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加租,瘋狂斷租……近日傳媒報道中,不乏許多被業主迫走老牌小店。報道的角度,不離店主的無奈,熟客的不捨,業主的無良,自由行的影響,等等等等。

這些當然都是對的。但,總是還有一個受害者被忽略:就是那些「舖頭貓」。

做一隻稱職的「舖頭貓」並不容易。首先不能抓爛/偷吃/咬破店中貨物。其次要有交際能力,慣見世面,一個貓頭千人摸。更有些要負起捕鼠捕蟲的責任。舖頭貓同時是公關主任與防治蟲鼠組組員,得到的報酬是兩餐。其餘員工福利,如醫療、店內住宿等,就得看店主是否有良心。

舖頭貓曾經是幾許中藥店,雜貨店的標記;小街小巷中,做的是街坊生意,店主與顧客既是商人與消費者的關係,也是鄰里與朋友。舖頭貓作為街坊之一,也是環頭環尾的一份子,走進店裡買東西的人會逗逗他,店東店員開飯會分他一點魚頭魚尾。如今,小街小巷都成為豪宅樓盤或金舖,士多、藥材舖、雜貨店變成便利店,藥房與日本城。街坊習慣了也只能到連鎖店購物。在一個只為自由行和交易設計的城市裡,既不需要社區情誼,也不需要動物的出現。於是舖頭與舖頭貓一齊消失;而貓,在這個社會中,並沒有任何勞工、法律,甚至是人情的保障。

於是我們每隔三兩日便在網路上讀到「舖頭結業,貓貓急尋領養」之類的信息。照片中的貓兒也許不甚明白:明天或月底,他便會由自食其力的員工淪為被遺棄被救濟的流浪者。他也永遠不會知道是誰害了自己:是那個加租兩倍的業主嗎﹖那個沒給他譴散費的店主嗎﹖那些見死不救的員工嗎﹖那些轉而光顧超市便利店的街坊嗎﹖那些急不及待把樓賣給政府或發展商的住客嗎﹖那些不停推銷社區重建的區議員嗎﹖那些愛把我們趕出去的豪宅保安嗎﹖大家本來不是對我很好的嗎﹖

舖頭貓命途多舛,難道不是我城搵食艱難的寫照﹖我們忙著嘆息,忙著懷緬,忙著拿智能手機去拍下小店最後風貌,忙著轉過頭照樣生活。舖頭與舖頭貓,只能淪落為集體回憶。

(圖中舖頭貓於本月底前要找到暫托或領養,有意者請聯絡:[email protected],謝謝。)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