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公共情人魏吉英成长历程 从做台小姐到政协委员
  

  在中国从不缺少网友的谈资,“公共情人”李薇的热度还没减,在青岛社区一篇《李薇二代,青岛最牛的公共情人魏吉英》再次将“公共情人”这个词引向高潮。
  
  魏吉英,初中文化,原是胶南琅琊台酒厂的出纳兼厂长二奶,因为东窗事发,被厂长老婆发现,怒火中烧的厂长老婆带人把魏吉英狠狠揍了一顿,腰被打断,腿被打折,但琅琊台酒厂厂长却推脱责任说魏吉英勾引他,尚未痊愈的魏吉英一怒之下,拖着伤腿打着横幅标语到青岛市委市政府请愿,又跪又躺坚持三天,终于把厂长拉下马!
  
  魏吉英为自己“伸张正义”后,离开琅琊台酒厂,由于没多少文化找不到好点儿的工作,只好到青岛有名的地下妓院胶南“百国墅”(又名白果树)当了坐台小姐。
  
  在百国墅当坐台小姐的魏吉英又结识了开发区区热电公司总经理周培军,二人一拍即合,魏吉英成为周培军的正式情妇。周培军为了和当时任青岛开发区二把手的刘建华套关系,于是周培军选择恰当的机会把魏吉英介绍给了刘建华,刘建华与魏吉英一见相悦相交甚欢如胶似漆,便帮仅有初中文化的魏吉英搞到了“注册会计师”资格证书,帮魏吉英成立瑛成会计师事务所,青岛开发区所有的大项目都交由魏吉英审计,这时期青岛开发区已经进入快速发展时期,钱也就哗哗地流入魏吉英的腰包,青岛开发区第一辆宝马车(白色SUV)是魏吉英的,并在区政府隔壁的东方花园买下了一栋别墅,二人的关系一直持续到刘建华调走,“傍官傍权”使魏吉英一跃成为青岛开发区的第一富婆。周培军也顺利荣升为青岛开发区的建设环保局局长,各得其所。
  
  刘建华调走后,年轻的姜杰任区长,区长自然负责开发区的城市建设和工程项目,在周培军的帮衬下,魏吉英又跟姜杰接结识,但因为姜杰只是区二把手,他们还不敢太张扬,当几年后区委书记迟华东调走,姜杰接任区委书记后,二人的关系有地下转为公开。
  
  这时又一情妇刘雯在姜杰面前露出锋芒,魏吉英觉得有失宠的危险,于是一面与刘雯争风吃醋,一面恼羞成怒地跟姜杰吵闹,并公开扬言要用车给姜杰撞断腿,并提出条件要挟姜杰。从此之后魏吉英成为姜杰的太上皇,姜杰对魏的所有要求(主要是经济要求)做到有求必应,可以网开一面的是,二人互不干涉各自的私生活,也就有了姜杰后来成群结队的情妇队伍的不断扩大,例如开发区人人皆知的土地奶奶柳训华,魏吉英再也没有闹过,她此时看重的是滚滚财源。
  
  拥有亿万财产的魏吉英并不满足,近些年,她又把手伸向了政坛捞取政治资本,因为她清楚姜杰不是永久的靠山,总有一天要调走,如果给自己披上政治外衣,镀上一层闪亮的金光,她的来路不明和违规所得才会安全,才会把黑钱洗白。姜杰当然求必应,先给了她冠上了区政协委员的称号,继而又戴上了市政协委员的头衔,并亲自授意宣传部的人请来记者,为魏吉英树碑立传,还加上“商界巾帼精英”的桂冠。在网上可以搜到这篇发自山东新闻网上的文章,题目:商界巾帼——记青岛市政协委员魏吉英。
  
  在众多男人中,魏吉英也有过动过真感情的,就是时任辛安办事处的书记刘希高,先与魏吉英偷情,得以顺利从办事处调任药监局局长,刘希高只是利用并无真意,但没想到魏吉英动了真情,非要跟他结婚,一时慌了手脚,便开始躲避魏吉英,魏吉英的火气和倔强劲儿上来了天不怕地不怕,拿着她怀孕的医院诊断证明跑到药监局蹲守,刘希高则以出差为由吓得不敢回单位,魏吉英更加恼怒,恨得了便宜当了局长又始乱终弃的刘希高,怒气冲冲地找到刘希高的老婆,拍出一张50万元的支票,要买断刘希高,让她退出婚姻。刘希高为此事约有半年时间没有在局里上班。
  
  魏吉瑛,现为名下经营多家企业:瑛成会计师事务所、青岛招投标代理有限公司、青岛房地产评估事务所、青岛土地评估事务所、山东宝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环境局限了选择,制度提供了导向。法治不立,就会有更多才貌双全的女性,怀揣着梦想走上和公共情人路。当阳光仅是偶尔破门而入,暗室中的权贵与裙带,仍有可供生存与膨胀的时间与空间。而我只想起保尔·艾吕雅的一句诗:“她的头在我的手中入梦,我的头在她的梦里打滚”。
  
  摘自《凯迪网络》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