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赵世曾(Cecil Chao)水景豪宅的小路顶头的熟铁大门上醒目地写着“乐居”(Happy Lodge)两个大字,而这位香港地产大鳄自然不会放过寻欢作乐的机会。即使对照香港富翁的奢华标准,赵世曾的生活也是多姿多彩,这位76岁的富翁自曝曾与上万名佳丽上过床——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赵世曾终生未婚,去年九月,他再次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豪掷6500万美元为自己的同性恋女儿赵世芝(Gigi)招婿。最后才弄清楚他在意的并不是自己女儿的性取向,而是希望她能结婚生子,好让孙子(女)能继承自己的商业帝国。

赵世曾公布这个怪异的征婚条件后,我曾与他见过一面。当时我去薄扶林(Pok Fu Lam)看望朋友,薄扶林是港岛(Hong Kong island)最西边的一个僻静住宅区。赵世曾居住在赵苑(Villa Cecil),这是他名下的公寓楼群,可以眺望博寮海峡(Lamma Channel)的胜景。一辆劳斯莱斯(Rolls-Royce)就停靠在乐居住宅区一头的大门口,所挂车牌上就是赵世曾的英文名“Cecil”。赵世曾坐在副驾驶位,高兴地向某人挥手示意,后排则坐着两位靓妞。

如今我坐到了赵世曾的客厅里。(香港这个地方待人非常和气,彼此之间几乎都是直呼其名。)刚才乐居的大门半开着,我顺着小路漫步,经过一座满是锦鲤的鱼池。通往他豪宅的小门也开着,客厅摆放着一张大钢琴、一颗装饰简单的高大圣诞树、两大尊现代主义风格的雕塑以及很多玻璃墙与铬合金。远处那面墙是玻璃幕墙,可以俯瞰外面的壮丽海景。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智利诗人聂鲁达(Pablo Neruda)在内格拉岛(Isla Negra)的寓所,聂鲁达对大海情有独钟。

豪宅似乎没有门铃,即便时节已届12月初,天气仍挺暖和,所以在室外站了好一会儿,才由一位菲佣把我引进去。房间很大,呈圆形,高高的天花板用黑色玻璃装饰。阳台区比客厅高,可以俯瞰客厅里的一切,有专门的娱乐区及宴会厅。通过旋转楼梯可以抵达顶层,由于门设在第三层,所以楼梯还通往手下人住的房间以及赵世曾自己的卧室,里面的床肯定也是圆形。

赵世曾最后从楼下的卧室现身,我俩坐在沙发上,房间里共有三张沙发,分搁在不同的区域。对于一位76岁的老人来说,他显得还算年轻,行动也还自如——长相年轻,他把这归功于定期打篮球以及丰富的夜生活。

他穿着棕色山羊皮夹克、羊毛衫、系着领结、下穿休闲裤。他招呼手下人(包括司机,总共有8人)把他的有色太阳镜拿来。只见一个仆人拿着一副菲拉格慕(Ferragamo)太阳镜走过来。

这套豪宅是赵世曾约40年前自己设计的,当时他刚从英国杜伦大学(Durham University)建筑系毕业回港。“设计完全遵循当代设计理念:黑色玻璃、不锈钢、高屋顶以及天窗,”他说。“但年纪越大,就越喜欢中国和欧洲的古典文化,”他用手指着房间里的众多古家具、水墨画、中国漆器以及四周搁放的多尊佛像,补充道。“我还建了一座日式花园。”

整座豪宅面积约16000平方英尺,设计精巧,自然采光理想,与周围的海景浑然天成。“我把房间设计成两边都有很好的采光,并与周围的绿色环境融为一体,”他说。“因此,室内花园与室外花园以及人造瀑布珠联璧合。”他看到人造瀑布并没有运转,于是就拿起咖啡桌上的白色电话机。“朱莉娅,麻烦打开瀑布,”他说,通过电话发号施令,神情酷似邦德影片中的坏蛋。“客人都想来看鲨鱼,”我都觉得他想说,“朱莉娅,烦请放鲨鱼给大家开开眼。”

我们走到阳台上,为的是从这儿欣赏大海的美景。楼下一座形似肾脏的泳池,旁边立有一尊石象,摆出一副要纵身跃入泳池的姿态,池底则点缀着岩石与珊瑚。“我们都可以在这里潜泳,”他解释道。

我们拾级而上,来到宴会厅。赵世曾请中国木匠干了两年工,做了长条桌以及一圈装饰华丽的高靠背椅。桌子总共可坐36人,分坐两头的客人互相说话压根就不可能。赵世曾的朋友三教九流,从游艇和直升机的发烧友到篮球伙伴,应有尽有。当然也少不了他的那些风流韵事。

你可不可能与上万名女人上过床?根据自己多年的小报经验,我这样问他。“我从未算过,但有可能,”他说。“您瞧,每天都能与一位、二位、三位甚至四位女性约会,我的密友很多,彼此分享生活,并不仅仅限于某个人。我喜欢快乐自在的生活。”

赵世曾分别与三位女人育有三个孩子,包括比他小30岁、漂亮的美籍越南裔女人特丽•霍拉迪(Terri Holladay)。“结婚很麻烦,尤其在香港当前的法律体系下,对方会分割走大量的财富。不结婚则要安全得多,”他笑得很high。

共享财富并非香港社会最突出的特点,要知道,香港是全球发达经济体中贫富差别最大的地区。“香港穷人太多,这明显对香港不是件好事,”他坦承。“如此一来,社会就会不稳定,从而影响安定。但社会福利太好也不行,”他继续说道。“它会培养人的惰性,如此一来就会造成与希腊、西班牙以及葡萄牙同样的结果。”

赵世曾对自由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觉得香港的自由也是差强人意。“我老说自由是个好东西,但太多的自由会让政府难堪。你瞧中国大陆没有太多自由,但整个国家运转良好,经济也是良性发展。民主会让整个国家失去闯劲——金融发展会随之变糟。”

扯完政治话题后,最后自然就聊到他33岁的宝贝女儿赵式芝身上。“谣言四起的原因,都是八卦小报记者推波助澜的结果。他们给我打电话,说我女儿已在巴黎结婚,”他指的是谣传女儿已在法国与另一位女性登记结婚。“我听后非常震惊,Gigi还那么年轻漂亮,未来的人生之路还有70%呢。”

这就是他为何豪掷6500万美元招婿一事的由来。“Gigi(赵式芝)嫁任何男人都行,任何男人只要愿意娶她,我都会让他们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他说。很明显,他给的6500万美元在香港花不了多久。“我不会强迫她下嫁,很显然,我还是希望她能结婚生子。”

我俩谈完后,赵世曾自己沿着旋转楼梯往楼下走。下楼梯时,他大声向手下人说自己马上要出门,马上要用劳斯莱斯车。“开第四台劳斯莱斯,”他进一步明确道。

最心仪之物

赵世曾最喜欢唐寅(Tang Yin)画的桃花,唐寅的另一个名字唐伯虎(Tang Bohu)更是家喻户晓,他是明代(Ming dynasty, 1368-1644)的大学者、书法家、画家与诗人,被誉为明代四大才子之一,其画作更是价值连城。赵世曾藏有七幅唐伯虎的画作,这一点也不算奇怪。他说在“很久之前”的一次拍卖会拍得此画,尽管自己难以准确回忆起何时以及当时的具体情景。我问他那幅画究竟值多少钱时,他说自己记不清楚了。“反正很多钱。”既然不准备再拿出去拍卖,价值多少也就无所谓了。

赵世曾最喜欢的画家(唐伯虎)也不是独身者,据传他共有八位妻妾。其中一则风流韵事说他在船上见到某位奴婢后对她一见钟情。唐伯虎被整得神魂颠倒,因此自愿为奴,目的就是想向对方表明爱意。他的计谋终于得逞,最终成功抱得美人归。

赵世曾也特喜欢安吉尔•博特约(Angel Botello)的两尊巨幅雕塑,安吉尔•博特约是波多黎各裔的西班牙人,被誉为当代毕加索。赵世曾在波多黎各的博物馆看到这两尊雕塑后,就从博特约儿子手上成功购得它们。这两尊雕塑在埃及浇铸完成,赵世曾原想把它们搁放在花园,但由于香港经常下瓢泼大雨,担心因此会损坏它们。如今它们就堂而皇之地矗立在赵世曾超大客厅的角落里。

译者/常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