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月16 日,約3000 新加坡民眾參加示威,抗議政府日前推出的《人口政策白皮書》,
其中主要針對白皮書的政策規劃基於從目前531 萬人增加到2030 年690 萬人的假定,
認為人口膨脹將帶來公共社會不能承擔的壓力

 

文/ 黃世澤

2月中旬,新加坡民眾示威反對國會通過《人口政策白皮書》。新加坡政府對中國移民的寬鬆政策以及中國移民定居當地後的生活表現,是引發當地民眾不滿的來源之一。

2 月16 日,新加坡芳林公園爆發自新加坡離開馬來西亞聯邦以來最大規模示威,幾千新加坡人在雨中抗議國會剛通過的《人口政策白皮書》(Population White Paper);該份《人口政策白皮書》提出從目前531 萬人增加到2030 年690 萬人的假定,並基於此規劃交通網絡、醫療和教育等等,引起當地民眾不滿,擔憂人口爆炸將為房價、交通等帶來無從負擔的壓力。規模史無前例的示威,令全世界留意到新加坡近年的移民政策。

長期留意新加坡政治的人,並不會對芳林公園的抗議感到非常意外,新加坡由人口問題引發的爭論,在2011 年總統大選,令明顯親人民行動黨候選人陳慶炎博士幾乎輸給一直以來反對移民政策的前人民行動黨國會議員陳清木醫生。在《人口政策白皮書》公布後,榜鵝東單選區補選,行動黨輸掉這個「安全選區」給反對黨工人黨。

新加坡本來行之有效的移民政策,眼下為何成為新加坡尖銳矛盾所在,甚至為新加坡政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其中,新加坡政府對中國移民的寬鬆政策以及中國移民定居當地後的生活表現,雖然不能說是2 月示威的唯一或主要針對點,但無疑是引發當地民眾不滿的來源之一。

放寬移民政策解救低生育率危機

新加坡作為一個主權國家,並無像香港特殊而複雜的歷史背景,擁有自主的人口政策,不像香港要無條件接收每日150 名單程通行證持有人到來定居,而沒有有效的否決或審批權,本來不應出現香港般糟的因新移民而引發的矛盾。只不過,一些沿用的政策,遇上中國崛起就出了狀況。

在1965 年新加坡獨立後,由於經歷過由二次大戰後到馬來西亞獨立好一段時間的動盪,因此新加坡經濟不算很好。而對於再沒有馬來西亞聯邦支援的新加坡,四處吸引外資發展工業變成維持新加坡生存的出路。由獨立開始,新加坡就開始吸納移民應付發展的需要。

雖然新加坡離開馬來西亞聯邦,但新馬之間人民素來自由往來,新加坡亦對馬來西亞公民在新加坡工作的簽證審批上採取寬鬆政策,因此新加坡並不愁缺乏廉價勞動力。但在專業人才方面,新加坡則需要由亞洲地區其他競爭對手處挖角。在1980 年代至本世紀初,新加坡看中香港和台灣這兩個競爭對手的中產階級,應港台兩地在中國影響下前景的不穩定性,故此新加坡對香港和台灣大學畢業生推出很寬鬆的移民政策,港台兩地的大學畢業生和永久居民,只要願意申請便可以得到原則上批准(Approvein principle)的永久居民身分,在抵達新加坡後便可轉成正式永久居民身分。但由於新加坡在政治和言論自由上沒有台灣和香港寬鬆,加上新加坡的熱帶氣候亦非人人承受得了,新加坡並未能由香港和台灣吸納太多專業階層。港台兩地的精英,都被美加澳紐等西方國家吸掉。

由於香港和台灣兩地人民對移民新加坡並不熱衷,加上李光耀主政期間,新加坡追求優生學的政策,集中追求精英人口,鼓勵有大學學位的人生育,不鼓勵較低學歷的基層生育,導致新加坡一直受人口增長緩慢問題困擾。新加坡政府經常推出政策催谷民眾生育,甚至設立替年青人當「媒人」的「社交發展署」之類部門,令新加坡政府某程度上成為國際的笑柄。

亦由於新加坡透過生育及向競爭對手招攬移民均未能有效加速人口增長,新加坡政府在本世紀初改變政策,放寬中國移民來新加坡的限制。新加坡一方引進中國的廉價勞工,負責駕駛巴士一類工作,減低新加坡的勞動成本。另一方面,就向中國的富人和海外留學生招手,包括推出全球投資者商業計劃(GIP)吸引擁有 5000萬坡元資金的人(如投資房地產相關事業則要兩億坡元)定居當地。而擁有良好學歷的人,往往亦很容易取得新加坡可以轉成永久居民的簽證,像 S Pass、Q Pass和 P Pass都是有大學或以上學歷,並有不錯薪水的工作就可以申請。

中國移民崛起引發的問題

中國富人和海外留學生一如新加坡政府所料,大批湧到新加坡,截至2012年為止,新加坡已經有 100萬持中國護照的移民定居。這因為新加坡護照在全球相當有優勢,新加坡是少數獲美國免簽待遇的亞洲國家之一,新加坡護照在國際上認受性遠超於中國護照。而由於新加坡亦算是英語系國家之一,以新加坡作為跳板移民到美加澳紐都相對方便。再加上新加坡本身生活水平不俗,工作機會亦不少,對希望往外跑的中國人而言,這是「進可攻,退可守」的選擇。

以往香港和台灣雖然有不少人移民過去新加坡,但除了人數比例依然較少而未讓人注意外,過往願意移民往新加坡的台灣人和香港人,往往在移民前與當地有所聯繫,例如有祖父母輩曾經在新加坡住過,或有親友現居當地,加上香港人和台灣人在飲食以至生活習慣,與當地人相當類似。像香港一樣流行吃巴基斯坦、印度咖喱,新加坡當地華人吃的福建菜式,與台灣閩南人吃的亦相類。再加上香港人和台灣人都習慣守法,亦講究衛生,因此甚少聽聞香港人和台灣人,與當地人衝突的情況。

反之,部分中國人移民新加坡,不單未有做到入鄉隨俗,甚至強勢要求當地人遷就其生活習慣,在 2011年中,有一位移民到當地的中國移民,忍受不了印度裔鄰居在家中煮咖喱,入稟法院要求向鄰居頒布「煮咖喱」禁制令。咖喱在新加坡已是不分族裔的國食,幾乎人人在家中都會煮咖喱,這樣的官司完全激怒了新加坡人,因此總統大選期間就出現「人人煮咖喱運動」,捍衛新加坡人的傳統美食。

在去年 5月,一位來自中國的富二代在新加坡市中心駕駛法拉利跑車,超速衝紅燈,導致他本人,以及一名守法的新加坡的士司機死亡,這件事再度引起新加坡人對中國移民的憤怒。而這些不尊重新加坡固有傳統的中國移民,在網上被稱為 PRCNational,經常成為新加坡網民的批判對象。

視新加坡為暫居地

新加坡政府着力吸引中國富豪和專業人士定居新加坡,他們帶來大批資金,當中不少亦涉及炒賣房地產活動。大量湧入的資金,亦令新加坡房地產升幅位處全球之冠,樓價升幅與香港相若。新加坡樓價攀升,甚至牽連組屋房價也被持續拉高,波及公共房屋供應,那就更怪不得新加坡人對人口政策如此敏感。

而中國移民雖然持新加坡護照,但往往不視自己是新加坡人,不斷嚷着退休後要返中國,或把大量的投資收益匯回中國,沒有回饋新加坡的念頭,亦令新加坡人感覺他們只是在吸新加坡的血。新加坡很多華裔都經歷過戰後馬來西亞的族群鬥爭,亦看過印尼排華的後果。他們一直很強調自己對新加坡的忠誠,華裔血統並不代表效忠中國,這是南洋的共識。

總括而言,今天新加坡移民政策搞出這樣大的問題,與新加坡政府向中國移民中門大開有關。而其中一些財大氣粗的中國移民,帶着他們在中國的陋習以及大量財富去到新加坡,卻不知收歛,亦不知何謂入鄉隨俗,甚至搞亂了新加坡的公共房屋制度。新加坡面對的問題,只是中國海外移民問題的冰山一角,如果不妥善解決,恐怕在全球其他地區,只要有大量中國移民湧入都會出現同類問題。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