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报20分钟报及地铁报头条都关注现今正闹得沸沸扬扬的马肉充当牛肉食品丑闻。20分钟报头头版条标题“五脏庙的标准”;地铁报头条标题“冷冻食品 丑闻奔驰”

今天法国报纸有关中国的新闻

人道报社会版在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关注塞纳河圣德尼省欧贝维利耶市(Aubervilliers)的一家有两个孩子的的无纸张中国家庭,女儿三岁、儿子四岁,父亲被遣返中国。

记者玛丽芭•比耶提问,一家之主莫长风(音译),一年前,在萨科齐时代被法国政府驱逐遣返中国,是否可能在奥朗德当政下返回法国呢?该报道刊登了莫太太与两个出生在法国的孩子等待莫长风回法国的相片。莫太太希望社会党奥朗德政府能够修补萨科齐时代的移民政策下驱逐她丈夫的做法,她已经大规模地动员向社会党政府申请,允许她的丈夫返回法国。莫长风现正一人在距离家人一万公里远的中国温州独自过年。

一年多来,莫长风与他的祖母一起生活,并在一家制鞋厂工作,每月赚人民币1300元。报道说,莫长风借着电脑视屏监督两个在法国的孩子的学校课业。

莫长风被驱逐遣返中国后,莫太太及两个孩子还是住在先前与丈夫居住的20平米简陋的老住所,每个月付房租450欧元。她的丈夫莫长风于2011年11月23日上午11点从这里下楼出外非法打工时被警方逮捕;也是在这个小住所里,夫妇两人替人车衣挣钱,每件衣服工钱45生丁。

萨科齐时代,规划每年驱逐36000非法移民,男性多于女性。根据93区教育无国界协会的拉凤女士指出,莫长风被驱逐案相对地属于例外情况。此前,莫长风曾两次被拘押,但均未能被驱逐。这一次,莫长风被拘押43天后,终于被驱逐。这让相关协会的工作人员震惊不已。欧贝维利耶市无纸张协会指出,这是第一个在欧贝维利耶市被拆散的家庭,他们于是与几名社会党议员进行大规模地联署签名行动,要求政府让莫长风返回法国。去年五月大选时,奥朗德答应改变移民政策。协会因此希望“社会党政府能重审这个有如丑闻的案子,以弥补萨科齐移民政策的错误”。欧贝市政府与中国及法国当局进行多次接触,不过九个月过去了,案情丝毫没有进展。

不过,社会党籍市长萨乐瓦多表示,这是一个复杂的案件,市政府已经进行多个步骤,一步一步向前,有了一点点进展。不过,他不愿扯到国家政治层面。他说,目前考虑以“家庭团聚”方式进行,让各方都有面子。报道指出,不过若要办理“家庭团聚”,以目前莫太太的简陋居住条件及每个月微薄的收入,加上十八个月过去了,她一直没有收到居留证,这将还是困难重重。

至于是否打算重返中国?莫太太坚决地说,那是不可能的,中国的一胎政策,将迫使她缴纳两万欧

经济回声报在边间杂文的标题是:亚洲国家对水蛇年不看好。记者德格朗弟闲聊说,根据中国农历十二生肖算法,今年农历新年送走龙年,进入水蛇年,适用于除了日本以外的亚洲各国,都千篇一律地谈到蛇性的优点及缺点。在中国的十二生肖当中,不是所有动物都带来吉祥或缺失。龙及猴子属于带来许多优点的动物,但水蛇就不是了。文章说,蛇属于狡猾动物,攻击性强,而且会脱皮换肤。根据古人说,牠也是最差的生肖之一,象征着会发生最糟糕、最严重的事件,如: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911恐怖攻击,甚至更早前发生的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根据 Way OnNet Group网站的风水先生YONG指出,许多事情的走势将很不好,他的预言有:五月将发生中日船舰起冲突,中日两国将如两条蛇扬起身来互相攻击。他并预言欧盟危机将爆发,欧元陷入困境等等。

另外,每年预测金融前景的严谨的香港经纪公司CLSA,把过去五个水蛇年的情况清点结果后表示,不太令人鼓舞,其中只有一次年终股市高于该年的年初股值。CLSQ也预言,虽然在五月、六月经济放缓,但上半年情况还尚令人满意,但下半年将会上下较强浮动,但也会以还算不错的走势结束。

今天世界报的解密见证版以整页图文并茂地刊登一篇有关中国女大学生沈一彤(音译)自述其在埃及开罗磨难的求学经历。

在开罗生活五年的沈一彤,写着她埃及生活日记,讲述着埃及—她的第二故乡的故事,叙述她在埃及经历的革命、,以及她所热爱的埃及人民。

今年24岁、家住长春的沈一彤如同许多想出国念书拿文凭、开创美好未来的中国年轻人。文中,她叙述自己如何在想学习法文,但遭到法国大使馆拒绝法国签证后,误打误撞地跑到埃及去学法文的奇特经历。当时,她只知埃及有一个著名的法国学校,就孓然一身跑到开罗去了。其望女成凤的父亲还以为女儿是到法国求学。

沈一彤是在埃及爆发茉莉花革命的前三年搭机抵达开罗的,那是2008年2月29日。当时在埃及,她只认识在网上结交的一名学中文的埃及年轻男子。他帮忙沈一彤在开罗找房、张罗日常生活饮食等的需要。在外国女性到街上经常可能受到埃及男子注意及骚扰的情况下,沈一彤于是经常只能留在自己的阳台上观看外面的埃及街市。她形容开罗如同一个大垃圾场。她一天二十四小时听着街市的声音,起初把周五的祈祷鸣笛误认为是火灾警报。

这名年轻埃及男网友几乎每天来看她、帮她。有时她想上街逛逛,但却寸步不能没有这男子的陪同,否则就无法在开罗生活。后来,她大学的注册尚未办成,就到了必须返回中国的日期。回到长春的家后,她觉得没脸见父母。不过,后来终于接到开罗大学的注册通知,他的父亲不希望女儿的努力前功尽弃,坚持要她回埃及学习。她说自己虽然害怕,但还是重返开罗了。

她说,在开罗大学,大部分是埃及的基督徒,有十多名外国学生,他们之间,什么都谈,就是不谈政治或穆巴拉克。而且大家不停地谈上帝,认为上帝全能,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甚至可以解决人的温饱问题。而在中国,有无神论者,也有信神的人,但对中国人来说,只有工作才能解决三餐的问题。
在开罗,沈一彤出门时,有时会穿长裙、戴面纱,这样走在街上,就比较少人干扰她。搭乘地铁,最好上妇女专用的车厢。因有一次,她不小心与其他男学生进入男女混杂的车厢时,一群男人 立刻包围她,对她上下其手,抹胸、摸屁股地全身乱摸。她说,当时只能无声地饮泣。

一年后,沈一彤开始适应环境,可以独立上街买菜购物。那名年轻男子对她的新生活方式不满意,两人吵架分手。

一年后,她在一婚礼上遇见另一名中国女子,这女子带领她进入开罗的华人社会。沈一彤才领悟到中国社群在那里力量很大,有中国餐厅,医生及数家中国报纸。她说,“埃及制造”比在中国制造成本低廉,所以中国人开始到埃及设厂。沈一彤开始与另外七名中国女子合租一间公寓房,她们的年龄介于二十二岁至三十五岁之间,多半来自中国穆斯林族群地区,或是后来皈依穆斯林信仰,他们到埃及是为了学习阿拉伯语,或是学习穆斯林教义,或是打算在商业领域担任阿拉伯语翻译员—一个可以赚大钱的职业。

她说,初到开罗,走在街上,有人对着她喊:中国人,中国人,她会很害怕,但后来,就习以为常了。不过,有一次,她被街坊的一名商贩尾追,抓着她不放,她拼命想挣脱,结果街坊邻居上来逮住这名男子,还让她结结实实地打了对方两记耳光。

后来,沈一彤开始在开罗给人补习法语中文、有时帮人看孩子,也就不再需要父亲寄生活费。她说,最喜爱的是当地居民,有时面包店老板会免费送给她一个牛角面包;有时搭计程车,没有零钱,司机说,你下次再给吧!她说,在开罗,你不会迷路的,一旦你迷失方向,就会有人不求报偿地来指点迷津。在斋戒月,人们会免费分发食物给陌生人、给穷人。沈一彤深深被感动,她说,在中国,这是无法想象的!

话锋一转,她说,突然一天早上,公寓里,手机不通、网络也不通。在听到枪声及直升飞机的 声音后,大家都开始非常着急。从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坦克车,听见人们喊着“革命开始了!”,这一天是2011年1月25日。公寓里的中国人把自己反锁着,用家具抵住大门,大家找出刀子、榔头、防身喷雾剂等所有可能保护自己的道具,处在与世隔绝状态。大家被要求遵守规定:绝对轻声走动,让人以为公寓内无人;禁止使用天然气;为了让粮食能持续更久,每天只吃早餐及晚餐,而且由最年长的人分配食物,大家一起进餐。

大楼里的男人也组织起来,拿着武器守卫,不让任何人进入大楼。中国大使馆曾派遣飞机接他们回国。但沈一彤认为自己已在大学三年了,不能未拿到文凭就离开,其他人也有如她一样的想法,所以,最后,大家都决定留下来了。

经过七天后,网路恢复了、电话也开始通路,大家才开始在一名中国男学生护卫下结队出门;不过,超市架子上已空无一物。学校复学后,有人要求督学辞职。总之,自从穆巴拉克下台后,几乎所有人都被要求下台。她说,日常生活转变得越来越快,课堂上,我们只讨论政治,这是件新鲜事。教授要求我们列出导致革命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总是指:因年轻人没工作。

沈一彤说,埃及人向我们叙述在街上发生的事时说:“我们将有一个新埃及!”,不过我们看得很清楚:焦虑正爬在人们心头,大家都不知所措。每个周五都有示威游行,但我从不参加,因很危险,在那里,我们会被男人乱摸。自从革命爆发后,居民都怕被偷,整天关着大门。

现在,我再走到街上时,我头上总是带着ipod随身听,我听中文歌,英文歌,法文歌,阿拉伯歌,我平静地走,但音乐放得很大声,因为我不想再听见有人向我叫喊:中国人!中国人!,我不要再看那些盯住我的人的双眼,我看着埃及的天空,总是那么美丽!

她最后说,尽管如此,我喜爱埃及的生活。埃及将永远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刚刚 领到我的文凭,很少有外国人能拿到文凭,而我,毕业成绩甚至还是“甲等”。我爸爸以我为荣,他说,要送我一个礼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