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支柱 | 计划生育恐慌症(zt)

计划生育恐慌症(zt)

作者:张一

   我是在计划生育的恐慌氛围中长大的。

  1983年,弟弟出生,一帮人闯进我家,从谷仓里挑了五担谷子走了。那时候年幼,也看过几部革命
电影,我以为这帮人是土匪、是日本鬼子、是国民党反动派,我想起了小英雄雨来,我想起了小兵张嘎
,我想起了两个小八路,甚至想起了邱少云与董存瑞,革命的豪情充满胸腔,我操起红缨枪(其实就是
放牛的棍子)准备保卫家园,与坏人誓死搏斗。所有的念头还在心头回响,那帮人凶狠的气场就将我吓
住了,他们语气嚣张、表情如狼似虎,令我不寒而栗,革命豪情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恐慌、惊悚。

  如果是在革命年代,我绝对成不了英雄,甚至还会成为叛徒。我惭愧啊,这种惭愧的情绪持续至今

  后来听大人说,那帮人是搞计划生育的干部。原来不是坏人啊,那么我的胆怯是情有可原的,我是
被正义之师震慑了,心里刚好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但是又听说,那帮人中间还有乡ZF请的帮闲,用现在
的话说,是临时工,我又深深地恼懊起来。

  尔后十多年,白色的标语铺天盖地。“横下一条心,二胎妇女要扎尽”;“横下一条心,扎断两条
根”(上初中学习生理卫生的时候,才知道女性输卵管是“两条根”);“通不通,三分钟,三分钟不
通就刮起龙卷风”;“儿子不在找老子,老子不在拆房子”……字里行间,透出冰冷的凶残味。每次从
这样的标语前路过时,我都不敢抬头,生怕被这样恐怖的石灰字将自己淹没。

  所谓的“龙卷风”确实狠刮了些年,我亲眼见识了“龙卷风”的威力。

  一邻居,通过数年努力,盖起了新房子,日子刚有点起色,就是因为超生,新房子被人拆得七零八
落,一家人“哀号遍野”,那些日子,晚上我经常从梦中惊醒,断断续续的凄泣声像钢丝一样刺入我的
耳朵、折磨我的神经。后来那家人像逃荒一样远离家乡,直至前几年才归乡,因为没住宿的地方,龟宿
在已经倒闭停课的村小里面,村小后来改建成敬老院,他们只得搬出来,用积蓄买了别人的老房子暂住
。他买的老房子就在自己以前的旧居旁边,不敢想象,他每天出进,看到断壁残垣满目苍夷的“老家”
,到底是怎么样个心情。

  1991年冬季,我因为患病,在镇医院住院,结果那些天天天有孕妇送进来打“催胎针”、引产等。
有次去上厕所,看到一个护工在厕所后面的土地里掩埋死婴,当时我魂都吓掉半截,幸好关键时刻念叨
伟人语录、冥想革命英雄,才摆脱阴风怒吼的困扰,晃过神来。

  现在回想起来,我很庆幸,庆幸在这样的恐慌之中能够“茁壮成长”,这可以说是奇迹。

  但这又不是奇迹,是爱国主义思想的胜利。

  计划生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项基本国策,作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当然要维护国家的政策。有
意无意之间,我树立了坚定的爱国情操,计划生育好,计划生育好,计划生育政策人民地位高,反动派
,被打倒,超生游击队夹着尾巴逃跑了——精神胜利法的威力果真是无穷的。

  在歌声中,我转眼长大,眼看达到法定年龄可以结婚了,我还是坚持晚婚,结果这一坚持,就坚持
到33岁。我33周岁才结婚,老婆29岁,结婚的时候我甚至到处打听了,想知道晚婚晚育的有没有奖励,
结果是否定的,违反计划生育有罚款,维护计划生育无奖励——应该的,应该的。

  在34周岁的时候老婆怀孕了,我又严格按照计划生育政策办理《准生证》,结果几个月下来,焦头
烂额、苦不堪言。

  因为我和老婆都在深圳打工,而且老婆的户口与我的户口不在同一地区,于是,我从深圳到老家,
再从老家到岳父家,三地轮回奔波,旅途累计上万里,其中辛酸,不言而喻。

  办理之前,我特意咨询了相关专业人士,他们告知我,办理准生证需提供双方身份证、结婚证、到
一方所在乡(镇)街计生办填一孩生育申请表,双方的村(社区)和乡镇街道计生办答具意见,提供女
方相片两张即可办理。

  2012年8月份,我委托朋友从老家乡政府领取了一张《一孩生育申请表》,然后跑到老婆户籍所在地
的村委、乡政府签字盖章,因为上班时间不由人,等这些手续办完后,已经是10月份了。11月10日,周
六,我特意带好所有证件从深圳赶往老家,计划周日赶到家,周一就往乡政府办理。结果周一赶往乡政
府,没人上班。通过熟人找到负责人的电话,说在城里,过两天回来。结果这“两天”是一个星期,在
外面打工的,谁耗得起?无奈之下,将我和老婆的户口簿、身份证、结婚照、一孩生育申请表、相片等
资料交给村妇女主任,委托她帮我办理。

  11月底,接到村干部的电话,说资料不全,必须要妇检。至于妇检这个理由是怎么来我,我无从得
知,又经多方打听,说可以在外地县级以上计生专科医院做妇检,将妇检证明寄回家也可以。赶紧带领
老婆赶赴宝安区计划生育专科医院,做了检查,打了证明,立马快递回家。

  数日后,家里接到该证明,说不行,不能办理。我懵了,不就是妇检证明么?深圳宝安区计生医院
的妇检报告单难道不行?被告知,必须要计生医院证明我老婆以前无生育史。

  政府的话一定要听,我赶紧屁颠屁颠赶往计生医院,结果遭到无情的嘲笑,计生医院的人说,医院
只能做检查,谁能证明你以前的生育史?难道高科技就能检验一切?只有当地村委、乡政府计生办知根
知底的才能证明。我说,那张一孩生育申请表上面村委、乡计生办都签了意见“该同志系初婚,无生育
史无带养”并盖了公章的呀,怎么就不行呢?医生嗤之以鼻:傻帽,别人故意刁难你看不出来呀。

  突然,想起市政府网上有民情热线,赶紧上网满怀激情地给市长信箱写信,将我的情况说明一下,
请教到底是啥原因,因为焦急,还没等网上回复就赶紧打电话咨询,民情热线的同志很热心呐,帮我到
处打听,然后给我回电话,说必须要打证明,我辩解,申请表上签了意见盖了章,还要另外打毛线的证
明呀。接线同志说,那你亲自打电话给计生局吧。(事后,我查询网站,我咨询的内容没在政府网上显
示出来。)

  按照她提供的电话,打给计生局,接电话的又告诉我一个股长的电话,赶紧给股长打电话,股长问
明情况后,说申请表上有签意见就没必要搞妇检打证明了。

  我高兴了,有上级领导的指示,心想,这应该没问题了吧。几天后,村干部给我电话,说不行,办
不了,必须要妇检。只好亲自给乡政府计生办负责人打电话,告知必须有妇检证明,且有三点:第一、
必须证明以前无生育史,第二、现在怀孕多长时间,第三、有相关单位的公章。我说医院不打这样的证
明,我老婆当地计生办打个证明可以么?他说可以。

  然后,又折腾回去,在我老婆当地打了证明,说明以前无生育史,现在怀孕多少周,并盖上村委、
乡计生办的公章,又快递回家。

  昨天,负责帮我办理准生证的村干部给我打电话,说估计又办不了,她问了很多人,说一胎准生证
必须本人回家妇检。对于她几经奔波,我实在不好意思,只好说,要是实在不行再说。

  现在,我心里还是很悬的,到底办不办得到,还真是个问题。如果一定要把我们折腾回家,想想我
老婆这个高龄孕妇,想想回家的路途那么遥远、想想一个星期都找不到负责人,茫然失措!

  心里无限郁闷呐!想我老实本分,晚婚晚育,结果到现在连个一胎准生证都办不了。

  前些天,碰到一初中同学,他早婚早育,日子过得相当滋润,大儿子已经出来打工了,两个小的一
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当得知我还没当爹时,他相当惊讶,说过两年他都要当爷爷了。惭愧啊惭愧!我
说起现在碰到的苦恼,他乐了,说,两年前他才办理结婚手续,结婚证、小孩上户、计划生育了结一次
搞定,几千块钱了事!

  你想想看,你一切按照政策来,他们找不到理由在你这里搞点费用,当然要刁难你呀!老同学语重
心长地跟我说。

  茅塞顿开呀!

  天啊,我从小对计划生育有恐慌、有阴影,所以老老实实规规矩矩严格按照计生政策晚婚晚育,结
果还是逃不出计划生育带来的恐慌。

  喉咙堵了一堆相当郁闷的老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3月19日, 6: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