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公务宴请里的黑色幽默

作者:苗蛮子 

鲁迅老人家曾说,“幽默”既非国产,中国人也不是长于“幽默”的人民。对于这种说法,我向来觉得十分可疑。应看到,在我们这个国度,特别是当下社会,到处都充斥着“幽默”的事儿,而且颜色还是黑色的。

就拿公款吃喝这事说吧,就为我们提供了无尽的黑色幽默素材。比如最近便有这么几例:中央“八项规定”之下,地方的公务宴请转战私密会所,排场更加奢侈,农家院内竟可以洗桑拿;令人莞尔的是,在广州,部分国企老总为喝茅台,则把商标先撕下来,甚至把茅台酒倒进矿泉水瓶,活脱脱上演了一出滑稽的“掩耳盗铃”闹剧。

地方的种种公务宴请怪象,足以说明了公款吃喝的坚挺,再次见证了中央政策在地方所遭遇的“软抵抗”。相形之下,3月27日各大媒体纷纷报道的一则关于发改委“忧国忧民”的消息,则有些自欺欺人了。这则似乎在媒体那里有些“喜感”的消息说,中央禁酒令致消费低迷,全年消费增速可能放缓,并进而使经济增速出现下降,发改委表示压力山大。

发改委的担忧,不知是对公款吃喝依然繁荣的现实视而不见呢,还是在故意虚张声势,燃放“烟幕弹”以混淆视听,我们无从知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是这种担忧更多是杞人忧天,或者说是一种矫情。很显然,不管发改委愿不愿意承认,无论此前媒体报道的酒店公务宴退订潮,还是现在公务宴请转战地下,公款腐败都在那里。

在治理嘴上腐败这件事上,要说各级政府毫无作为,也着实冤枉了它们。事实上,从中央到地方,各种各样的相关禁令满天飞,相关规定也越来越细。但“言之谆谆,听之藐藐”,吃喝之风非但没有遏制,反而日趋泛滥。

原因很清楚,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禁令,不过都是些无伤大雅的花拳绣腿。其既与反腐制度建设无关,也与反腐力度加大无涉,根本无法对官员形成真正有效的威慑。官员除了“运气不好”的感叹之外,并不觉得自己是被“关在笼子里”,而公众也无法对其展开真正有效的监督——于是,整治嘴上腐败也就如同“买彩票”:个别官员被抓,只能怪自己倒霉,一不小心走了光;而公众盯上某个贪官,同样也更多的是靠一种运气。

但问题是,公款吃喝真有那么难治吗?从其他国家已有的技术经验来说,遏制公款吃喝并不难。其治理策略无非几端:一者,严格财政管理,强化预算约束,结合部门预算将消费支出具体到项目和人。应看到,现有的财政预算存在不透明、预算支出标准模糊、执行弹性空间大等漏洞,为政府部门公款吃喝提供了制度便利。

二者,推行公款吃喝阳光公示,将政府的行政成本,尤其是老百姓普遍关注的各级各部门公款吃喝的详细支出情况向全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监督。三者,实行依法治理,加大惩戒力度。对于公款吃喝财务造假之人,不仅要实行行政问责,还应以贪污罪定罪量刑,予以重典惩治,提高公款吃喝的风险成本。

显而易见,上述治理策略能否发挥实效,关键在于强化体制外的监督力量,改变一直以来依靠纪委、人大、政协等被公众讥之为“左手打右手”“同穿一条裤”的监督格局。新闻中一名福建官员说“只要不被大众媒体或老百姓抓到,上级就不会惩治我们”,正是这种监督的生动写照。很显然,唯有落实社会公众尤其是新闻媒体敢于对权力说“不”的权利,才能在最大程度上确保“阳光”普照到权力的每一个暗角。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3月29日, 10: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