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世佑 : 宪法不是玩的

捧党旗我在政法大学任教9年,很多经历都长见识,受教益。其中有一个场景倒是激发过我的思考与忧虑。我什么党派都不是,感谢执政党的厚爱,在湖南与浙江都是统战对象,做过政协委员,甚至常委,我看过“民主党派”的丰富表演,虽然它们挺单调,挺乏味。到了法大之后,学校的统战部几次邀请我出席一些座谈会,我尽量请假,有一次还是去了,原来是中共的“保先”运动即将结束,学校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与无党派人士谈学习体会。那一次,政法大学的“民主党派”让我很惊讶。平时,他们在课堂上肯定也没少讲公平、正义、民主、法治,但在那个场合,不少发言除了充分肯定校党委的英明领导,还很感谢校党委对“民主党派”的重视,还搞论证,例举政法大学的活动经费比北大、清华的活动经费都要多,他们觉得很有面子,很能开展活动,还有一位提出一个很可爱的命题:“共产党提出要保持先进性,我们要保持进步性。”据说,这个发明后来就成为北京高校“民主党派”的先进经验,幸亏当时还没有外国学者在场,他们会搞不懂,“进步性”与“先进性”不是一回事吗?有的发言也向校党委提意见,却说,以前的校领导比现在要好一些,他的亲属从美国、加拿大来探亲,学校领导会来看望,甚至安排住宿,现在却不安排了,不怎么关心了,需要改进。

当时快到中午了,我还有公务要退出,就说,你们讲的这些都很可爱,都很好,但是还不够,能不能再说点别的?如果在座各位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或者普通的老师,那么,中国政法大学的党委做了多少,还有哪些没做?我们该得到多少,还有哪些没得到,为什么没有得到?如果自己的法学专业与教师职业仅仅同个人的利益联系得太紧密,恐怕容易被人看轻,我们的学校毕竟叫做“中国政法大学”。从此,我就不再参加那样的座谈会了,觉得无趣。今天发言的时间很宝贵,我却宁愿像老红军一样喜欢回忆往事,只想说明一点,如果真要听尖锐的批评,恐怕还不能指望“民主党派”,应该到今天这样的场合来,这里才有“中国好声音”,可惜我不是习近平先生。

国栋催我报一个发言题目,我没有经过认真思考,就报了“可以玩政治,不可以玩宪法”,刚才在路上一想,就发现不通,既然可以玩政治,当然就可以玩宪法,对他们来说,政治是个大概念,玩宪法只是玩政治的一部分,他们什么都能玩,连所谓“重庆模式”都能玩出来,还唱响神州,让全世界都傻眼了,我的题目就有形式逻辑上的毛病,还来不及改,很抱歉。

年会的主题“百年律师”是个大题目,时间不够,彼此还无法展开讨论,历史学的中国近代史学科早已告别宏大叙事的时代,很多问题都有可以讨论的空间,包括刚才两位学者提到的章士钊,在我看来,这个章律师还没那么简单。章士钊为什么那么有钱(章诒和女士插话:他太有钱了),跟老毛的关系为什么那么好?可能还不仅仅是老乡关系问题。除了他,还有些人在法庭上也是正气凛然,像模像样,法庭之下就不一样了。至于沈钧儒,他曾经像战士一样同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做斗争,可一旦跟权力结盟,分了蛋糕以后,就变得比共产党还共产党。在反右之前,镇压反革命的运动就出现滥捕滥杀和逼供的现象,而且相当普遍,杀人数量还超过了毛公预定的指标,律师出身的沈钧儒却坚决支持镇压反革命,不仅做报告,还写文章,白纸黑字都在那里。反右期间,他对自己的战友、同事说话也特狠(章诒和女士插话:就是这样),值得深思。也许会有人说,他处在那样的位置,没办法,我想请教的是,为什么没办法?在我看来,都这样下去才会没办法。

律师制度在我国还不到一百年,很多事情都可以归结为对宪法、宪政的基本态度问题。政治家也好,政客也好,律师与学者也好,最缺的是对宪法的真诚,就缺宪政伦理,很多人都喜欢玩虚的,虽然相比之下,律师肯定要好一点。至于政界如何,我们先不管它,尽管政界喜欢把学者与学术扯过去,我看没必要,“十七大”、“十八大”跟我们就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不开那些会,我们也知道做教授的应该怎么上课。一旦扯上关系,反而会不知道该怎么上课了。

在学界,有一些似是而非的学术观点容易误导政治家,模糊国家的前进方向,需要澄清。我举几个例子吧。

第一个例子,如何诠释清朝垮台的原因,如何找出晚清政改与清朝完蛋的关系真相?前年,在纪念辛亥百年的时候,无论是历史学界,还是法学界或政治学界,有一种观点认为:清朝之所以垮台,就是因为晚清统治者搞了预备立宪,颁布宪法大纲,很多人趁机捣乱,就把清朝搞垮了。不光是我们大陆的学者这么说,前年6月在澳门的一个国际研讨会上作主题报告时,有位台湾前辈也这么说。我当时就提出:希望您的这个论点不要传到中南海,否则,就容易产生误导,他们会觉得,连台湾的前辈学者都说清朝就是搞政改搞宪政而垮掉了,我们还能搞吗?这就需要搞清楚清朝为什么垮掉了?恐怕不是因为它搞了预备立宪,而是因为它的预备立宪搞得不好,是清朝统治者并没有诚意搞宪政。《钦定宪法大纲》颁布之前,慈禧的基本原则就是十二个字:“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于论”,意思是说,鸡毛蒜皮的问题你们可以讨论,大权大事还得朝廷说了算,皇帝与太后说了算,不要以为后来“皇族内阁”的出台仅仅是年轻的载沣没有经验,从慈禧到载沣,他们的骨子里想的“立宪”同梁启超、张謇他们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还请注意一点,日俄战争与同盟会成立之后,如果清朝还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照样会垮掉,甚至更快,并不是清朝不该搞政改。

与晚清相比,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那个时候搞政改,搞预备立宪,同现在的环境、条件完全不一样,差别很大。至少现在没有尖锐的满汉矛盾了。当年的满族统治者就担心,政治体制一改,权力就会改到汉人那里去,汉人却总是觉得满族没有诚意,不是好东西,反正中国不是你的,你就败家乱搞。现在的民族格局显然不是这样,至少没有辫子束缚我们了。这是第一个差别。

第二个差别,现在是党、军一体,支部建在连上,很管用,不必担心什么,晚清的中国却不是这样,自从湘军出现之后,军队就逐渐被地方督抚控制着,尾大不掉。

第三个差别也很重要,晚清的中国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现在是经济强国和军事强国,充足的国力应当可以支撑起政改的自信。

还有一个差别,社会基础不同。现在的百姓绝大部分已经有饭吃,还有些钱花了,人心思稳,人心思变,就不像晚清时期人心思乱,在座各位即使想革命、想暴力,我看就不会超过10%。国家的改革开放搞了这么多年,社会经济获得重大发展,很不容易,值得珍惜,我看他们也不容易,虽然毛病很多,亟需改进,应当经常提醒领导者,不仅要擦屁股,还要尽快着手政治体制的变革,谋求国家的长治久安,至于他们听不听,是另一回事。

再说第二个例子,在理论与学术的层面,还存在不严肃,很随意的现象,还影响到《》文本的书写,既缺乏严谨,也缺乏真诚。

姑且不说1991年苏联的垮台对列宁主义的否定是何等强势,也不论常艳女士和衣俊卿先生之间的灵肉翻盘对中国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讽刺是何等生猛,至少不应该把自己还没搞清,自己也不信的东西强加于13亿人民,否则,不仅浪费时间和精力,还会添乱。比如,只要认真翻一翻邓小平的文本,就不难发现,老邓多次泄露玄机:“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37页,另见该书第63、116页)我的问题是,既然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完全搞清楚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究竟是什么,即使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他们却把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等句子写进《宪法》,还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能讨价还价,否则就得抓人,那不是瞎写、瞎坚持、瞎抓吗?还有比这更虚假、更戏弄人民的政治玩笑吗?既然连什么是马克思主义都没搞清楚,你还左一个继承,右一个发展,捧出几代教主和导师来,真是不可思议。尤其痛心的是,以马克思主义的名义办那么多党校学习班还不够,还开大会小会,经常编出很多振振有词的东西来考我们的学生,考了中学生还不够,还考大学生和研究生,甚至还考年轻的大学教师,还编出“三个至上”之类违背逻辑常识的东西,除了愚民和添乱,还有什么?老实说,我自己就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授课了。

我们国家玩了这么多年的主义与理论,还玩了很多年的历史,高喊只有什么,才能什么,已经有些玩不动了,连呼喊者自己都不怎么信了,只剩下玩宪法,拿宪法装潢门面,恐怕也不是办法。一方面,新颁《宪法》,还搞“普法日”,另一方面,不准谈政改,不准谈宪政,还把宪政当作敏感词,叶公好龙,这样很不好。当你用玩的心态对待宪法时,宪法就是一把双刃剑,既伤人,也会伤己,毕竟人民在觉悟,问题却在叠加,极权之下,问题太多,不仅贪官污吏越来越多,数额越来越大,而且还闹出薄王火并了,很多信息都暴露出权力的专横与毫无制约的危险,中国已经伤不起。不要把中国问题重庆化,重庆问题薄王化,薄王问题朋党化和娱乐化,应当充分认识到薄王事件的宪政研究价值,把宪法当真,拿出真诚的态度与行动。在我看来,至少有四件事情应该抓紧做,一是不要再把“宪政”当作敏感词,不要心虚,总是躲躲闪闪,除非你不要宪法,请你先废宪再说。宪法却像爱情,需要真诚,否则免谈;二是要认真修改《宪法》的某些明显的不实之词,不要把自己都没搞清楚得问题写进宪法,避免权宜性与随意性,确保《宪法》的权威与公信力;三是尽快落实《宪法》的许多基本条款,比如第5条,第33-41条,建立违宪审判制度,不要玩虚的;四是尽快制订预备宪政的时间表,来点真的。只有这样,宪政就有希望,宪政并非高不可攀。习总也说,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其实,宪法就是一个现成的笼子,并不需要另起炉灶,在宪法面前,任何特权都得投降。

第三个例子,无论大会还是小会,无论台上还是餐桌上,经常听到一种说法:现在还没有哪一个党派能够取代共产党。我多次坦诚地提醒对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在违宪,你以为共产党是随便可以取代的吗?如果有人拿你这话当真,就会误导别人,他们会以为是可以取代的,只是能力还不够,他们要努力,要行动,你这不是坑人吗?还有,既然不准取代共产党,那么,你说这个有什么意义?你想表达什么呢?这样说话不仅缺乏逻辑性,而且还有不厚道之嫌,要当心。我的看法是,书记和领导们这么说,我们可以退一步,谅解他们,问题是有些学者也跟着这么讲,甚至还有重点大学的法学博士和教授在课堂上这样误导和搞蠢学生,那就需要纠正。

再说一个例子,经常有人说:中国太大,很多事情不好办,办起来很难,不当家就不知当家的难处。我也常常实话实说:既然你说中国太大,不好办,你们把中国分成几个国家好了,我没意见,搞联邦制也行,人家美国就是这么干的,还干得很好,只要能把中国治好就行。还有,你说你当家的很难,如果人家觉得不难,你就不妨把选票交给人民,让那些觉得不难治理的人去试试?如果他们也不行,你不必担心,人民再把他们选下去就是,像台湾等地一样,或者通过罢免程序,及时终止他们的执政行为,总比整天抱怨要好吧?

还有人说,中国的国民素质不高,如果马上搞宪政,只会乱成一团,这种论点并不新鲜,早在晚清时期,那些拼命阻扰预备立宪的人也反复这样说。但是,请注意三点:

第一、现在还没有哪个主张宪政的人像神经病人一样,要求明天就搞宪政,你这话就缺乏针对性;

第二、你说国民素质不高,怎样才能提高呢?数十年一贯制的教育党化,而不是教育国家化,年年制造听话的木偶和鹦鹉,却不许自由思考和表达,这能提高什么国民素质呢?

第三、请问什么时候搞宪政才合适?总得有个预案,有个具体日期,不能只搞维稳,一拖到底,只在口头上自封比台湾的国民党更像孙中山革命事业的继承人,却在宪政问题上装聋作哑,遥遥无期。能不能先制订一个预备宪政的时间表,好让政府与人民一同行动,抓紧准备,搞一两个政治改革特区,积累一下经验,然后慢慢推动呢?至少可以先让全国人大批准拖了15年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顺便学一学蒋经国的经验,先开放党禁,摆出一个良好的政治姿态,与某些历史片段切割,争取政治主动再说,这些恰恰都是党版《宪法》的题中应有之义,并不是什么歪门邪道,更不是洪水猛兽。只有对害怕危险的人,这个世界总是危险的,好像到处都是敌人。你有那么重要吗?

我的发言时间到了。各位学者:爱情拒绝嫖客,宪法也需要真诚,民主不会向人民走来,人民只有自己走向民主。民权尚未成功,我们一起努力。谢谢。(郭世佑2013年3月3日在北京《律师文摘》2012年会上的发言,《律师文摘》编辑部根据录音整理,经本人审阅)

郭世佑,湖南益阳人,历史学博士,同济大学特聘教授[1],文化哲学专业博导,历史学科筹备负责人,曾任中国政法大学学位委员会副主席,通识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法律史专业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中国近代史专业博士点负责人,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委员会历史学科组召集人之一。现任同济大学特聘教授。

转摘:爱思想【郭世佑:宪法+真诚=宪政】

原文地址:宪法不是玩的作者:老邓实话实说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3月21日, 2:15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