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一齣電視劇《天與地》,帶給城市人有關「The City is Dying」的反思。這個Dying,自然不是指 GDP的 Dying意味,而是指「人心」的冷漠無情,歧視別的生命,冷待自己的生命。

這些日子,在香港的動物世界裏,風聲鶴唳,血漬斑斑。從順天村的阿 Miu被數名青少年像皮球一樣踢,內臟創裂致死,到觀塘碼頭近乎一整個貓家族屍橫岸邊,再到元朗和梅窩的毒死狗事件,還有小貓被困籠子日晒雨淋缺糧缺水而死……而更可悲的是,這些兇徒既沒有特別的犯案紀錄,又不是警方檔案中的「危險人物」,依情況來看,犯案的更不像同一個殺手。這可悲所揭示的是:犯案的普遍性。兇徒,就在你我身邊!

兇徒為何難以辨認?有人說:這是風氣,全世界的人都變得愈來愈冷漠了。不,這不僅僅是「社會的錯」,它同時是獨裁官僚的問題!

連環虐殺案後,香港被諷稱「虐殺之都」,連續兩個禮拜,都有保護動物團體站出來,要求特區政府成立一支直屬於警隊的「動物警察」,然而,警務署長曾偉雄卻辯稱,香港警力不足,沒有條件成立動物警察。一臉獨裁官僚,浮現不遮掩。

獨裁,是控訴香港警察一意孤行,目中無人,也帶歧視。大家應該清晰記得,元旦當夜,長毛(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孤身被數百警力圍困,後來以「非法集會」之名拘捕,被諷稱「一個人的集會」。既然能調動數百警力圍捕長毛,為什麼不能成立一支只需數十人的「動物警察」隊呢?說起來也不複雜,不就是對動物生命的不尊重,並同時憂政權朝不保夕。獨裁者,當然是時刻戰兢發抖的。

獨裁者漠視民意,道德保守。大概兩年前,台灣中研院院士錢永祥和梁文道出席了中文大學一場講座,名為「動物倫理,道德進步」。人類的道德觀,如果不思進步,那麼,我們的文明,也就淪為「偽文明」。正如數十年前,香港吃狗肉貓肉並不違法,但到了 50年代,禁止宰屠及吃用狗貓法例出台。當然,法例背景與當時瘋狗症虐肆,殖民政府關注衛生問題有關。然而,走到今天,相信大多數香港人都不會視狗肉煲貓肉火鍋為理所當然。正如當有人質疑,「為什麼以前可以吃狗肉,今天不能?」我們便可以反駁:「你嫲嫲的媽媽都要包小腳,為什麼現在你們不包呢?」因為人們發現,這是對女性不人道的封建思想。道德觀,當然是應該要進步的,就像我們已經走進其中一段文明年代,這段年代不能再容忍動物被虐待被歧視了。

在人類的文明歷程中,我們不斷地在敲責歧視,爭取平權,但成功了嗎? 19世紀,美洲大陸人民為種族而戰,到了 20世紀,儘管黑人在部分地區大致獲得公民權,即言論集會投票權等,但部分地區的少數族裔,依然生活在歧視當中;女權運動,也在 20世紀四處綻放,但要真正落實「男女平等」,還遠呢!最近在印度發生的輪姦案已是血證。還都不必談富人對窮人的歧視,年輕人對老年人的歧視。當然,誰想得到,在香港連爭取「同志平權」立法進行公眾諮詢,都被保守的政界及宗教界人士拒諸門外,為什麼?

十多年前,道德哲學家 PeterSinger在《動物解放》中提出「物種歧視」的說法,他的前提是,兩個世紀以來,打破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的運動,都已見成績,但最困難的是打破「物種歧視」,即人類對「非人類動物(他認為人類也是一種動物)」的歧視。這種歧視,依然深邃。

Peter Singer講對了一半,沒錯,動物不懂人類語言,所以牠們的權益抗爭,尤其困難。儘管牠們在受虐及被殺前,表情已經告訴一切。然而,即便種族、性別平權運動中的受害者能高聲吶喊,但又有多少人真正聽到這些聲音?

我們距離真正的種族和性別平等的目標,依然遙遠。為什麼呢?因為在消除歧視的道路上,我們從來沒有完全成功過,即或偶爾成功,歧視還是像心魔一樣,神出鬼沒。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