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伟民律师在微博中写道:“致罗援,你在网上宣称‘内惩国贼’,这不是你的事,这是法院的职责。请你记住:‘军人不得干政’是现代文明国家军人必须遵循的基本准则!在美国,别说罗援少将,就连五星上将都不许对政治发表评论,在美国,任何军人不准当议员,更别说从政,除非退役以后”。学者吴祚来则反问道,“请罗将军解释一下,什么是国贼,如果有人将你这样的将军定性为国贼,你服不服,中国军队是和平的捍卫者,你这样激发战争狂热,不仅是国贼,还是人类公敌”!

对此,网友荒岛英男感慨说,为什么罗援的一句话,竟会招致广大网友们对其人格、人生经历以及家庭背景的不断质疑?乃至沦落到如网民所说的“被剥的一丝不挂”的地步了呢?更有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为什么先前目中无人的罗援,竟然被吓的落荒而逃不见发声了呢?看来,这只能说明罗援已经违犯了“禁止军人干政”的国际惯例,以及中共“党指挥枪”的传统原则。而且还有以军人身份,试图将那些与自己有异议的公民打成国贼之嫌,所以才会心虚无言以对;而网友们的揭发和抨击,又确实都是有真凭实据的,否则,向来牛逼烘烘的罗援岂能如此忍气吞声呢!

有趣的是,此次网友们抨击罗援,把军中另一位“鹰派人物”戴旭也牵扯进来了。因为,此前不下十个网站都报道过罗援和戴旭曾同声呼吁:“钓鱼岛开战,应该考虑轰炸东京”!仅仅因为一个岛屿的真执,便置国际法和国家形象于不顾,扬言轰炸一个国家的首都,轻浮张狂如此离谱的好战言论,是谁给了你们一个少将和一个上校这样的权力!对此,复旦大学日本问题专家冯玮教授也感慨说:“中国之大,无奇不有,出几个罗援、戴旭之类狂徒并非不可思议,尽管极端反华的日本右翼军人,也不会发出‘轰炸北京’这种举世震惊的狂言”。

“令我不可思议的是,中国的主流媒体缘何屡屡给这种狂徒狂言提供话语平台”?也有网友表示,针对罗援将军的“国贼”论,原本想和他理论探讨一番,但孤陋寡闻的我对其了解不多,通过百度一搜才知道,原来罗将军的身世是很显赫的啊。其父罗青长是原中央调查部部长,又是周恩来的左膀右臂,所以当年对越战争的前夕,他才能凭借权势把罗援从云南前线调回北京。作者正宗草民的文章说,知道了这些,草民我这个火可就更大了,罗援啊罗援,原来你竟是个临阵逃跑的胆小鬼啊!

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哪?你看看当年大清朝的八旗子弟,人家可都是一有战事就冲锋在前哪!在今天的天朝,你就是标准的八旗子弟,你怎么能够临阵逃脱,让平民百姓的子弟在战场上流血牺牲呢?更令人生气的是,凭你一个逃兵,怎么还有脸在国人面前大唱“爱国”高调哪!罗援啊,我想问你一句话,“不要脸”这三个字你知道怎么写,是什么意思吧?至于“国贼”,我的看法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一个军人临战之时,不管有啥借口,只要是临阵逃脱,都应该属于“国贼”之列。

对此,网友徽风轻柔惊呼:噢,原来还是逃兵呀!当年我们老军长李德生的儿子,那可是坚决从非参战部队主动调入参战部队的,二者一比,差距可太大了!凯迪社区网友一点五则回顾说,当年克林顿竞选总统时,就曾由于早年逃避越战兵役而饱受指责。今天,罗援将军,以及像罗援一样的“逃兵”将军们,你们能不能站出来,向你们牺牲在异国它乡的战友们真诚地道一声歉:“亲爱的战友、亲爱的兄弟、亲爱的同志,我们不应该逃跑”!

正宗草民的文章又说,罗将军振臂高呼“外捍国权、内惩国贼”,这“内惩国贼”四个字,赤裸裸的暴露出其图谋军人干政的狂妄嘴脸。任何一个正常国家,军队只有对外捍卫国家主权、抗击外敌侵略的任务,在国内只有出现重大自然灾害时承担抗险救灾的任务,绝不允许军人干涉内政。今天的中国,也理应如此!历史上咱曾有文革时军队向地方、企业派驻军管会的干政行为,那是极不正常的。后来在那一年的春夏之交,军队又有一次极不光彩的出兵干政行为。

也有评论写道,我想向罗援将军提两个问题:第一、你所谓的国贼究竟指的是哪些人?第二、你为什么不提内争人权?不知罗援将军能否直截了当回答我这两个问题?不管你回不回答,关于第一个问题,我的看法是:中国的国贼正是那些贪污腐败分子,那些欺压百姓的恶棍,以及那些不经中国人民允许,就随便出卖国土或把钱和资源大把送给外国的各级政府官员们。最大的国贼则是那些拒绝政改、企图永远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那些高喊“绝不照搬西方”的政客们。

专栏作者喻培耘的文章说,只敢空喊要打这个国家那个国家,要抵制这样那样的洋货,可是却从来不敢批评中国的制度弊病和官场腐败,不仅不关心中国人民的人权,甚至对现实的种种不公视若无睹,这类人也理应属于国贼之列。这个国家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有些人老喜欢贼喊捉贼;一个令人很愤怒的现实则是,窃国贼和卖国贼们总是把那些追求自由和公义的正直良心人士诬为汉奸或国贼。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的看法是:人权高于国权,没有人权的国权毫无价值和意义,捍卫国权的目的归根结底是为了捍卫人权。如果一个国家人权不彰,我觉得争国权也没有任何意思,争得越宽的地盘,反而让越多的人成为奴隶。因此,罗将军,我希望你以后能够把外争国权与内争人权一并提出来,你敢说出军队为了主权不惜一战,那么你敢说出军队要为中国人民的人权保驾护航吗?像你这样的身份和背景都不敢提,实在让我怀疑你所谓外争国权的诚意和动机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