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衬衫 | 孙立平:反思改革的理念

  我最近提出改革开放的时代已经结束,可能会令相当一部分人感觉很不舒服。其实,我自己也不舒服,我也是改革的积极支持者。谁都不能否认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尤其是建立了市场经济的基本制度框架。通过这个框架,我们开始走向世界的主流文明,同时获得了经济的快速发展。
  
  但客观地说,改革现在确实已经走到了尽头,尽管改革的任务其实没有完成。这体现在,改革已经成为一个不能有效解决当前中国社会种种问题的理念。最核心的一点是,改革这个理念缺乏有足够潜力的价值目标。从表面看,改革这个词本身是没有价值目标的,只要变就是改革,甚至将改完的改回去也可以叫改革。一天吃三顿饭改成一天吃一顿是改革,一顿改成三顿也是改革。
  
  但上面说的只是表面的层面。仔细分析,在中国当时的情况下提出改革,是有一个隐含的价值目标的,这就是效率。这些年改革的实践,贯穿的就是这样一个目标。但这个价值目标是有问题的。第一,效率应当是社会的诸目标之一,其主要应该体现在经济领域。当把效率作为整个社会目标的时候,也就摧毁了其他目标的价值。第二,当把效率作为唯一目标的时候,改革也就只能限于经济领域,政治体制改革和法治建设根本无从谈起。因为这些和效率基本上没有大的关系。所以一些改革者试图从效率的角度来论证政治体制改革和法治社会建设的时候,就显得牵强而无力。
  
  从这个意义上说,改革其实应当是手段,而不是目标。而手段本身是不能成为基本理念的。因此,上面的这些说法其实不是否定改革,说的是改革应当也只能是实现目标的手段。
  
  这些年来,正因为将手段作为目标,人们的眼睛中只有效率这一个东西,不但非经济领域的改革无法提出,就是经济领域的改革也走样变形。这些年在改革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于此有着密切关系。正因为这样,改革实际上已经为许多人所不认同。
  
  对了,刚才有的网友说,改革是与革命相对应的。这就涉及改革的有一个基本价值假定,即渐变。一般地说,渐变当然是对的,因为人们都不希望革命,都不希望动荡。但渐变的理念,在既得利益集团已经壮大的情况下,很容易演变为不变、胡变。
  
  当我提出现在应当是新的30年的开端的时候,有的网友说,还说30年呢,哪有什么30年啊。但我想,历史不是决定论式的。现在有三个因素决定中国的未来。第一,正如吴敬琏先生说的,中国有的问题已经到了临界点的程度。第二,民心思变,不改不行了。第三,体制本身要维持连续性,就是所谓“保江山”。面对这样一种客观的情况,一个能真正解决问题,同时又是建设性的理念是非常重要的。
  
  我提出要将建设公平正义社会作为贯穿新的30年的理念,实际上只是一种探讨。期待有更好的理念提出。公平正义的理念,至少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有明确的价值目标,而且这个目标能得到社会广泛的认同。第二,这个理念是建设性的,既可以解决中国社会的基本问题,又可以避免大的社会动荡。第三,有巨大的潜力。前面说过,这是一场真正的思想解放运动。第四,社会有广泛共识,可以避免分歧和分裂。可以将阻力缩小到最低的限度。
  
  一定要看到,中国现在面临的是大时代,大转变。历史交给你的责任是超越历史。因为中国的问题已经无法在原有的圈圈里解决。前几天聊天时,孙大午将这个概括为:举公平正义的旗,走民主法治的路。我觉得,非常精当。这样看,改革的定位就很清楚,就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
  
  

  
  本文来源《作者博客》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2月3日, 4:15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