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军12年,退伍后家没了,一家5口人住在从猪圈改建的危房中。30岁的杨乐,安徽阜阳市颍上县杨湖镇的一名转业军人,在接受荷兰在线电话采访时,充满了无奈与不平:“我参军这么多年,什么好处都献给国家了。”他希望能有清官为他主持公道,“偌大的中国,不会一个清官都没有的·····”

猪圈危房
在微薄上被广泛传阅的一张照片里,杨乐站在一间黑暗的房间里,背后是一堵剥离脱漆的墙面,天花板与墙的缝隙处,阳光放肆得透进屋来。这就是杨乐一家老小5口人目前居住的地方,一座屠宰场里的猪圈修起来的危房。

这也是自99年拆迁之后,杨乐一家的安置房。“一下雨,地上的积水就有一尺多深,根本无法住。”

“不想给国家添麻烦”
杨乐告诉荷兰在线记者,自己家中原有一座600多平方米的房屋。1999年,家中收到镇政府下发的一份通知,说要拆迁。但被安置到猪圈危房后,杨乐的父亲去政府跑了几趟。但当时刚成年的杨乐,正好前去服兵役,因此“也不想给队伍、给国家添麻烦”。

现在回想起来,杨乐认为当年那次拆迁是一次“强制性”拆迁,“就连回迁房都给卖了,镇上官员都从中捞了一笔”。杨乐的父亲在电话中气愤地告诉荷兰在线:“全部都是贪官,乱开发······”

08年的一场大雪中,危房倒塌,把老母亲的腿砸断了。时任颍上县杨湖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孙悦女士也到现场视察了情况,但至今“镇政府也不给解决”。

建房记
2012年7月份,杨乐退伍回家之后,便找到颍上县杨湖镇书记和房建主任,希望得到许可,能够自己建房。杨乐说,大约在10月份时,得到了当地官员的口头同意。

2012年12月,当拆房、打地基等进行了一个半月后,镇政府下了一份通知书,书记不承认当时做的口头协议。镇政府还以私自建房的名义,将杨乐告上法院,并要求杨乐向镇政府道歉,停止建房。杨乐被迫道歉后,镇政府撤销了起诉。

但杨乐认为,镇上的官员是故意陷害他,想把他安置的这块地给卖掉。“四周都已盖楼了,只剩下这一栋危房。”

荷兰在线记者于3月4日打通杨湖镇党委书记宋其明的手机电话,宋书记表示“当时在开会,而且在电话中说不清楚”。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宋其明书记挂断了电话。

微薄曝光
目前,杨乐的房屋处于停建的情况下。律师告诉他,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起诉政府,是绝对赢不了的。他多次寻找政府官员,但“他们经常不上班,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们说过两天再处理”。走投无路之下,杨乐将自己的遭遇在微薄上曝光,得到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和支持。

但在中国春节前,杨乐听到风声,说当地警察要来抓他去“劳教”,于是他逃跑了。后来,在一些网友的指导下,杨乐开始收集政府下达的有关文件。他还前往派出所要求出示逮捕他的文件,但派出所说当时是“开玩笑”,拒绝出示任何文件。城建主任、书记、镇长等也都否认有关行政文件的存在。

杨乐说,县里分管城建的部门要求杨乐把网上的帖子删掉,说“上级很重视你们家的情况,把帖子删掉,把字签了,无条件接受政府的要求,就会帮助解决问题。”

但杨乐似乎已不再信任镇政府了。他希望媒体能前来曝光此事,并于去年联系了安徽当地的《第一时间》和《帮女郎帮你忙》等节目,但并未得到记者的重视。而其他省份的媒体记者“想帮忙,但怕被跨省”。

“我希望政府能合理处理。要么重新划分安置房,要么允许我们继续建房。”杨乐说,“我希望有清官能看到我的故事,偌大的中国,不会连一个清官都没有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