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图为1940年代的希德林佛殿,下图为2012年11月28日的希德林废墟。
希德林是怎么被毁的?
文/
叙事很重要,就像毕生为所属族裔发声以争取基本权利的学者萨义德所说:“叙事,或者阻止他人叙事的形成,对文化和帝国主义的概念是非常重要的。”
黑人作家法农则说:“殖民者创造历史并且知道这一点。因为经常参照他母国的历史,所以他清楚地指出他自己是母国的延伸。因此,他所写的历史不是他掠夺的国家的历史,而是他自己的国家剥削他人、侵犯他人和使他人贫困的历史……”
之所以引述这两段话,是因为连《亚洲周刊》这个香港刊物,前不久在讲述西藏近代史上堪称转折性的“热振事件”时,也在重复中共御用文人们改写热振仁波切及希德林的故事。
我没有见过当摄政王的五世热振仁波切,但我无数次地去过从佛殿变成废墟的希德林。因而对这个说法,即希德林是同样当过摄政王的达扎仁波切派人破坏的,表示嗤笑。
希德林究竟是被谁毁的?多年前,我还在西藏自治区文联就职时,采访过好几位长辈,都是1950年以后逐渐巨变、逐渐失去一切的经历者、见证人。从他们那里听说的版本与《亚洲周刊》转述的版本完全不同。
当年被母亲送到策墨林寺为僧、如今依然虔诚信佛的退休干部旺久啦说:希德扎仓重创于1959年3月。中共军队以“平叛”为由, 将拉萨城变成了屠戮之地。从其他寺院抓捕的僧众有一部分就被关在希德林,包括他也在内。而他亲眼见到佛殿里躺满了伤者,连佛像也如受伤,东倒西歪,几无完整。
但对希德林造成毁灭性打击的是文化大革命。当时,有远道而来、发动革命的“首都红卫兵”及被称为“翻身农奴”的群氓,还有豫剧团的演员、本土红卫兵、援藏造反派和工人阶级兄弟。他们把一个巨大的高音喇叭装在最顶上那层,于是希德林成了“造总”的广播站。
我采访过其中一员。他当年是学生红卫兵、如今是有名的民俗学家。他说广播站是造反派非常重要的宣传阵地,于是希德林变成了造反派互相攻打和争夺的战场。你扔一个自制的手榴弹过来,我就连射无数发机枪子弹。当战火硝烟散去,曾经有过五层之高的佛殿已被削得只剩三层。而僧人早就跑的跑,抓的抓,杀的杀,正好空出房间留给解放军一住就是多年。希德林变成了军营,就像大昭寺变成了解放军的猪圈。
事实上,希德林的下场不过在半个世纪内完成,可耐人寻味的是,竟然就到了众说纷纭或者讳莫如深的地步。一些专事改写历史的中共御用文人,不愿提及“人类杀劫”留下的累累凭证,一言以蔽之地说,早在图伯特被和平解放以前,那个做过摄政的“热振活佛”就成了“爱国人士”,他被亲英帝国主义的“达札活佛”迫害致死以后,希德扎仓就被烧毁了。这可真的是一派胡言。
把寺院变成战场或者军营、据点,比把寺院变成旅馆、仓库更加触目惊心。应该说,图伯特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多废墟,哪怕是在教派有过纷争的历史上。这些废墟都是近代蜕变的象征。
而希德林三层楼高的内墙上,迄今依旧留存着清晰可辨的毛主席语录:“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以及乱七八糟却有历史烙印的各种涂鸦。
2012-11-7,写于拉萨
(本文为RFA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唯色:被改写的五世热振仁波切与希德林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2/blog-post_8.html

以下照片拍摄于2010年10月与2012年11月的拉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