国也迟早会走上富强的。我对他门说,错了。没有毛泽东,中国大陆人很可能早就同台湾人一起进入小康了;可如果没有邓小平,我们很可能仍在毛泽东的世界里饥寒交迫却斗得你死我活。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第七张:潮起潮落

 

都知道1978年小平最终复出前,有所谓的三起三落,其实他复出后,中国政坛又何尝不是波澜起伏?从华国锋到胡耀邦,再到赵紫阳,尤其是后两位曾经是他实行改革开放的左膀右臂,都大起大落,唉,欲说还休。还是说说我的八十年代吧。

 

1980年我15岁,当时已经恢复了高考。我是家里四个子女中的老幺,哥哥姐姐都因为年龄或者家庭出身等问题而错过了高考,父亲把家族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用湖北话说,我也很“争气”。记得那几年,每天早上六点,父子两人就爬起床,父亲生火做早餐,为他的学生备课,我则闻鸡起舞,先练习一小时左右的中国功夫后,开始朗诵古文与英文……

 

虽说小平只不过“拨乱反正”,把本来应该是民众享有的权利还了一部分回来,可在中国那种体制下与那个时代里,没有小平,我恐怕连高考和学习的权利都没有吧。感谢邓小平?还是怨恨他也积极参与组建的那个剥夺了大家权利的体制?这真是一个很纠结的事儿。也是很多人在评价邓小平时欲说还休的主要原因。

 

如何评价邓小平?邓小平这一生风云变幻、大起大落,但我认为有两点却是始终没变的,掌握这两点,有利于加深我们对他的理解,以及对他的历史地位做出评价。第一,邓小平对中国共产党绝对忠心,始终认为中国必须坚持共产党的一党领导;第二,他重视民生,始终以改善、提高民众生活水平为重。一个是“绝对”一个是“为重”,孰重孰轻,一清二楚。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第八张:六四风波

 

同样是天安门广场!19896…… 他对戒严部队领导的讲话。毫无疑问,从小平的言谈举止中,他认为坚持党的领导与人民发财致富不但不矛盾,且互为因果:只有共产党领导下,中国才能繁荣富强;而只有中国繁荣富强了,共产党才能继续执政。当然,在大多数人眼里,这两者没有必然的联系,更不一定是这样的因果关系。在某一特殊的历史时期里,这两者也许可以并行不悖,然而,放进更长的现代文明的历史长河中,这两者就会互相冲突,甚至有你无我。

 

据《邓小平时代》记载,邓小平始终没有后悔派遣军队执行任务,这点其实可以从邓小平对军级以上干部的讲话看出来。而包括作者傅高义与相当部分西方学者也开始倾向认为:假如当初邓小平不果断解决六四风波,中国很可能没有之后20多年的繁荣昌盛。在这本书中,傅高义写道:假如当局不那么强硬,假如小平不动用军队,假如领导者不那么顽固地拒绝同学生对话,假如陈希同等北京领导向小平汇报时不夸大其词……假如当时学生学会妥协,假如一些知识分子更加理智,假如……好了,我不能再“假如”下去,否则,我写的这篇文章,你可能连一个字也看不到。

 

历史没有“假如”,但未来却可以假设。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就是一个假设。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第九张:南巡讲话

 

假如1989年后,极左与逆历史潮流的趋势一直延续下来,中国会怎么样?历史将会怎么评价邓小平?不言而喻,所有的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以及令人怀念的八十年代,都将不再是那么回事。邓小平一定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在1992年南巡。1989年他用军队维持了党的绝对领导,1992年,他号召继续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改善党同民众的关系,再次挽救了党。

 

19891992构成了小平的历史地位,但这个地位并没有固定,也没有到盖棺论定的时候。历史虽然没有“假如”,但未来还是可以“假设”的:假设小平的继承人能够顺着他的改革开放路线一路走下去,与时俱进,不但走上民富国强的道路,也最终通向富裕、民主与自由的中国,那么,邓小平的历史地位将会光芒万丈,因为一切由他而始。反之亦然,如果小平开创的道路难以为继,继任者无法走出历史的周期律,各种社会矛盾不断加剧,政治危机终于爆发,到那时,中国当今取得的一切经济成绩很可能会在短期内化为乌有。到那时,历史将会记住另一个邓小平:一个和中国历史上所有的悲剧改革者一样的邓小平。

 

韩国在社会转型中发生过光州大屠杀,台湾“二二八”事件中被枪杀的无辜民众并不在少数,更不用说两蒋统治下的“白色恐怖”制造了那么多受害者。但只要看看历史如何公正地对待他们,“屠杀者”有理由感到欣慰:虽然放下屠刀不一定能立地成佛,但却可以成就一番伟业。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第十张:继承小平

 

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的好友兼领导周恩来去世时,是邓小平宣读追悼词,那天,感情很少外露的小平是哽咽着念完的悼词的。1997年,小平的继任者江泽民在小平的追悼会上,也几度哽咽。

 

中华人民共和国64年的历史被分成两个时代:毛时代与邓时代。毛泽东、周恩来开创的时代已经被邓小平继承并大幅修正,邓小平开启的时代又将如何发展?我能感觉到,新一代领导人目前正在这两个时代中寻求经验与教训,追寻答案与出路。

 

对于一些想成就一番“伟业”的政治人物,毛泽东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他给中华民族带来如此多的灾难,至今却仍有一大批“毛粉”追随,这是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王侯将相都梦寐以求的啊。我想对未来的执政者说,毛泽东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些毛留下来的,值得后来者借鉴的政治遗产,我想只能是他对权力的娴熟掌握,以及在没有权力制衡与民主制度下,靠操纵低层民众、发动群众,实行上下结合,玩弄“民主”,去对付(中间)强大的官僚体系、知识分子精英阶层与利益集团。毛是把非民主制度的权力玩到炉火纯青的历史第一人,难怪他一直是卡扎菲、萨达姆、卡斯特罗、查韦斯与金家的偶像。

 

相比而言,打破偶像、废除终身制的邓小平留给继任者的也不多。除了对党的绝对忠诚之外,就是他少谈主义,坚持以“解决问题为中心”执政方式,还有摸石头过河,始终把发展国民经济、提高民众生活水平放在重要位置。由于小平为解放思想与改革开放设置了边界,结果,碰触边界的胡、赵两任总书记都先后下台。小平与继任者摸到一些有用的石头,也解决了不少问题,可由于那个最大的问题——政治问题始终没有解决,结果又生出了更多、更加尖锐的问题……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不是结论的结论:中国需要林肯

 

春节期间到以色列和约旦旅游,我带上厚达八百页的《邓小平时代》,一路看一路想,回来后这两天才得以把零散的想法写下来。没有定论,更没有结论,只希望带给你与未来的执政者一些思考。

 

我想,生活在这个国家以及这个时代,不管你承不承认,小平对我们这几代人的生活的影响之大,是怎么夸张都不为过的。可如果从历史的高度来看,小平所做的,只不过是把本来属于大家的权利,部分还了回来。他解除了本来不应该束缚于民众手脚上的镣铐,释放了生产力,在经济领域大大地解放了人们的思想。

 

回到香港后,我发现办公桌上还有一本同样厚度的传记《林肯,敌对团队》,这是上次到美国开会时,作者多立思送给我的,一直没有时间阅读。最近根据这本书改编的电影大热。看着这两本从封面到页数再到内容都如此相象的传记,我陷入思索……

 

林肯,无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从林肯我们不难看出历史对伟大政治人物的要求与标准:他们在思想、政治与文化领域把人类向上拉扯。不难发现,历史上没有一个政治人物是因为带领人民富裕(或者让人民富裕)而登上伟人的行列。追求财富与幸福是民众与生俱来的权利,从原始社会开始,就是人类追求的最低目标。只要统治者不倒行逆施,限制甚至剥夺这些权利,人本来就应该这样生活。

 

只有林肯这样的政治家,才堪称伟大,与邓小平解除束缚于生产者手脚上的枷锁不同,林肯解放了奴隶。新一代中共领导既要继承邓小平,更要跨越邓小平。我们期待中国的林肯,期待中国最伟大的政治家,他将以大无畏的勇气把中国人从奴隶状态,从奴性与奴化中解放出来。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杨恒均  2012/2/25

 

参考阅读: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上)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

 

华盛顿与孙中山:改变未来,也就改变了历史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2月25日, 9: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