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中共当局在危机深重、权斗激烈的情况下举行的第12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引发广泛关注。 3月16号,在纽约法拉盛举办了“各界人士评议中共两会座谈会”,分析“两会”的大陆政局走向。

与会人士各抒己见,称中共两会今年有了新名字,叫“二会”,足以反映民间的态度。而这个“二会”没有政治意义,人们已经不再期待。

曾经参加89民运、现在纽约做律师的项小吉指出,新任领导无法推行新举措,其中心任务还是“维稳”,但是执政能力越来越弱。对民众来讲是机会,可以不断推动社会变革。

项小吉:“对共产党体制它们自身的改变我是不抱期望。即使个别人有这个愿望,他实际上也做不了。因为利益集团的捆绑,使得他也做不到这么一步。所以还是寄希望于老百姓自身对权力意识的觉醒。不光是要维护自己的利益,维权。同时也要争取迫使共产党在权力方面的退让。”
政论作家陈破空认为两会就是利益分赃、权力分赃。

陈破空:“中共各派各系都在卡位。他们现在完全不探讨国家的方向,不探讨改革,不探讨人民的需求和国内外形势。不再要改革的中国共产党,它们的前途就是覆亡。当它们不再谈改革的时候,我想人民也不会对中共的改革寄希望。”

他分析人们对习近平有好感是基于他的父亲习仲勋,希望他也能向人民靠近。

陈破空:“但是习近平他产生权力的机制是党内,推他出来是为了摆平党内各个利益集团。我们看到这次各派各系在各个位子上都有人。而且军中支持薄熙来的人,没有一个落马的,原官原职,纹风不动。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摆出的姿态就是,要让党内的人觉得我是个好人。对这种贪官污吏的好,实际上就是对人民的背叛。”

他认为,中共内斗会继续演变,党和军队已经疏离,习难以完成整合。中共自己对自己都不抱希望。

民主墙时期就是召集人的刘青分析,共产党社会的由于严苛的控制,没有社会空间,人们忍耐到极限就会爆发,这也是苏联和东欧共产政权一夜倒台的原因。

刘青:“人类走到共产主义这个阶段,就是统治者权力最疯狂、最无耻,也是最黑暗的阶段。基本上没有社会空间。所有你不服它的,它都会往死了收拾你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忍耐的极限就会到爆发的。看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到了那个爆炸点,轰一下就塌下来了。”

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吾尔开希指出,全世界有能力促进中国变化的力量,都对中​​共的霸气很“体贴”,包括台湾国民党。而中国人生活在恐惧中感到无能为力,于是假装犬儒,假装不在乎,也教给自己的孩子不在乎,说“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他觉得需要告诉老百姓,不用那么恐惧,中国没有那么多监狱关每一个人;也要让中共党内人士知道:人们的温顺可在一夜之间改变。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指出,中共面临解体,不仅中共高层、每个人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都有选择的机会。

李天笑:“我想,就是要明确的退出中共的组织系统,跟中共划清界限。因为中国发生巨变以后,任何与中共的关系都将成为历史的耻辱,或者是一个现实的麻烦。”

座谈会由《北京之春》主编胡平主持,与会者还包括王军涛、夏明、王书君、叶宁、刘路、赵岩等。几位纽约的台湾人士也参加了座谈,包括魏碧州、孟玄、洪哲胜、张学海。国民党美东支部党员张学海曾在中国大陆与贾庆林会面。他指出,中共政权应放手,放的越多,收获的越多。

《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州认为,可以从有些呼声的修改宪法入手,拿掉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允许每个人参加任何政党,允许每个党参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