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中国日益恶化的环境成为今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的热门话题。有代表认为,中国环境污染是因为政府盲目追求GDP增长。有评论认为,中国环境污染的治理恐怕难有成效。

进入2013年以来,北京雾霾天气持续不断出现。今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开幕,北京雾蒙灰暗的天空让两会代表印象深刻。

官方新华社报道说,有全国人大代表发出“经济不能再这么发展”的感叹。目前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持续被雾霾笼罩,九成地下水被污染,一点五亿亩耕地受重金属污染,显示人类赖以生存的三大要素,在中国都受到严重污染。

全国政协委员王承德呼吁,立即限制或停止地下水开采。

人大代表、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建议为污染大户建立黑色GDP排行榜,政协委员朱奕龙认为环保焦虑症的背后是多年来生态赤字的结果。

他认为,依照这样的模式发展下去,挣来的钱最终只是为医药买单。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表示,目前中国环境污染已经影响到中国人的生存问题。

“中国虽然说是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但实际上主要人口居住在东部和中部一半的国土上,除掉新疆西藏以外,污染的情况更为严重。现在各种各样的怪病,癌症和其他病特别多。有人认为,这样污染下去,不用一百年,中国人就绝种了。”

中国官方资料显示,今年全国雾霾对中国六亿人造成影响;耕地受污染情况严重,华南部分城市一半的耕地受重金属污染;全国百分之七十地表水受污染,百分之九十的地下水受到污染。

美国卡诺环境集团的水资源专家武业刚博士认为,中国的环境污染最严重的是地下水的污染。

“最近中国很大的发明是把污染的水打到地下去。这是祸害子孙祸害世界的罪恶。比地表水污染但罪恶大十倍而不止。”

武教授指出,一些中国企业,为减少环保支出,直接把污水注入地下,造成大面积地下水污染。地下水的污染难以治理,不但花费巨大,而且需要很长时间。

他表示,中国近年城市化速度加快,但缺乏长远的宏观规划,导致生活污水对地表水和地下水造成污染。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环保部部长周生贤认为,破坏环境搞经济发展是竭泽而渔。曾在环保部任职的政协委员张力军表示,中国环保最大的压力来自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的冲动,各地为拼经济不惜血本上大项目。

有人建议,中国地方政府应该主动把生态指标纳入政绩考核体系。

不过中国的刘先生认为,虽然中共十八大表示要重视环保,但中国环境污染的问题积重难返,执行起来极为困难。

“十八大之后中央把环保提到了一定的高度,但体制不围绕这个运行,而且人们观念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立法再多没有舆论的监督和执法部门的严格执法,这种情况很难解决。”

美国南卡罗莱纳州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表示,中国并非缺乏法律和规章,关键问题是中国的行政体制运作已经失效,法规难以执行。

“即使是重视了,但具体执行还有很多问题。中国不是没有法规和规章,但实施不下去。基层执法部门或者因为利益冲突,或者因为贪赃枉法,反正是执行不了。这是中国整个体制运作失效的一个表现。”

中国在2004年曾宣布以绿色GDP取代原有GDP指数,以GDP数字减去环境污染的损失数字。而依照绿色GDP的算法,中国的经济增长在过去十年接近于零。随后,中国政府不仅撤回了对绿色GDP的支持,并中止了所谓绿色GDP数据的研究和发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