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 | 吕嘉健:说道德过度与精神绑架

真是一篇檄文,值得阅读。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中国人,请用道德自律,别用道德自虐,更别用道德作恶!

 

说道德过度与精神绑架 / 神了旁逸斜出

2013-03-24 17:58

吕嘉健

中国人自古以来在精神方面受害最大最深的是什么呢?是被道德欺骗和压迫,至今未尝觉醒。我们对道德戒律总是有一种很天真的崇拜倾向,以为道德万能,道德重于泰山,只要反复地教育人民遵守道德,社会就会清明,人人都会成为君子,殊不知道德向来对阻止坏事的发生完全无能为力,对坏蛋的约束总是形同虚设,但是对好人的禁锢却威力无穷,道德常常异化成为一种杀人利器,专门镇压老实人。当道德滑稽地演变为文化的毒药时,它的名字就叫做“恶道”。那么什么时候道德会变成毒药呢?过度与绑架。

一、道德过度与精神绑架的阴谋与灾难

这个世界总是会有一些颜回之类的奇君子人物不世出,他们让世人敬仰,于是自然而然地就会有一些激进分子要给颜回树碑立传,把他的巨大塑像堵在村口,把车道人行道都给占了,所有人走过都得低首瑟缩,然后非常惭愧地把准备去郊游吃的猪蹄子红酒玫瑰花之类的偷偷的扔到沟渠里,连繁花锦簇春风骀荡河水汤汤的优美之处也不敢去了,乖乖的回家跪读《论语》去。艳光四射的女孩也要赶紧在薄纱春衣上罩上麻布,把泥灰抹上吹弹得破的腴脂。这一幕情境被村长和鬼算子师爷还有一个傻子书生在一旁看到了,村长灵机一动,鬼算子师爷计上心头,傻子书生激动万分,从此村里就人人都要开始天天读《纪念颜回》了。这篇文章说:“我们要像颜回先生那样,做一个绝对高尚的、绝对头脑简单的、绝对心思纯粹的、绝对忠诚咱村的好人。心中除了学习和工作,除了忠于村长和村委会,不存任何歪心杂念。我们必须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一心一意为人民,狠斗私字一闪念!干活想要工资是最大的耻辱!想要加班费就更是十恶不赦!有空就想躺在床上是最可恨的寄生虫!只吃糠,绝对不吃肉;绝对不看女孩子,即使女孩子赤裸裸地躺在你面前,也要视而不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当村里人都手捧“圣经”斗私批修的时候,正是鬼算子师爷和村长村委们修改村规侵吞公款强奸村里所有美少女的快乐时光。

这个寓言同时把“道德过度”和“精神绑架”的手段都表现出来了。过度很好理解,就是孔子说“过犹不及”的过分,超过正常值,违反常识,凡事讲绝对。绑架呢
?从学理上来说,什么叫精神绑架呢?概括如下:在你面对一件人事关系或者社会事件、行为、生活政治问题等等方面,你有自己独立的态度、观点、意见或处理方式,你容或有不同意见或同情或反对,至少是有保留意见,但是却遭遇到强势者站在道德立场的制高点,或者一种优越的精神价值观上,对你的整个精神世界——包括你的思想认识、情感态度、意识形态、思维方式和心理——施加强迫性影响,试图利用他的优势和你的弱点或者软弱、顾忌诸如此类,从而控制你的精神存在和表现姿态,扭曲你的意志,犹如劫持和绑架一般,使你不得不低头屈服,违心地服从,或者沉默。此可谓“精神绑架”。精神绑架比物质利益的绑架会更令人感到痛苦和压抑,因为这是对一个人人格、性格、尊严、价值观和自由的欺侮和蔑视,甚至是否定、强奸(如果你想找出一个例子,你就看看毛在庐山会议上如何绑架所有人的意志,去制造一个彭德怀反党集团的冤案的)。道德过度和精神绑架二者是一对双胞胎,总是一起合伙出场,过度就为了对他人施加精神绑架。

有三种绑架。打个比方吧,一种是,例如你厌恶吃肉,或者你为了减肥,于是你高调论证吃肉会使到三脂高血压飙升随时会中风,吃肉就是杀生,会泯灭爱心,是野兽,没有人性,所以你指责别人吃肉是天大的罪过。结果你的伟大论证使到和你相处的人都被你所震慑,都纷纷不敢吃肉了,至少躲着你吃,吃了也不敢承认。第二种绑架就是,你自己嗜好吃肉,但是肉总是匮乏,你为了独占所有的肉,于是你提出一种高尚的理论,认为吃肉会使人产生强烈的兽性欲望,逢女孩就强暴,目露凶光,权欲旺盛,只有吃素,你才会有善良温柔之心,性情平和,施舍广大的爱心于万物。你天天振臂高喊:吃肉是不道德的,让我们成为素食主义者!结果,凡是被你的理论压迫得羞耻之心膨胀的人,都只好跟着你一起高喊“吃肉有罪论”。虽然有时候他们饿得两眼发青光闻肉香而馋水四溢忍不住偷偷吃肉一两回,内心里还是念佛千遍,晚上辗转反侧,彻夜难安。于是,所有的肉资源都被你这坏小子独自垄断了。第三种绑架源自于道德旁观优越论,事情与你无关,但是假如你站上道德高地,你就有了置身局外豁免义务的道德优势,你可以指责守住自个儿家园的平民说:“你干吗不做雷锋不上前线不大公无私把你的一切献给祖国和人民?”指责者都站在岸上,可是全天下的人都忘记了,自己是否能够做得到,这个已经不重要了,造成绑架声势命令他人就范才是群众暴力的目的,绑架的绳子就是金子做的——
这就是以过度而且虚伪的道德绑架他人而成为独裁者的另一则经典寓言。

下面一个例子估计会使到所有人进入到一个不敢表态的难题,它涉及到某些道德过度不合人性的极端情形。话说某天我被电炉子烫了一下,伤面有半个指头那么大,火烧火燎的疼,痛彻心肝脾肺,连脚趾头都跟着不自在,一宿难眠,这时候如果你说用什么东西可以和我换取不疼痛的话,我都会答应。这时候才恍然大悟我原来做不了英雄,让我在酷刑下做“叛徒”都会的。由此想起一种道德绑架叫做“不能招供坚强不屈”。中国传统文化是不允许投降的,汉朝飞将军李广的孙子名将李陵被匈奴重重围困,力战不能脱身而被生擒活捉,卒之投降,结果一族父老子女被汉武帝屠杀,司马迁为他说情,也要被判以死刑,后用重金赎身并为了保证《史记》可以完成,才以宫刑抵过,男人变了女人忍辱负重千古怨恨。因为这个而联想起法国电影《超级女特工》,里面的法国美女特工苏菲,被纳粹党卫军脱光衣服,恐怖到直打哆嗦乳房乱颤泣不成声,尿液淅沥不能自控,又被用钳子活生生地拔掉指甲,只好招供。在执行任务出发之前,负责人皮埃尔告诉大家,如果被抓住了,就吃下氰化钾自尽,苏菲当时还嗤之以鼻扔掉发给她的氰化钾,皮埃尔于是说,那么最少也要坚持在被折磨过了48小时后才能招供,以确保组织可以转移。皮埃尔自己被捕,是在苏菲被捕之前,一直扛着,受尽残酷折磨而绝不招供,但是后来看到自己姐姐路易斯也被抓了,在他面前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才迫不得已把盟军准备在诺曼底登陆的绝密情报供出。

由此可见,善良人性是无法对抗残暴人性的。在战争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弱者,在无力对抗的情况下,投降和招供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使大多数没有参与抗敌的普通百姓,也是在屈辱和沉默下做着亡国奴,难道所有的亡国奴都是罪人?在前线奋勇作战的英雄们,不应当对不幸陷入敌手的战友之招供视为十恶不赦,你是战斗者,你就必须准备着要在战友投降后的更险恶艰难的条件下继续战斗,而不能对投降的战友仇恨入骨。你不能够把敌人的残暴、情势的残酷转嫁责任到弱者的身上,这是基于人性的常识,也是基于战争的人道主义底线。西方人是允许战败投降的,电影里所谓“48小时后招供”的约定在西方也是真实的间谍规则。这是非常符合人性化原则的“fair
play”规则(公平守则)。但是中国文化绝不准许战败者投降的道德戒律,就反而显得极其不近人性,这就是道德过度和道德绑架。我预知很多人会在传统政治教育的背景下对我的论述义愤填膺指责我是“叛徒有理论”,然而我只要追问所有人一句:你是否就肯定自己一定会是第二个赵一曼?你能不能扛住千般惨痛万般折磨?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不容含糊的死的律令。能不能?答案是很确切的:绝大多数人不能!否则你试试看!耶稣就曾经质问过要用石头打死一个妓女的群众说,如果你们当中谁认为自己是无罪的,那么你就向她扔石头吧,结果没有一个人敢于扔出手中的石头。大家都低着头一个一个地走出大门。中国文化有一个十分卑鄙的遮蔽状况:大家都掩藏着自己的软弱和不堪,却去尽情高调地谴责某人的软弱和失败。这是一个没有反思习惯却总是拿着锐利的刺刀屠戮弱者和失败者的国度,当一个中国人责备他人没有做得更好的时候,却从来不会扪心自问:我是否也没有做得到?

道德有一个底线和一个宽容,底线就是不能“积极地主动地处心积虑地做违反道德和法律的事”。而宽容则是,被暴力强奸时可以违心地越过道德底线。就好像在侵略者入侵时不能主动积极地协助敌人残害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这是伤天害理,这不是一般的违背道德问题,正如杀人就不是什么违反道德的问题而是丧尽天良人性的罪过。但是当你处于弱势,无法抗衡,你被绑架劫持,你无法面对亲人们在你面前被折磨的痛苦,你只好让步退却,这是合理的。“我们时常责怪一个人懦弱,但是懦弱有什么错呢?无论是在极权还是在暴民政治时期,与其说是人们的一项处事抉择,弗如说是一项权利。他为生活于乱世之中的人们提供安身立命之所。”(熊培云)

合理的就是合乎常识。合乎常识就是正常道德要始终坚持的铁律。道德千万不能过度,一过度了,它就成了违反它自身价值理想的“恶道”;道德千万不能绑架他人,自己做不到的不能够强迫他人做到;某些特殊的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做到,做到了才奇怪呢。当年28岁的小翁自己喜欢82岁的老杨,那是她的自由和高尚,但是不能要求其他28岁的美女都要去嫁名角;相反的,假如你认为小翁那样做得不到人道,你也不能阻止相差太多的老少配婚姻,鞋好不好,只有脚知道,不能手代替脚去思考,以手代脚,就叫绑架。绑架最大的罪错在于劫持了他人的自由,夺人自由犹如杀人父母妻儿!柳下惠搂着少女抱怀不乱是一个神话,宣传这个神话是对中国人基本人性的亵渎。这柳下惠或者是为了沽名钓誉,博取清名升官发财,或者他是同性恋还是性冷淡,或者扑入他怀里的是他的妹妹要不就是奇丑兼凶狠的娘们,始终是一个没有调查清楚的谜。即使都不是,柳下惠的做法都不能成为天下所有人的榜样!我们无数的官员现在大都是在色情面前成了贪官,他们在没有出事前都曾经被称为最优秀的人物,他们何况不能,谁又敢拍红了胸脯气壮山河地说自己道德高尚超过他们?他们敢于盗窃国家资产十亿百亿的,谁又敢大言不惭地说你能挥挥手不屑一顾两袖清风面对摆在你面前的一箱箱银钱?可见道德无力,道德无须过度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打包票。要杜绝坏事恶行,只好靠法律制裁和严密的制度管理罢了。中国的事情最坏的就在于:法律玷污了,坏人得道了,然后就用伟大道德去教训其他没有作恶的群众。既过度,又绑架。

二、谁是道德过度和精神绑架的制造者?

道德过度和精神绑架是怎样造成的呢?哈耶克说过:“人类最深重的灾难,都是由好人以最正义的名义施行的。”这个世界当然需要大家都做好人,但是你没有办法识别谁是真正的好人。有一些好人是伪善人,他们本来就是野心家,有强烈的支配世界的欲望,不幸他们非常擅长于用好人的名义贯彻自己的伟大野心并且用残暴的手段去做道德的事情。道德是赚来的名誉,却带着血腥和腐烂的气息。本来道德只是规范蠢蠢欲动的小人之心的利器,最大的讽刺却是,道德总是制约真正的好人,使他们变得越加安分守己小心翼翼委曲求全胆颤心惊,于是道德就演变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荒唐的二律背反囚笼,你不要道德不行,可是遍地过度的道德戒律,都变成为老实好人头上的紧箍咒,你一动念头就头疼,汗津津出,因为他们已经被至高无上的道德绑架了。

凡是道德对于真正彻底的坏人,没有一丝一毫的约束力,但是道德最有效的就是对好人的制约。什么叫做坏人?坏人就是最无耻最无情最无赖最狠辣最残暴的野兽,坏人讲道德,世界就开始倒霉了。换言之,坏人不讲道德还好些,因为我们可以直接看到他的丑恶和罪行。但是如果一个坏人你看不到他的坏反而全世界都崇拜他的高尚的时候(例如毛),那么说明这个坏人已经是一个千年修行不世出的恶魔高手。又假如你虽然已经看清楚了这个坏人的本质但是他总是成为了善良道德的化身,那么我们所有人都肯定要遭殃了(例如还是毛)。可怕的是我们所有人都开始被彻底绑架了,我们都无可奈何地按照这个恶魔高手的意志和他指定的道路走向死亡的绝境,我们也都开始违心地变坏,多数人能够明哲保身还算留着一些良心,眯着眼睛麻木不仁就是最大的善良了。1976年的时候,全世界的人都崇拜恩来先生,后来历史的真相慢慢浮出海面,于是我们逐渐知道了很多底细,才明白老恩早已经被他一生的克星毛绑架着做过许多违心的坏事,最终使他在精神危机的绝境下痛苦地死去。道德大师毛至少是华夏历史上最大奸大恶的魔鬼,可是他也是最杰出的伪善天师,有谁像老毛子那样倡导过最绝对的道德?没有!我们天天读夜夜背诵的语录,曾经激动过所有人的心灵,可是我们任何人都是傻子和疯子,老毛子的过度手段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了被阉割的小鸡,永远都长不大了。十亿人民一个他的思想。

这该是整个民族该负的责任,如果一个文化体系没有发展出一个良好的民主法治制度和自由公平的文明环境,则道德至上主义就一定会伴随着专制统治产生。你说中国古代谁最倡导道德至上?皇帝。但是他说的道德是对人不对己的,皇帝口口声声说的是道德,自己的行为最不遵照道德。淫人妻女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嫔三千宫娥还算是少的,享有超过六万个宫女的皇帝你还不知道呢。然而正是他们要求我们“严男女之大防”,“男女授受不亲”。皇帝说以孝治天下,然而弑父屠兄争夺皇权的正是他们。中国人都痛恨秦桧杀害了岳飞,殊不知秦桧说:“此上意耳。”是宋高宗赵构害怕岳飞打胜仗迎回高宗的父亲宋徽宗和他的哥哥宋钦宗,自己连帝位也坐不稳了,还担心岳家军强大了不听皇命,所以以莫须有的罪名杀了愚蠢的忠臣。可惜自宋以后的中国人都天天向秦桧吐口水,却没有人敢于掀翻宋高宗的龙位。你想还有谁比皇帝更高歌爱国主义的?宋高宗有爱国道德么?杀人不论罪名,这还是一般的不讲道德么?就是不讲,谁追究了?敢追究么?中国人在历史上最无能的就是没有创造出一个合理的政治制度,而居然允许一个人专制统治一个国家这样的荒唐事在几千年里反复上演,还要高喊“皇上圣明!”圣明者,道德至上也。不管是谁,只要他坐在了那个绝对君权的位置上,他一定会制造出绝对的道德律令让天下人驯服,我也不例外,假如我有机会的话。

还有谁充当了道德过度和道德绑架的帮凶呢?政治野心家,谄媚的文化人,极端道德家,还有天下众生糊涂虫。野心家要权力,为了防止他人染指,除了枪杆子里出政权,还要有笔杆子的协助,以道德高位气势凌人使人就范。名不正则言不顺而已。谄媚的文化人是窥破皇帝和野心家的需要,通过出卖文化制造道德武器为他人做嫁衣裳而同时使自己得到莫大的好处。有一类非常幼稚的道德家,眼里只有理想,偏偏没有任何管理实际工作的经验和才能,他们的人生就是永远只唱原则高调,永远只讲最理想的境界,非常缺乏常识和实践理性,他们总是走极端,绝对化,就算他们的确是清高廉洁一生的,但是他们唱高调的道德至上主义却成了杀人的利器和破坏世界正常秩序的工具,可是他们不管,只要陶醉在自己一手创造的道德美景中就有了伟大的成就感。天下众生本来永远也不打算做英雄的,所以也就基本没有了做叛徒的机会,因此众人舆论都主张以纯洁的水灌人喝下去,管你矿物质够不够水体活不活,无形中充当了狐假虎威的应声虫。一个文化体的人民如果缺乏文明常识和反思理性,就会显得很天真,既绝对相信专制者的谎言,更相信空头的道德教训可以产生最大的社会效益。总是相信人性是善良的,就是最大的道德谰言。对以往发生过的灾难不加反思的,就一次又一次地使自己陷入困境。天下糊涂虫最愚蠢的就是,自己明明也做不到的,却相信制定出来的道德高调可以使世界和平。道德一过度,就要绑架老实人无所适从,但是我们都不再追究理会了。

你一定要记住这样一个常识:道德总是制约好人,但是永远不会对坏人有效。如果你认识到这样的事实,你会觉得这个世界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惊心动魄。世人总是幼稚地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句话的幼稚性就在于,不知道还有另一面就是:“高尚才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卑鄙也是高尚者被强加的墓志铭!”当所有人都被过度的道德在精神上绑架以后,这种惯性会依靠压倒性的舆论、自我心理压力和自觉的思维模式,使任何人都逃不出卑鄙者设计的圈套,所有人都像奴隶一样的乖乖的服从,同时只会按一种极端的想法走向愚昧。

三、如何重建我们的道德和未来?

我很想郑重其事地对所有的中国人说:别再迷醉于道德的力量了!只讲道德的人或者民族,不是属于“天真幼稚园派”,便是属于“别有用心的奸邪派”,然而他们之间是很好的合作者。我知道当前中国很缺乏道德的底线和水准,然而我们的老祖宗几千年来在道德的泥淖里已经陷得够深了,可是我们从来没有很好地解决过我们的一切难题。我们中国人的确非常期待一个道德清明的和谐社会,然而求仁并不可能得到仁,在人类世界里,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可以成立。你想要满园鲜花,不是有良种就可以春色灿烂,你必须寻找沃土、清泉和和煦的阳光;你想要永久的沃土,你不能只是守护着一坡家园就可以心安理得,你必让整个世界都生态平衡;你想要艳如桃李肤若凝脂回眸一笑百媚生,你不要以为往脸上施朱敷粉向路人抛媚眼就能够迷倒众生,你须懂得天生丽质的求本之路才是正道。

道德是美好的,我始终在向往一个道德清明的纯净时代,然而它在我们的历史上究竟出现过吗?在什么时候出现过?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中国人从来总是往后怀念,以古讽今,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从古到今的中国,特别是现在,最大的道德过度和绑架就是:窃国者侯,而窃钩者诛;而诛窃钩者的大法官却是窃国者。腐败了100亿的大鳄,手握利器,剑劈饿极而偷了一块面包的冉阿让屌丝。那么其他的陪审员和旁观者要头脑清醒了:当沙威越是严峻过度,那么我们其他人就会被完全彻底的绑架。

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道德,和道德会在什么前提下才会有效,于是引导我思考,讲道德是有限制条件的,就是说,凡“道德”都是“有限道德”。至少,在一个法治的、自由而讲理性的社会,它的公民会自觉讲道德,道德前面必须加上“文明”二字作限制语,不文明的旧道德应当废除。我的观点是:道德是自律的东西,和不文明的人宣讲道德,完全无效,所以法治和制度规则必须是前提。没有法治、不讲道理、权贵横行的社会,才会以向公众宣讲道德为门面。我生活在澳洲,我基本看不到、听不到讲道德的宣传,凡不讲道德者,有法规管治他,所以讲道德一定是自律自觉的,谁要不讲,那他就开始以身试法,你跟他说大道理,已属多余。

如何重建我们的道德和未来?其实应当从常识做起,重建道德理性。首先,对以过度道德对我们精神绑架的权贵say
no,譬如说,当年我们可以在内心深处想想一个问题:假如毛泽东被日本大兵或者国民党抓住了,他会不会投降和招供呢?在清醒头脑下,你不要盲目相信非人性的不合常识的宏大的道理。简单说,就是不要被骗。然后,不要跟着人家唱红歌!在广场运动中,你一定会被绑架!唯有你的独立自主精神最可贵。第三,做一个对自己负责任的人,守法,自治,正派,文明,合作,维护你的尊严和自由,也维护其他人的尊严和自由。时时反思上述几条,做好你自己,不需要他人来说教。最重要的,是不需要他人来制约你,但是你讲道理。

真正的道德是在这样的社会里才产生效用:一个以法治、民主、平等、自由为基础的公民社会;准此,那么道德就是一种文明而正派的社会和内心秩序。守法的公民基于人的道德自我完足性,努力自觉做一个有理性、有尊严和有道德感的文明人,善良而互爱,正派而讲道理,反对一切暴力,自我管理,合作至上。而准此,才是一个有道德的好社会。一个初生儿童,在良好教育的环境下,从小学会做一个法治社会中的自律文明人。那么,无需对任何人讲道德,更不能以道德为绑架的利器,自有公共社会的规则和内心的尊严感限制着他。假如他要越轨,和他讲道德,已经是对牛弹琴了。再准此,还需要过度道德和以道德绑架人么?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1日, 9: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