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著名辩护辩律师斯伟江微博及多个博客遭到封禁,各界猜测是因为他在3月18日发出题为“(三)”的文章,文中使用“中南海执政者”语气来评论中国过去十年的成败,从而激怒了当局。此举被网民认为是两会后网络风向标,当局将重手打击网络声音。中国政府的网络言论封杀的行为再受关注。

两会召开后网络中各种封号现象仍然在不断出现,许多网民呼吁中共新任领导人要尊重民意,开放舆论。

斯伟江遭全网封杀

正当呼声此起彼伏之际周四下午著名的刑辩律师斯伟江微博帐号突然被封,在微博用户中查询“斯伟江”三个字,显示查无此人的结果。之后他的新浪、财新网、天涯、凤凰网的博客也都显示被关闭或者错误提示。

敢言引来封杀之祸

斯伟江是著名的辩护律师,曾参与过重庆打黑风潮中的李庄案的辩护和主动介入陈克贵等敏感案件,他在微博和博客中长期对敏感案件进行剖析,也揭露一些案件中地方当局的违法行为,许多人描述他办案情形是一针见血的点明案中的核心问题。他曾在李庄案的辩护词中说到“正义不在当下,但我们等得到。”这句话让许多人产生了共鸣,也成为他微博被封之后网民悼念他微博的一句话。

斯伟江所写系列文章《中南海来信(三)》是继2010年10月和2012年3月之后的第三封虚构的通信作品,三封信的内容对中国未来局势表示悲观。他在文章中写道,“你知道,经过多年的逆淘汰,体制内人才不多了。这主要是基于人治的需要,能人不是那么听话的。清廉的人,也不是那么听话忠诚的。”等言论,指出了中国官场的黑暗和腐败的根源,也间接说明当局现在还想依靠手握军队搞专制的话没有那么容易行得通了。这些观点和言论直接戳中了当局的痛处。

另外,斯伟江在本月19日还发文披露了政府部门不准其名字见报,不准上本地电视,不准在上海演讲,不能在律协担任职务等在日常生活中遭遇的打压等内容,人们认为当局对他的言论及文章极为不满,于是下令将其进行全网言论封杀。

曾受到斯伟江帮助的念斌案当事人的姐姐周四晚间在微博表示“刚回来在网上却找不到斯伟江律师的微博,斯伟江居然也会被销号,让人难以相信,一个温和的人,一直恪守法律,有担当敢说真话的人都容不下。”

本台记者周四晚间到周五下午多次致电斯伟江,但电话一直都提示无人接听,据德国之声的报道,斯伟江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关注斯伟江此次被封杀事件的丁锡奎律师周五向本台表示:我经常关注他的微博和博客,我觉得他说的(话)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我觉得这种(封号)是比较过分的,这个是言论自由的问题,你不能说随便就把人家的微博给封了。

不少人因此次事件对新政感到失望。网民们在微博纷纷表示习近平上台之后的第一轮严控舆论仅仅还只是开始。丁锡奎表示:这是释放一种信号有加紧管理的端倪,民众的行为是宪法赋予的公民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没有危害到国家安全,没有触犯到行政法规,你(当局)有什么理由去封他呢?

西安艺术家岳路平在香港《阳光时务》杂志发表的关于互联网的文章中说到“很多人在微博上看到了(批评当局言论)这种“涌现”的希望,但与此同时,“中央”正在通过GFW、服务器控制、关键词过滤等手段,对微博反腐“涌现”的节奏进行“宏观调控”。”

对于北京新领导人继续利用网络封锁对斯伟江噤声,网络工程师立里告诉本台记者:你可以看到推特上,无论有怎样的争执,哪怕是互相吵架,哪怕是对维权人士的不满意,但是在推特中,或者微博中你可以看得出他们有一个共同底线就是对网络封锁是极端的痛恨,只要提到这一点,其他的政治分歧都会消失。所以就会出现方滨兴一上微博就会被骂得狗血喷头,简直是不敢看他的评论了,现在是民心所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