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聽「衣俊卿事件」,腦子裏立馬反應的是又一個腐敗官員落馬。說到腐敗官員,立馬反應出3 個關鍵詞:貪、權、色。但細看報道,似乎並非如此。似乎並沒有貪的證據,安撫常艶的100 萬元還是凑借的;似乎也不是大權在握,如是,也不至於不能滿足女方的要求,至於反目;至於色,似乎對女方還是有「情」的。沒有感情的性交是耍流氓,即使只投入一點感情,也應該不能算純粹的耍流氓。當然他是官員,對官員應該有苛刻的道德要求,但這就能支撑起民眾對他的恨嗎?原因似乎不在這裏。

所以恨他,對他起哄,原因在哪?似乎在他的職務上。他不是一般的官員,是中央編譯局局長。這個當今政權建政之初就成立的機構,是最重要的意識形態加工廠之一。所謂編譯,只是編譯馬克思主義領袖們的經典著作。當然並非馬克思主義著作不能編譯,馬克思主義學說因其强烈的批判性,更有硏究的價值。馬克思本人在他的博士論文序言中立志要成為「普羅米修斯第二」:「不懼神威,不畏閃電,也不怕天空的驚雷……」批判別人,當然也允許別人批判。這種批判,至少在20 世紀,就出現了三個路向:一是來自西方自由主義者的,二是來自實踐派的,三則是來自馬克思主義者自身。如果衣俊卿們能够師承祖師爺的批判精神,運用馬克思理論對中國現實作批判性硏究,也不失為在做學問。但是在中國,哪怕是20 世紀80 年代一度把「異化」問題放入馬克思主義范疇的小小的努力,都遭到了禁止。一個批判性的學說成了不允許批判的學說,一個顛覆政權的理論到了維穩者手裏,其結果可想而知。

不以批判為宗旨的學問就是僞學問。衣俊卿們難道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僞學問?當然知道。單從智商上,他們應該完全明白。但這是他們的職業,馬克思主義是他們的專業。這些年,許多高校都成立了馬克思主義學院,這似乎對應了這些年的政治氣候——當年的「改革開放」共識不再成為共識,執政黨意識形態全面倒退。千萬不要把這專業跟其他專業混為一談,這是僞專業,這些學者是僞學者。他們做的不是學問,表達的不是自己的見解。如果他們表達了自己的見解,就要付出比其他專業更危險的代價。當然相應的,如果同流合污,你就會得到更多的好處。這專業經費往往特別富足,讀這些專業的學生也好就業。而這些專業門檻又低,如果文章發表在《求是》這樣的刊物,級別又特高,算特大科硏成果,作者單位給予的獎金也特別多。學問無所謂做不做,工夫在學問之外。所以我們看到鸚鵡學舌、煞有介事。這是中國最大的造假工廠之一,局長的名字是最好的詮釋:「卿」在高位,但仍是「臣」,再俊逸也是「臣」,織的是皇帝之「衣」。

職業操守是最大的道德操守,沒有職業操守,其他也守不住了,於是我們看到了男盜女娼。當年的盧森堡等人至少信仰還是真的,但這裏的人奉行的卻是:「誰官大,誰掌握辯證法!」常艶說衣俊卿的文章邏輯性强,但單純的邏輯推演是空洞。而且,這空洞的海棉體又被權力的血液充得勃挺。常艶們哪裏是崇拜學術?她們崇拜的只是權力。

這空洞的勃挺需要花多少納稅人的錢?納稅人不僅花錢供養這些忽悠納稅人自己的僞學者,還要供養他們的男女之事。據說不久前讓中國人普遍失望的三個「自信」,就是這個部門搞出來的。隨着衣俊卿局長的倒下,還有誰敢言這個「自信」?如果還敢言,我們是否很容易聯想到衣俊卿?

值得注意的是,衣俊卿落馬後,「仍在中央編譯局專家之列」,這種僞學問還要繼續做下去。個人生活上的腐敗,只是關乎個人;即使是官員,也只是關乎一個階層;但關乎政治理論建立,就是關乎全民了。其他領域上的學術造假,還有希望被揭穿,但以政權的力量造假,永遠沒有被揭穿的希望。衣俊卿和他周圍的男男女女,仍然在忽悠著中國民眾堅決不走「邪路」走「歧路」,他們也將成為中華民族的歷史罪人。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