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三件事让我今天不得不老调重弹。第一件事是关于“”的。两会上有官员与代表提出了处理“”的事。据报道,如果算上把子女送到海外留学定居的,中国“”已经达到相当数量。有网友恶搞说,假如这几天欧美名校宣布开家长会,要求家长必须参加的话,咱两会恐怕会因为实到人数不足而推迟召开。也有的说,如果搬到美国开,人数估计就够了。

 

第二件是某海外媒体报道了一位我一直以来比较尊重的领导人的“家事”,说他在某次会议上坦承自己没能阻止儿子经商而铸成大错,令他悔恨不已。据也许永远无法证实的消息说,中国各级官员子女经商的比例已经超过80%以上,可能正因为比例远远高于“裸官”,连两会的代表们都不敢吭声了。过去一些年,我们也看到,很多有抱负的领导人,正是因自己经商的子女而受到牵连,最终因“屁股不干净”而无所作为,结果沦为空谈,以作秀而收场。

 

第三件事是媒体大幅报道参加两会的“红二代”,大概有几十个吧,从占代表总人数的比例看,已经不低了,但如果细究的话,算不上“红二代”的大大小小官员的子女与家属进入两会的比例,可能会高到让你吃不消。

 

看了上面三件事,如果再联想到平时发生在我们生活以及媒体上的那些官二代、红二代的故事,你肯定已怒不可遏了,但如果你也期望我和你一起怒发冲冠,这次你真是打错了算盘。老杨头兼“民主小贩”自然不是浪得虚名,这得从另外一个角度插入,才能给你消气,让你舒服……

 

我先弱弱地问一句:官员的子女当官、当代表,你们冷嘲热讽;那人家去经商,也遭到你们的非议;好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于是人家出国去留学定居,结果呢,更严重了,你们又鼓噪要惩罚人家当官的父亲——我Kao,你们还要不要人家活啊?当官的又不是被剥夺了公民权利的罪犯,为啥人家的子女干这不行,干那也不行?

 

在你把愤怒转向我之前,请听我进一步解释:在世界上绝大多数文明国家,尤其是西方民主国家与地区,子承父业,老子当官儿子也做官的,比比皆是,例如美国的布什父子、克林顿夫妻,台湾的连战父子与郝柏村父子以及更多没有那么有名的。以我在西方生活的经历,我往往更倾向相信政客家庭出身的人,因为他们有经验。我要是选民,也会把选票投给他们,正如我修鞋子与修脚都会找那些三代都从事这个行业的老伙计一样。

 

说到经商,西方市场经济发达,优秀人才大多跑去做生意发财,西方政客的家属与子女经商的更是多如牛毛,如果在这方面有限制的话,估计美国除了总统,下面的“人民公仆”就都得从中国的公务员中挑选了。

 

再说“裸官”吧。我看到一些国内博客作者说西方是如何如何限制“裸官”——哥们,这就太不负责任了。西方根本就没有限制“裸官”的法律,除了总统这种最高领导的家属与子女一般不会持有外国护照,也不适宜在国外生活(主要是国家安全与生命安全考虑)之外,少数特殊行业例如国防与情报部门的家属与子女会受到限制,包括定居国外必须说明理由且经批准。至于其他的公务人员,完全不受限制。我们也看到,美国总统奥巴马同父异母的弟弟在深圳长期生活,陆克文当澳洲总理时,他的弟弟也在北京。

 

好了,在你忍不住骂我之前,让我们回到神奇的中国吧。在西方都可以做的事,到了中国为啥就引起了如此大的议论?而且大有上纲上线且越过了边界的趋势,例如为了追求好一点的教育,国内稍微有点经济能力的包括一些打工仔都开始把子女送到海外留学(之后自然希望能够留下来定居),可我的一些处长级以上的朋友却因为送子女到海外而担惊受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因为中国人民都是刁民?才使得中国官员们的“生存环境”如此恶劣?

 

嘿嘿,稍安勿躁,让我再给你讲两个故事。第一个是我1985年在上海复旦大学读书时,给当时比较出名的《杂文报》投了一篇两百字的稿件,得了六元稿费,那是我的处女作,所以记忆犹新。那篇百字短文以一位小县长的口吻这样写道:看到美国总统里根的儿子失业了的新闻,县长哈哈大笑,说资本主义的美国完蛋了,美国人都没有工作了。因为在这位县长的逻辑里,只有全县的人都失业了,才会轮到县长的儿子失业。现在美国总统的儿子都失业了,那自然是全国人民都没活干了。

 

当时确实有过这样的新闻,而且是以嘲讽美国为目的而引用的海外新闻。后来我们见过不少这样的新闻:总统的儿子无法进入最大最好的公司,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公司要求的相关才能,而是那些大公司担心总统的儿子进入后,公司的业务可能会受到“不好影响”——且不说国会(就是我们的两会)那些议员会紧紧盯住总统儿子所在的公司,全国的媒体与“刁民”也不会放过那些大公司啊。人家大公司本来安分守己可以赚到钱,结果招了你总统的儿子来,反而处处受到监视。在这种氛围下,可想而知,美国的官二代也明白了,靠父亲的关系经商,好处得不到多少,而死起来,则会更加容易,也会更难看。

 

当然,好消息是,随着中国崛起,最近情况有些变化,一些西方的跨国公司开始雇佣中国高级领导人的子女,原因是这些人在中国具有很大的“能量”,能帮他们做成生意。我想,这也应该是我们改变世界,向世界输出的价值观之一吧。

 

好,我不得不给你讲第二个故事。有一次在北京的饭局上碰到两位商人,他们说这次进京就是为了联系上某位高级领导人的弟弟,要设一个饭局。我以为这和我平常吃的饭局差不多,找几位朋友谈论一下国家大事,没想到其中一位竟然透露,这顿饭局上准备送出三千万人民币,目的只是要那位“弟弟”答应给他的公司当“顾问”。这顾问的工作嘛,不用上班,不用做任何事,只要他答应这个“头衔”就可以了。后来的事我不知道如何发展,但我知道,他们是认真的。有时作为中国人,我很憋屈,为啥我找几个人吃顿饭就会有人关注,而这些国家的敌人,却没有人去盯梢与窃听呢?

 

好吧,不扯远了。如果要继续讲故事,我相信,你比我的故事更多,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很多这样的故事,不是吗?不知不觉,这篇短文已经写了两千多字了,我答应读者两会期间的短评不超过两千字,所以,让我简单总结一下吧。

 

是的,是制度把我们的民众变成了“刁民”,是制度让我们的官员个个都是犯罪“嫌疑犯”,当官员们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与民主权的时候,民众唯一能做的就是剥夺官员们的“正当权利”。一个有民主监督与投票、实行了“阳关法案”、公权力被关进笼子,掌握公权立的人被置于媒体与公众监督之下的地方,官员子女不但可以出国,还可以经商,更可以“子承父业”,去竞选人大代表与各级官员……

 

好了,不要只会愤怒,更不要对我愤怒。我留一些结论让你们自己下,留一些问题供大家思考。希望最后官员和民众都能够懂得一个常识:没有公民的社会,只会有“刁民”;你剥夺他人的权利,你的权利也一定会被剥夺;你把公民当“刁民”,“刁民”就视你为嫌疑犯!

 

杨恒均 “路边谈话”之两会观察  2013.3.5

 

参考必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没有法治保障,官员也是“弱势群体”

 

落马的贪官也许比“民主小贩”更有能力治理国家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变成了“嫌疑犯”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变成了“嫌疑犯”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我最喜欢的旅游是同家人或者志趣相投的好友一同乘豪华游轮畅游地球。突发奇想,如果有些会议太扰民,不如把他们弄到船上,送到太平洋上的公海,或者钓鱼岛附近开哦。反正上面除了“人民”,什么都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