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不类的“网络反腐”新时尚

2013-01-31
18:38:02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7102
次 | 评论 34 条

过去数周来,中国新媒体对揭露官员的腐败作出了极大贡献。以重庆一个区委书记雷政富的案子为例,网上视频揭发后约66小时,这名57岁的党政干部便被革掉官职。网上的所谓不雅视频显示的是雷政富与一名据称年仅18岁女子的色情片断。不仅如此,人们还揭发雷向这名女子的介绍人提供了报酬丰厚的建筑订单,并自己从中受益,接受巨额贿赂。检举这桩丑闻的是调查记者朱瑞峰,他将视频发表在自己的网页上。免去雷政富的官职对朱瑞峰而言是一场胜利。朱瑞峰说:“在中国当前的情况下,网络是反腐败最好的利器。因为我们的国家既不是民主、也不是法制国家,公权力横行,微博起到一个扩散信息的作用。”

朱瑞峰在网上曝光的爱财好色的干部不止雷政富一个。因受到不雅视频的揭发,重庆市又罢免了10名干部以及国企的高管。这还不是全部。朱瑞峰说,他手中还握有很多证据材料,但只有在他对事实查证之后,才会把它们公布到网上。朱瑞峰记者将揭露官员的腐败和行贿受贿作为生活中追求的目标,但他也为此受到恫吓,甚至有人威胁要杀掉他。雷政富就曾企图阻止朱发表视频。朱瑞峰说:“我接了他3个电话,都做了录音。没发之前,他对我威胁,发表之后,作为大陆官场厅级干部的雷政富苦苦哀求,然后请新华社副社长前来说情,要给我钱,让我开价码,都被我拒绝。当这些路子都行不通之后,北京糖果KTV的老板便给我发短信,对我发出死亡的威胁。”

虽然受到巨大压力,但现年43岁的朱瑞峰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乐观,这也是因为大陆官场新任总书记习近平在11月的就职演说唤起了人们的希望。习近平说:“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必须下大气力解决,全党必须惊醒起来。”

像朱瑞峰这类的博客作者以及公民记者认为习近平的讲话是向人民发出的要求。18大之后,没有哪一周不发生官员落马的事件,而它们都是在互联网上的揭发所致。一名陕西省的村级干部居然养了4个女人,10个孩子;一名在新疆某小城市负责公安的干部,同两名护士一同上床,然后逐一给她们安排好工作;一名生活在云南的党政干部有吸鸦片和在国外购置房产的嗜好;一名地区银行的女行长,使用违法手段在多处购置房产。朱瑞峰说:“他们将网络恨之入骨。一名山西省当了50多年人大代表的女士,公开呼吁,这个网不能谁想上就上,还要关闭互联网。”

虽然网上掀起了揭露腐败的高潮,但朱瑞峰并不对此抱太多的幻想,目前来看,落网的尽是一些小鱼。像他这样的公民记者不允许靠近大鱼。即便如此,朱瑞峰决不放弃:“几天前,习近平说,要把公权力关在笼子里。他还说,要苍蝇老虎一起打。这些话都说了,我们觉得,不能光打雷,应该下雨了。”

目前,官场反腐又有退缩的迹象。《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指出,对揭露丑闻也要进行管理。否则,互联网就会成为传播谣言的场所。朱瑞峰认为,这样的说法不过是一种托辞:“他们打着保户公民隐私的旗号,限制公民实施网络监督、传播信息的自由。这都是违反宪法的。他们不是在保护公民的隐私,而是在保护官员的腐败。”而近日,朱瑞峰本人也被警方传唤,警方希望他交出手中的视频资料。这些资料有可能让更多的官员失掉乌纱帽。朱瑞峰拒绝了警方。他要保护他的信息,这些都是证据。在警方那里待了7个小时后,朱瑞峰重获自由。他现在更加清楚,在党和国家的权力机器中,他还有很多敌人。

2012年年底,《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实名举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兼国家能源局长刘铁男涉嫌巨额骗贷,包养并且恐吓情妇等问题,被搁浅了一段时间。但最后,中纪委终于立案调查。罗昌平在微博表示:中央有关部门已就本人实名举报一事立案调查,是立案调查而不止于受理。近两个月来,本人已尽举报人义务配合完成相应程序,在官方定论并公告之前不表态不回应。感谢各界亲友,来年当以更好的调查报道回报。

《明报》报导,罗昌平已与中纪委签订了“保密协议”,需对外界封口。目前中纪委已向国家能源局通报,开始对刘铁男立案调查。

罗昌平在微博中指出,刘铁男与商人倪日涛结成官商同盟,其处级妻子郭静华、儿子刘德成在倪公司持有股份,境外收购骗贷国内银行,刘德成滙丰HSBC银行帐户10112-376762-150
加币、10112-376762-250 美元和028-
490415-833美元多次收受倪日涛公司巨额汇款。罗昌平还爆出刘铁男与情人徐×合影,并称两人于日本相识,刘曾为徐写信介绍工作。双方反目后,女方多次受到死亡威胁。

据了解,早在2005年,事涉刘铁男官商勾结的倪日涛,就被人向证监会告发“八宗罪”。而有关罗昌平此次举报的以境外收购骗贷国内银行一事,在2008年时,就有人分别向发改委、商务部、外汇管理局、进出口银行等部门检举过。

在当下的中国,高级官员涉嫌贪腐,一般在官员被拿下后媒体才推出报导,而刘铁男当时在外访时即被曝光,实属罕见。刘铁男身为正部级高官,如此级别高官被实名举报,多年来也是少有前例,此事引起了舆论和政商圈的震动。

一些中国政府官员开始对网络反腐感到不安。这些官员面临的监督反映出,虽然遭到严格的审查,但在外界对腐败日益关注的当下,中国社交媒体平台还是展现出强大的力量。这也给中国新一届领导集体带来了压力。有迹象表明一些官员认为网络反腐已经走得太远。《人民日报》在一篇名为《网络不是法外之地》的评论文章中写道,其(网上的言行)对个人以及社会造成的伤害,也不是仅仅存在于虚拟世界当中。《人民日报》旗下小报《环球时报》也发表了看法,该报在一篇社评中写道,互联网从张扬个人自由开始,已经走到严重损害个人自由的临界点。除了个人信息以及隐私受到严重威胁,一些人以虚假身份上网,从事各种违法行为,成为互联网良好环境的破坏者。

很多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并不为这番言论所动。一位新浪微博用户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一定是有问题,这些问题应该被调查!

这种关系紧张的状态反映出随着外界对贪腐问题的担忧日渐升级,而领导人试图维系的一种微妙平衡。官场的某些角落已经悄悄地加大了对外界开放的程度,这显然是对舆论非常敏感的表现。但步子还是迈得太小,充其量只能算是小步走。像美国等国家领导人必须做到的那种信息披露程度在中国可能还要好几年才能实现。在政府试图维系这种平衡的背景下,网络监督可以起到一种推动作用。

比如广西壮族自治区兴安县国土资源局将其网站上公布的领导照片进行“模糊处理”,称这样做是为了防止个别人将领导照片进行合成并以此威胁敲诈。该县多位官员没有回复记者请求置评的电话,其中一位官员叫记者参考当地媒体的报道,称报道中详细叙述了官员照片可能被用于敲诈勒索的问题。

一位网民说,无论政府此举出于什么原因,这都远离了国家制定的政府信息公开的目标;政府信息公开的目的应该是让人们监督官员,但现在如果人民连官员的长相都不认得,还谈什么监督呢?

在外人看来,以为大陆官员是最好的差事,是最让人羡慕的职业,是人上人。其实,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美国总统和美国官员,都是高高兴兴的来,高高兴兴的走,其它正常国家的官员也是这样。正常国家有比较合理的规章制度和比较公平、开放、合理的游戏规则,当官的只需做好自己份内事就行了。

大陆官员却不同,上台不容易,下台也不容易;上台危险,下台也危险。原因是大陆官场没有公开的规则,只有潜规则,当官的不是靠本事,而是靠关系、靠领会上级的意图,一不注意站错了队就玩完。

在中国大陆,官场不是官场,商场不是商场,战场不是战场,不伦不类。

要是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说,整个大陆官场就象一个大的集团公司一样,中央委员会即是董事会,总书记就是董事长,总理就是总经理,每个省,每个市,每个县,每个乡镇也都是这样的,党委会就是董事会,行政一把手就是总经理,这在人类历史上确实没有见到过。

以一个县市为例,设有党委会,县、市长,下设计划部门,规划部门,招商部门,建设部门,土地部门,财经部门,只要是一个企业需要设的部门它们全都设置,而且都有直接的下属企业,国营企业领导也是原来政府部门的领导,随时轮换,有一点实力的私营企业也是与官员有关系的企业,所有经济领域都在它们的控制之下,这些官员的日常工作就是经营这个地区的经济和产业。如何生产,如何发展,如何规划,钱怎么用,利益怎么分配,全在它们的掌控之中,实际上,一个地区的县市领导,就是这个地区的老板,这个地区的一切财富都归它支配。一个地区的领导,只要它不下台,只要它不出什么政治上的事情,那么几年下来,这个地区的财富就都能被他私吞,再换一个人上台,就再去私吞接下来生产出来的财富。大陆官场官员的贪污是体制性的,是家常性的贪污。如此巨大的利益,使台下的人拚命往台上挤,台上的人拚命不下来。

一个处、局级官员,有几千万、上亿的财产都不足为奇,有几个二奶也不足为怪。可是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大陆官场官员,不光要管经济。这个地区、这个部门什么事他都要管。司法、学校、科研、寺庙、群众组织,甚至是有信仰群体的思想,全都管。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一个人的知识也是有限的,这么多的事情,这么多的行业,怎么管得过来呢?何况这些领导也没有几个人是有真才实学的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些会拍马屁的人,会应酬的人,会看领导脸色的人,所以他们只能是过一天算一天,过一时算一时。

凡是人类的东西,都有一个符合人性的标准,都有一个是非、善恶的标准。大陆官场却不是这样的,领导说对的,就一定是对的,领导说错的,就一定是错的,一切以官场的标准为标准。

正常的社会制度,总得有个分工,政府就是政府,企业就是企业,学校就是学校,宗教就是宗教,政策就是政策,法律就是法律,都应该分得很清楚。可是,大陆却不同,官场认为什么都是它的,人是它的,官是它的,企业是它的,学校是它的,宗教是它的,哪家生几个孩子,社会上有什么组织,社会上有什么思想,它全都要管,它要管天、管地、管人、还要管人的思想。在人类历史上,过去有过政教合一的政体,可却从来没有过象大陆这样,政经教什么都合在一起的政体。

其实,人活着就得劳逸结合,生活适度,才能保持身心健康,个人、家庭平安,才有幸福。什么东西过度就走向了反面,权力和金钱不是坏东西,可是过份贪财,过份恋权,这样人就成了权力与金钱的奴隶,权力和金钱不仅不能给人带个幸福,反而给人带来灾难。

大陆现在的官员就是这样,权力过头了,成天提心吊胆,一天24个小时没有几个小时是属于自己和家人的时间,不是这里有事,就是那里有事,不是这里应酬,就是那里应酬,心气总也平静不下来,睡不了几个安稳觉。因为大陆官员都是高危职业,不是怕被纪检抓去了,就是怕被政敌害死了,不是怕被上级骂,就是怕被二奶揭发,不是怕自己得病康复不了,就是怕老婆要分他财产,不是怕得罪那个领导,就是怕得罪这个领导,生怕站错了队,成天心惊胆战,怕得要死,紧张得要死,这样的官,看上去有钱、有势、有美色。其实,是热锅上的蚂蚁,成天在紧张,恐惧中度日。……

大陆官场这种体制,不光是造出来成千上万变态的官员,而且还造出来人中魔鬼,象薄熙来、王立军等这些邪恶至极的人,也都是在这个体制下制造出来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