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 | 袁奉初:记今日(2月16日)广州抗议朝鲜核爆的小规模游行(图)

我是下午1点半才参加这次抗议朝鲜核爆举牌的。上午的事情我听参加者讲述,并根据当事人的微博资料进行了综述。

今天上午11点左右,广州街头民主人士(无派别)成秋波、徐琳、秀才江湖、张茂中、缘才、张圣雨等人,来到广州人民公园拉横幅、举牌,抗议朝鲜核试验。

他们的横幅上分别写着:“要和平,不要核武”、“我们爱和平,不爱金胖子”、“NO 核试验”、“朝鲜核爆,‘恩’将仇报”。

徐琳即兴创作了抗议核爆的诗篇《斥朝鲜核爆》,直指金三胖搞核试验,污染我国空气水源和森林植被,只为维持独裁专制,穷兵黩武肆虐猖狂。跳梁小丑岂能翻天,看你最终什么下场!著名网络作家秀才江湖,也向路人讲解了他们的抗议主题:“我们爱和平,爱环境,我们不爱金胖子!他破坏我们的环境与世界的和平!”

午饭后,秀才江湖有事赶回深圳。同时又有其他网友加入。下午一点后,他们坐车来到天河城附近举牌,我才赶过来。

当时,我正在广州购书中心买书,忽闻他们在天河城大门口举标语抗议朝鲜核爆,于是喜不胜喜地奔往天河城,在天河城门口我见到了网友徐琳、张茂忠、孙德胜、成秋波、张圣雨、刘远东、缘才等网友正在举牌抗议朝鲜核爆危害我国安全、污染我国环境。

见到此情景我毫不犹豫地加入此抗议行列,举牌、照相、喊口号,持续了半小时。徐琳老师还发表了五分钟简单演讲。整个举牌抗议活动过程比较轻松愉快,国宝与警察没有干涉。只是围观群众太冷漠,对此事漠不关心,实在令我们悲哀。

举完牌我们几个网友合计,来一次游行示威,于是我们举着标语沿着天河城往电脑城方向游行,其间有几个巡逻协警骑着摩托一直跟踪监视我们,还不停地打电话,估计是在打电话请示上峰长官此事如何处理。对于协警的跟踪,我们没予理睬,继续游行。此时已有几十位市民跟在我们队伍后面围观,其中有几位开明市民还义愤填膺地痛诉朝鲜政府是流氓政府,是恐怖政府,此种核试爆是在反人类,是在荼毒生灵,在我国东北与朝鲜交界地带发生是在挑衅中国,我国政府就此事必须作出明确表态,必须强硬有力,而不是对朝鲜妥协让步。

队伍游行至正佳广场时,遇上一位警察和两位协警,警察要我们出示身份证,我们说:可以,警官先生。我们出示身份证,但请警官先生您先出示警官证。警官出示了警官证,孙德胜第一个拿出了身份证给那位警察检查,那位警察看过后不还身份证给孙德胜,孙德胜强烈要求警察还他身份证,我们劝孙德胜暂不要身份证,然后用照相机将那警察的警号和相貌照下来,然后对那警察说:“警官先生,请等着接收我们的律师信。”那警察灰头灰脑的,沮丧的低着头,无言以对。

然后我们继续前行,在距正佳广场三百米左右一个十字路口,三四个警察和十多个协警将我们挡住,说要我们几个去趟派出所,围观市民一哄而散,此情此景甚是滑稽幽默。

起初我们几个都拒绝去派出所,说我们没有犯罪,凭什么要我们去派出所。协警想反扣我们胳膊,我们还进行了正当防卫。后来徐琳老师说去派出所,怕什么,我们又没做坏事,我们是在保家卫国!于是我们放弃反抗。徐琳、孙德胜、张茂中、张圣雨和我五人被传唤到天河南派出所接受盘问。

到了派出所,警察很客气,说他们也痛恨朝鲜,他们也赞成我们的爱国抗议游行,但我们游行没有申请和审批,他们警察部门要按照法律程序办事,所以不得不制止我们的行为,下次我们要游行时请我们到广州治安大队去填表申请,只要能审批,我们的游行就合法了,他们警察还会保护我们的安全。跟我们谈完这些法律程序之后,他们简单的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签个名字就放我们出来了。

总结:

本人参与广州街头活动数次,维稳部门可谓是一次比一次理性,地方维稳部门的理性乃源于中央政府的理性,不管是中共中央在演戏,还是地方政府偷懒,对于我们而言,做好自己的事,积极行使公民政治权利、建立公民社会才是我们公民的首要之责,我们不必考虑中南海怎么想怎么做,只要我们理性温和地争取公民权利,一道努力,聚集更大人气,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公民社会一定能发展壮大,有力地推动民主宪政的到来。

第一张图片,街头民主人士(无派别)成秋波、徐琳

第二张图片,街头民主人士(无派别)张茂中、张圣雨、徐琳

第三张图片,街头民主人士(无派别)秀才江湖、张圣雨、张茂中

第四张图片,街头民主人士(无派别)秀才江湖、缘才、张圣雨、张茂中

第五张图片,街头民主人士(无派别)张茂中、缘才、秀才江湖、张圣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2月16日, 12:1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