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佑至

(孩子的葬礼,2012年11月20日,加沙,巴勒斯坦。 By Paul Hansen)

太多火,太多烟,太多血和死亡——世界新闻摄影大赛(World Press Photo,简称WPP,因为举办地在荷兰,被中国摄影师和媒体称作“荷赛”)年度图片给人的印象通常如此,评委们在2013年给出的选择也不例外。厌倦的人对此已经厌倦很久了,但无改于这个事实。这个事实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新闻业与新闻摄影的美学标准一仍如旧,另一方面则是当代世界的现状亦无太大改观——在过去的一年里,世界各地的血与火、冲突与死亡,以及如何保持仅剩的人性尊严,仍然是新闻业最关切的主题。

当然,仅仅是年度图片,也许不足以概括WPP大赛的多样性。以2013年第56届大赛为例,共设有9个类别几十个奖项,来自124个国家的5666名摄影师,共提交了103481张图片。抓拍类的新闻和纪实摄影固然是主体,但摆拍肖像、自然和体育也各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后者允许摄影师尝试多种多样的技术和风格。以这幅摆拍肖像类二等奖的获奖照片而言:它显然是摄影师与被拍摄对象之间一次合作的产物,甚至很难断言谁才是照片最重要的创作者(尽管摄影师Stefen Chow非常有经验,并且以人像摄影而闻名)。被摄者手上的手机、他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显示,在被拍摄的一刹那,他很可能也在拍照——到底是在拍摄摄影师,还是在自拍?如果他是在自拍,手机上得到的图像可能与这张获奖照片如出一辙。

(艺术家肖像,By Stefen Chow)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以自拍照获得过WPP的奖项,因为在观察者和被观察者之间做出区分、保持足够的距离以彰显客观,是新闻专业主义的基石。但这张照片的复杂性导致WPP的新闻专业主义立场悄然发生了游移。随着手机的拍照功能越来越普遍和强大,摄影师与被拍摄对象之间的距离趋于消失,观察与表演之间的间隔正在消融。WPP必须处理一成不变的新闻,坚持标准,也必须面对正在变化的技术和风格。

对变化本身做出评判只是WPP需要面对的难题之一。看了参赛作品的数字,你可能会怀疑,评委们的体力能否支撑他们做出的选择(《好大一只荷兰豆》),但从最终结果来看,评委们再次确认了WPP的传统关怀。

(WPP历年年度图片(1986-2009),截屏图)

就我个人理解,这种关怀简言之即“人类在动荡世界中的命运”——更简单的说法是“人道主义”,乃是新闻业的出发点和归宿,也是历年来WPP的评委选择年度照片的主要标准。纵观大赛的历史,尽管某些年份的年度图片可能显得专业成色不足,或是曾引起其他方面的争议,但WPP挑选年度图片的标准已经成了新闻业最强大的传统之一。

(WPP历年年度图片(1956-1979),截屏图)

和1960年代和1970年代相比,新闻业已经调整了自己的姿态。在更加宏大的理想——改变世界——破灭之后,记者和摄影师后退了一大步。如今他们坚守的是道德和政治上的底线。评选年度图片,正如评选年度报道,或向同行致敬,是对这条底线的确认。通过WPP和其他新闻奖项的选择,新闻业再次确认了人性和审美的标杆。

来源:夏佑至

链接:http://dajia.qq.com/blog/18788310114958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