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支柱 | 没“超生”也是砧板上的肉(zt)

2013-02-24 18:09:5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52 次 | 评论 0 条

没“超生”也是砧板上的肉(zt)

本人王先明,男,19791221日,贵州省兴义市人,农民,住兴义市下五屯村三组 44号。

   下面我讲述最近在我家发生的一桩伤害事件:

   201321日上午九点过钟,我妻子聂昌敏背着年仅三岁半患病的小女儿去医院,骑摩托车行驶在景家屯三组的村道上,突然有七八个人(其中有两个系男性)迎面走来,辟头就问我妻子是否做过手术,妻子回答早在2009年就做了上环的节育手术,但当时计生站没打证明。这七、八人一听,不容分辩一拥而上,将她从摩托车上强行拖下,一拖就是七、八十米。途中将小女儿挂伤,妻子鞋被拖掉,身上被踢几脚,摩托车被推倒在地摔坏,妻子耳环拖掉一只,现场一片狼藉。她被强行拖上一辆面包车,拉到下五屯计生站直接进入手术室,被强行施行结扎手术。

   当日上午11时许,我母亲耿学芬,岳父聂光荣及妹妹王先美闻讯赶到计生站,询问妻子和小女儿下落,计生站的人称孩子在的,可以带走,妻子聂昌敏仍在手术室。家人就要求看望聂昌敏未获准许,母亲耿学芬就说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是讲理,又不是国民党时期。那几个人一听就与上访人的家属争执起来,并出口辱骂,对耿学芬、聂光荣这两个六十来岁的老人又推又搡,将耿学芬推倒在地,反复将聂光荣按倒在花台上。见此情景,妹妹王先美掏出手机欲拍照,立即被这伙恶男霸女抢走手机,人也被推倒在地。

中午1点过,我得到消息赶到下五屯计生站,工作人员将妻子聂昌敏放在车上,准备拉去输液。通常情况下此类手术不需要输液,妹妹王先美见状询问原因,工作人员称“特殊照顾才得输液。”随即妻子聂昌敏被他们拉到兴义市妇幼保健医院输液。后来我们才得知,妻子的结扎手术出了事故,引起粘连。后来情况继续恶化,妻子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伤口不断发炎化脓不能愈合,一直住在医院。

综上所述,下五屯计生站的这七、八名工作人员粗暴、残忍执法,不顾受害人合法权益,主观臆断,强行手术,造成严重后果,妻子聂昌敏至今仍在治疗中。同时造成年仅三岁半的孩子严重惊吓,两个六旬老人被殴致轻伤,摩托车、手机、皮鞋等财物损失。请问:天理国法何在?

事实上,我一家对国家计生政策是拥护和遵守的。2009年下半年,妻子聂昌敏生育第二个孩子(两个孩子都是女儿)后,已经主动做了上环手术。至今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计生站从未有人上门来过问,或要求去做结扎手术。如今突然强行施行手术,手段如此粗暴残忍,行为如此恶劣,让我一家老小如何接受?在社会主义的今天,还出现这样的执法者,让老百姓如何理解?下五屯计生站的工作人员粗暴执法,这已不是第一例,这样的人如何代表国家形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2月24日, 5: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