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表示“对抗中央者不能当香港特首”,昨日香港中联办网站全文刊发乔晓阳讲稿。官员强硬表态再激怒港人,学者和民主人士随后宣布“占领中环”信念书和行动步骤。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27日,香港中联办官网在其头条位置全文刊发中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讲话。乔晓阳3月24日在参加与香港部分立法会议员座谈时表示:”中央政府不能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的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中央不能接受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

乔晓阳此番讲话遭到香港泛民主派人士的批驳。据香港《明报》报道,香港民主党议员何俊仁认为乔晓阳讲话有如发号施令,凌驾”一国两制”;公民党成员陈家洛也批评乔晓阳挫败港人对”真普选”的期待,希望港府尽快开始政改咨询,以听清民意。但乔晓阳也在讲话中强调”‘对抗中央者不能当香港特首’这一点若得不到香港社会多数人认同,则不适宜开展政改谘询。”

3月27日,在今年1月首次提出”占领中环”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与香港支联会常委朱耀明和香港中大社会学副教授陈健民,一同公布”占领中环”信念书,即将启动招募参加者工作。早在今年1月16日,戴耀廷曾在香港《信报》发表《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一文,该文语义强烈,表示中央曾答应香港在 2017年实现”双普选”,但目前感到香港”真普选”无望,遂提议公民社会占领香港地标”中环”:”长期占领中环要道,以瘫痪香港的政经中心,迫使北京改变立场”;陈健民亦表示”对中央的心已死”,赞成”香港公民抗命 “。

2007年中共第10届全国人大第31次会议上,曾承诺2017年时香港特首可以实行普选,特首普选实施后,香港立法会议员也将由普选产生。但近年中央政府对港政治管控加紧。

“乔晓阳的态度和政治判断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陈健民就此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他指乔晓阳提出启动2017年香港普选”政改谘询”的两个条件,包括”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决定、选出的特首不能对抗中央”,港人对第一条基本表示认同,但对第二个条件完全不能接受:”我们现在提出的普选的要求,其实也是希望在《基本法》框架上来推进普选;第二条我们完全不理解他说的’不对抗中央’的标准是什么?用法律怎么能规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对香港政策发展,不能用这么随意的方式提出这样的条件,香港是一个讲法治、制度化的社会,这种态度和政治判断是我们完全不能接受的。”

陈健民也表示,以乔晓阳目前的政治位置,不能直接认为他的发言既为”中央定调”式的结论和官方立场,但乔晓阳应该是亮出了目前中央政府方面最坏的底牌,对此港人也会作出最直接的回应:”现在是双方把最坏的情况全讲出来,我们觉得当他们提出的方案不符合国际普选标准,我们就会通过公民抗命的行动去表达我们的不满。乔晓阳也说出如果香港不符合他们的条件,不开展政改讨论,看未来一年多博弈过程如何,我不觉得现在把事情决定了,还没有到这一点。”

“中央政府应该放弃’对抗思维'”

据陈健民向德国之声介绍,”占领中环”行动主要目标,集中在2017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选举一定要按照中央当年承诺,即按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方式来进行。

陈健民也表示该行动目前已经制定出具体的行动步骤:”首先未来几个月要和各界对话,要谈两个事情,第一为什么香港现在是一个很关键的时候?为什么民主对解决香港的管制问题很重要?第二是要解释运动的概念,特别是非暴力的公民抗命。对话后我们希望招募到支持我们的行动的市民,然后开启一个很大型的讨论会;第三步是公民授权行动,公民在商讨出来的方案中选择一个他们认为最好的。最后是向中央表达我们的意愿,那就要看北京如何反应,如果出来一个方案是不符合国际普选标准,我们就启动和平占领中环行动。 “另一位参与者戴耀廷也预见政府对该行动可能采取打压,表示”参与者要有坐牢的心理准备”。

陈健民认为目前是中央对”香港不放心”,而非香港社会有意对抗,根据以往所作调查,拥有成熟公民社会的香港市民有理性选出带领香港发展的特首,关键是中央要放弃”对抗思维”:”如果北京政府愿意给香港民主空间,对立情绪会大量消散,对抗问题根本不会存在。如果有适当的制度安排中央根本不应该忧虑。”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