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大陆,有四个户口并在北京购置大量房产的陕西房姐龚爱爱自被曝光后,已有十五天不曾现身。有传言指,她可能已持假身份证办理护照出逃海外。陕西警方称,目前还没有对龚爱爱立案侦查。

北京警方周四通报,陕西房姐龚爱爱在京房产共有41套,总面积达9666.6平方米,并表示,警方将与有关地区司法机关积极配合,依法开展下一步工作。

不过,警方的“下一步工作”尚未开展,龚爱爱已然销声匿迹。据北京《新京报》周五的报道,龚爱爱自从1月17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之后,就再没有公开露面。有当地人传言,她利用假身份证办理护照隐匿到国外。而陕西警方称,由于未对龚爱爱立案,因此无法采用侦查手段,确定其具体位置。

消息引来舆论震惊,有人说:我才住10平方米,还是租的,她一个县里的农行副行长就搞这么多房子,这还只是一只苍蝇。也有网民说:可悲的不是龚爱爱至今逍遥法外,而是不知道还有多少龚爱爱正在逍遥快活。

本台记者周五下午致电陕西榆林市公安局。

记者:我了解到龚爱爱有十几天没有现身了,我想了解一下最新的情况,现在能不能联系上她。
对方:这个我们这不太清楚,具体要和神木县公安局联系。
记者:我还看到消息说还没有对龚爱爱立案侦查,我想询问一下这是为什么呢?
对方:这个我不太清楚,我不是这儿的负责人,我们的负责人出去了。

神木县公安局接听人员称,自己只是值班室工作人员,不了解相关事件。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周四周五连续发表微博说:北京雾霾下的楼群里,大概还藏着其他的房哥房姐吧。建议纪检部门在京沪穗等大城市搞一次联网房主普查,揪出他们。出了这样的县级银行副行长,我认为,仅仅处理为她非法办户口的警察是不够的,还应当对她的上级主管部门追责。

研究中国问题的香港资深媒体人潘小涛周五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
“我想不仅仅是房姐有四个身份证,很多不同的官员或者公职人员,他们可能都像房姐一样有很多不同的身份证。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典型的问题,如果你真的要反腐的话,这个已经是摆在这里,是一个很典型的案子了已经。所以我觉得不立案的话说不过去,我觉得无论如何应该有一个反贪部门,或者是检查部门要做一点事情。”

《北京青年报》周五发表社论《“房姐”龚爱爱隐身,是在保护谁?》,指龚爱爱一案目前的办理速度,明显低于公众的预期。造成这种局面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当地相关官员碍于人情,大家平时相熟,事到临头不想得罪人,于是办事拖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案件所涉范围甚广,大家“沾亲带故”俱荣俱损。

此外,中国经济网周五报道,在盛产煤矿的神木县,“多户口”是习以为常的事,几乎每个“煤老板”都有两、三个户口,而办理多个户口是为了突破限购买房。报道引述当地煤老板透露北京市中心的户口大概80万一个,通州的则为50万。

事实上,类似“房姐”这样的贪腐案例并不鲜见。《京华时报》周五报道,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新利用职务受贿,传其名下房产20多套,多为杭州房产商上贡。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