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陈华报道)20131月下旬以来,重庆市渝北区礼嘉镇、大竹林镇的任福海、杨兴文、何国富等18位村民,先后用邮政快递的形式,向北京市公安局递交《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请求北京市公安局依法撤销北京丰台公安分局作出的丰公刑赔字〔2012005号刑事赔偿决定书,赔偿因丰台公安分局组织80余名涉黑、涉枪人员绑架并暴打18位到北京依法上访的村民,造成的人身伤害损失费9万元,在公安职权行为影响范围内为18位村民消除影响、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最近几天, 18位村民的复议申请书被北京市公安局陆续退回。18位村民表示将向公安部提起诉讼。
任福海、杨兴文、何国富等18位村民分别来自重庆渝北区礼嘉镇、大竹林镇、鸳鸯镇、人和镇。渝北区在嘉陵江以北,大部分是河谷平坝,是重庆市主要的蔬菜、养殖、种植基地。村民们辛勤劳作,很多人家都过上了小康生活。然而,2003312,重庆市北部新区管理委员会以北新高房管预办〔20034号,下发《关于实施北部新区总体规划征用土地的预办通知》,强行征收渝北区20多万亩基本农田。大竹林镇副镇长曹明仁在召集村民开会时说:“这次征地,是国家建设,是强征,跟征兵一样,同意也要征,不同意也要征。”各地政府迅速对村民的住房、土地进行丈量。丈量时,带着公安和手铐。如有人发出异议,就随时抓人。随后,组织社会闲散人员,开着挖掘机,浩浩荡荡的推平了几万人居住的房屋。如果房间里有人,就拖出来暴打一顿。过后,有70多户找到镇政府、国土局、北部新区管委会讨要说法,得到的答复是:“我们不知道是哪个拆的,反正不是政府拆的。”无奈之下,村民们向北部新区管委会递交了重建家园申请书,管委会不置可否。这时,重庆市政府在村民的房屋和土地已经被夷为平地后,才在57,以渝府地〔2003305号,作出《关于高新区实施北部新区总体规划建设用地的批复》。
2007年,流离失所了几年的村民们纷纷回到自己的原住地,重新修建房屋,种植蔬菜,养殖奶牛、鸡鸭鹅兔。重庆北部新区管委会却向村民发出《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
201275,大竹林镇黑沟村的何国富被街道办主任陈彬电话通知到办公室,一进大门,就拥上来8个人,将何国富按在地上,随即扔在早已停在此地的警车上,派20人看守,不给饭吃,由家人送饭。8天后,何国富被放回家时,自己300多平米的住房,200多平米的养兔场、占地近6亩的鱼塘,已经被摧毁。同时被摧毁的还有任福海、杨永发等7家人,以及村上100多亩集体林地。
82,何国富、任福海、杨永发等村民,向重庆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要求认定201275,重庆北部新区管理委员会实施的强拆具体行为违法。复议期间,重庆市法制办一名工作人员拿出《重庆北部新区管理委员会》组织机构代码证,何国富看见代码证上无颁发机关签章。为此,何国富等18人于2012914,向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挂号邮寄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及相关材料,要求公开无颁证机关印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组织机构代码证》是否由国家质监总局直接颁布的政府信息。
2012109,国家质监总局电话通知何国富等18人到北京质监总局政务大厅核实身份并签字领取〔2012〕第148号《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答复书称:“根据《组织机构代码管理办法》第十四规定,组织机构代码证书由国家质监总局统一确定样式、内容,由全国代码中心统一制作和管理,各组织机构代码管理机构颁发。”
当晚,何国富等18人登记入住北京市丰台区南顶路时时快捷酒店。晚上10点,丰台区公安分局石榴园派出所警察带着8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到总台拿着房卡打开房门说:“查身份证”。看后把身份证收走,后面的人冲进房间,4个人按住一个人,拳脚相加的暴打,然后拖上停在外面的客车。何光萍、唐贵梅、彭祖琼、白佳慧等几位女士穿着睡衣正准备睡觉,打手们冲进房间,勒令她们当着众人的面换衣服,不换就打。几人被打得多处软组织挫伤,何光萍被打得回去住了半个月的医院。
在客车上,只听有人大喊:“把窗帘拉起,把他们打服了再走。”于是,18人又被按在车上,被拳打脚踢的暴打,边打还边说:“你再傲,就打死你!”打完后,18人被带上手铐,连夜押回重庆。途中,拿过期的食品给18人吃,致许多人拉肚子,还不准上厕所。经过33小时的颠簸,车子终于开到北部新区公安分局大院,100多个警察在此守候。下车时,喊一个人的名字,就冲上来两个警察,一左一右的把人架起往另一辆警车上,随即把18人分别押往大竹林、礼嘉、天宫殿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对18个村民说:“你们晓不晓得你们犯了啥子法?”村民们说:“不晓得”,警察说:“要召开十八了,你们被北京警方清场了,把你们请回来,你们非法上访。”18个村民被拘禁了8个小时后才被放回家。
第二天,18个村民前后4次找到北部新区公安局,要求拿出交接手续,作出书面答复。最后,北部新区公安分局驻京办的余德权说:“书面答复简单得很,五分钟写起,三分钟盖章,一分钟下课。我随便咋个都不会拿给你们。”
20131月下旬开始,何国富等18人先后向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提起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请求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依法作出刑事赔偿决定书,赔偿因公安丰台分局警察组织80多名涉枪、涉黑人员绑架并暴打在北京依法上访的18个重庆村民,造成人身伤害的损失费9万元,在公安职权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18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撤销20121231,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以丰公刑赔字〔2012005号,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书,及18个村民向北京市丰台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后,北京市丰台区政府以丰政复字〔2012〕第119号,驳回18人的行政复议申请。
20131月中旬,何国富等村民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北京市丰台区政府,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撤销丰台区政府作出的丰政复字〔2012〕第11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1月下旬,何国富等18个村民先后用邮政快递的形式,向北京市公安局递交《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请求北京市公安局依法撤销北京丰台公安分局作出的丰公刑赔字〔2012005号刑事赔偿决定书,还村民一个公道。但北京市公安局却拒收村民邮寄的《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18位村民将向公安部提起诉讼。
何国富电话

Categorie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