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BBC中文网转载了中国官媒新华社英文电讯引述北京“两会”上,前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现西藏自治区人大主任白玛赤林的话:自治区内没有任何居民、僧人与尼姑自焚。

这句话应该来自3月3日白玛赤林对人民网说:“按照中央制定的方针,西藏局势稳定、社会和谐、发展很好。到目前为止,西藏本地群众和僧尼没有发生过一起自焚事件。” 

看到白玛赤林这么说,我相信,不只是我,很多人都会惊讶的。这么一个高官,怎么如此不诚实?他如果不是睁眼说瞎话,公开撒谎,就是太健忘了。 

就算他是健忘吧!那么,好吧,且让我按着他的界定,来讲述在西藏自治区内自焚的有多少藏人吧。我不说在“五省藏区”(中国官方对全藏的说法)自焚的藏人有多少,我只说2009年以来全藏自焚的109位藏人中,有多少人是在西藏自治区内自焚的,有多少人的籍贯是属于西藏自治区的。 

既然“两会”上,会依惯例召开记者招待会,那么在此所陈列的相关资料,如果能够给诸位记者向白玛赤林或其他西藏自治区官员提问时提供参考,倒也是很有意义的。

◎ 在西藏自治区内发生的自焚:有6起,其中5人牺牲,一人被军警带走生死不明。他们是——

1、昌都地区昌都县嘎玛区的丁增朋措:

康昌都(今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昌都县)嘎玛区农民,原为噶玛寺僧人,后还俗成家,41岁。

2011年12月1日,丁増朋措在嘎玛区政府前自焚,呼喊“我的上师和噶玛寺堪布被抓,正遭受折磨,我无法坐视不管!”“祈求达赖喇嘛护佑!”重伤,被军警强行带走,于12月6日在昌都县医院牺牲,遗体未交给家人。

他遗下妻子卓玛和两个儿子。长子原本在嘎玛寺出家为僧。西藏自治区当局竭力掩盖他自焚身亡的事实,严令禁止当地藏人对外透露实情,必须谎称他还健在。甚至将丁增朋措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强行迁往他乡。

丁增朋措在自焚前留下四份遗书。

2、拉萨市当雄县的次旺多杰:

羌塘当雄(今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当雄县)牧民兼小商贩,22岁。

2012年7月7日下午1点左右,次旺多杰在当雄县城的市场前自焚,呼喊“祈愿达赖喇嘛永久住世!”被军警强行带走,从当雄县医院又转送西藏军区总医院,当晚不治身亡。

他出生于当曲卡镇曲登村牧民家庭,家中只剩下年迈母亲一人。

他自焚后,现场目击者多人遭军警拘押,被警告不准将这起自焚事件泄露出去。

因暂无次旺多杰照片,以酥油供灯替代。

3、那曲地区比如县的古珠:

康纳秀(今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比如县)人,网络作家,笔名“雪域青年”,43岁。

2012年10月4日上午10点多,古珠在那曲县城一市场自焚,呼喊“西藏要自由!”、“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我们走到哪里都没有自由”等。当场牺牲,遗体被军警抢走,未交给家人。

他是比如县夏曲镇卡里村人。2005年流亡印度并就读于达兰萨拉索嘎成人学校,2006年返回家乡被捕,2008年获释。他自焚牺牲后,当局一方面在当地的解释是他因酒醉械斗而死,一方面对外界严密封锁消息,禁止透露,甚至将古珠的亲友等三十多人传唤或拘捕。

古珠自焚前在网上写下的有遗书。

4、那曲地区比如县的泽博:

康纳秀(今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比如县)白嘎乡牧民,20岁。

2012年10月25日下午4点左右,泽博与表兄弟丹增一起,在白嘎乡唐巴村第二大队学校门口自焚,呼喊“西藏独立”、“让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和“希望境内外藏人像兄弟一样团结一致”,泽博当场牺牲,丹增被军警带走,从此下落不明。

泽博是白嘎乡唐巴村牧民,也做小生意。父亲名叫布琼,母亲名叫嘎嘎。

两人自焚后,当地局势陷入紧张中,军警密布,通讯被封锁,直到第二天很晚自焚消息才传出。

因暂无泽博照片,以酥油供灯替代。

5、那曲地区比如县的丹增:

康纳秀(今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比如县)白嘎乡人,25岁。

2012年10月25日下午4点左右,丹增与表兄弟泽博一起,在白嘎乡唐巴村第二大队学校门口自焚,呼喊“西藏独立”、“让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和“希望境内外藏人像兄弟一样团结一致”, 泽博当场牺牲,丹增被军警带走,从此下落不明。

丹增曾于2008年流亡印度,就读于达兰萨拉附近的西藏儿童村苏加学校,半年后因身体不适应返回家乡,被中共边防军抓捕,在日喀则遭拘留近七个月,后被押送比如县,当地公安要求交纳罚款5000元人民币,方才获释。

他是白嘎乡唐巴村牧民,也做小生意。父亲名叫尼玛,已去世,母亲名叫鲁格。

两人自焚后,当地局势陷入紧张中,军警密布,通讯被封锁,直到第二天很晚自焚消息才传出。

6、那曲地区比如县的才加:

康纳秀(今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比如县)白嘎乡牧民,27岁。

2012年11月7日晚7点左右,中共十八大前一天,才加在比如县白嘎乡政府门口自焚,随即被军警强行带走,关进那曲地区一监狱,遭到军警折磨,拒绝提供医治,于18日深夜牺牲。

他是白嘎乡叮色村牧民,遗下两个幼小的孩子,一个2岁,另一个才8个月。

由于当地被严密封锁,才加自焚牺牲的消息直到28日才被披露。后来还传出一张他曾朝圣拉萨的旧照。

◎ 籍贯属于西藏自治区的:除上述6人,还有2人。他们是——

7、日喀则地区聂拉木县的阿旺诺培:

卫藏聂拉木(今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卫藏日喀则聂拉木县)人,22岁。

2012年6月20日下午3时许,阿旺诺培与丹增克珠在称多县扎朵镇高举印有雪山狮子旗的图片自焚,呼喊“西藏独立!”、“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重伤,先被赛康寺僧人送往寺院,后被军警带往青海省西宁某军队医院,于7月30日不治身亡。

他出生于日喀则聂拉木县门布乡春都村农民家庭,父亲名叫拉巴顿珠,母亲名叫茨仁央金,2008年离开家乡去康区,之前是学生,后在称多县成家,以木匠为生。

两人在自焚前留下遗言。

阿旺诺培自焚后,他的妻子卓玛德吉、妻子亲戚曲央卓玛、房东儿子强巴曲培一度被拘捕,之后情况不明。

8、昌都地区昌都县嘎玛区的永仲:

康昌都(今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昌都县)嘎玛区农民,27岁。

2012年9月29日,中国国庆节前夕,傍晚7点多,永仲穿传统藏装,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城十字街头自焚,呼喊“西藏独立!”、“让尊者达赖喇嘛和嘎玛巴仁波切回到西藏”、“祈愿达赖喇嘛永久住世!”“嘎玛巴千诺!”、“洛桑森格是西藏的领袖!”、“汉人返回中国,不许掠夺矿产和水源!”他被严重烧伤,被军警强行带走,此后生死不明。

有消息指他在途中身亡。

又有消息说,在医院被问及名字时,永仲仅能回答:“,西藏……”(意思是“西藏自治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