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政治協商會議,是中共欽定體制內——以及少數貌似體制外的無害人士——各路人士參加的一個以民主協商為名的催眠大趴(party)。然而眼下微博似乎才是真正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它在極權主義鐵幕上戳了一個小洞,這個小洞正在擴展為愈來愈大的公共言論空間。

兩位藝人不經意間進入兩個不同的「政協」,成為互為對照的代表。一個是進入廣東省政協的周星馳,一個是全民微博議政的伊能靜。假如星爺作為一個花瓶莊嚴肅穆地擺在政協會上,當然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不過假如他操着半鹹不淡的國語說聲「堆不起,西機走錯路了」,豈不是重新從花瓶裏鑽出來,顯出無釐頭的風采?於是跑政治新聞的記者難免淪為狗仔隊,所有鏡頭對準星爺,看看能不能拍到一個他打瞌睡的經典鏡頭。哦也,假如星爺像如花一樣衝着狗仔隊挖下鼻孔就更妙了。

從柴靜到伊能靜,乍看是典型的所謂「公知藝人化,藝人公知化」。這說明消費主義娛樂社會已席捲一切,它在四處貼標簽的同時也混淆了各種身分角色。事實上不管是公知還是藝人,很多時候只是一個普通公民在發聲,但因為言論自由和異見的稀缺,也就從公民被硬生生拔高為公知。

藝人的處境和出路,是一個複雜曖昧有趣的文化硏究課題。《南都娛樂週刊》邀請 11位公知界「權威男性」評點「五大知女」,並炮製出「知女社交十大原則」,說明美女藝人還要面對男性消費者這個「極權主體」。

美女上升為「知女」,當然也有自我覺醒,但正如南都娛樂週刊以男性消費視覺所告誡的:「太先鋒就會淪為小眾。」美女藝人也要反過來消費粉絲。李冰冰和伊能靜都不忘在微博裏配上自己的玉照。典型的美女藝人公益發嗲是這樣的:今天是世界 xx日(比如艾滋病日),大家多轉發,有機會贏得我的照片和唱片哦。

李冰冰讚伊能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登高能賦,歲月靜好。」不過用小清新抒情體對付政治實在稍顯矯情。據說張懸熱愛卡夫卡,而且不是海邊的卡夫卡而是城堡裏的卡夫卡,桂綸鎂熱愛的也不只是佩蒂史密斯,還有蘇珊桑塔格,而伊能靜祭出喬治奧威爾去面對一個外交部發言人動輒警告「藝人要守法」的政權,就更順利成章了。在一個畸形的社會,小清新唯有被逼成憤青,才能讓自己多少恢復正常。

但是,笑,比怒更難得,諷刺的幽默,更珍貴,尤其對藝人來說,這才考驗他們的表演天分。多年前在北京一個 live house,張懸為澳洲樂隊dirty three暖場,台下有「糞青」觀眾莫名其妙對她起哄:「台獨滾出去,阿扁滾出去!」張懸回了聲:「阿扁又不是我生的。」全場大笑。

陳昇在去年年底香港演唱會上,一首柔情蜜意的情歌演唱到一半,他突然停下來說:「主辦單位讓我不要亂說話,因為香港是祖國的,我很緊張誒 ….」當觀眾以為他要接着唱,他又停下來說:「黨的十八大之後,我希望中國共產黨的格局可以大一點點,這是全人類的希望,中國共產黨加油!」全場大笑。

聽慣了「中國共產黨萬歲」,我還是第一回聽見「中國共產黨加油」。在台灣競選時要喊加油,但中共一黨專權,沒有競爭,何須加油?在香港也見慣了「打倒中共」或「天滅中共」,但這種口號模式,卻仍來自於中共的極權思維。而喊共產黨加油,反而跳脫地製造了一個搞笑的反諷。

而在台北跨年演唱會上,陳昇又笑說:「只有中國共產黨高興了,全人類才有希望。」

然而,當外交部發言人針對伊能靜「義正詞嚴」地說「藝人要守法」的時候,是一臉的沒頭腦和不高興。

柯南道爾早年的遺失手稿前不久在中國翻譯出版了,他在一篇小說中預言了幾個大國的未來,其中談到中國:「假如中國不以人類文明為敵,那麽它就將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

可惜這句話在出版時删掉了。伊能靜享受的,是柯南道爾的待遇,一百年不變的待遇。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