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 | 连岳答婚姻中的文艺腔

转按:连岳专栏向来很热闹,虽然有质量的跟贴不多,这篇偏偏少人问津,对俺却很有醍醐灌顶之效。灵魂伴侣,可遇不可求,对谁都一样,无论是喜欢高雅还是喜欢随俗。只要不侵犯他人,每个人都有按本来样子过活的权利。无论父母对儿女,还是夫妻之间,一方存了改造另一方之心,这日子就开始难以忍受。自己活,也让人活,看来对于习惯越界的国人包括许多已成功移民的华裔,还真是件不容易理解的事。

 

http://lady.163.com/13/0409/18/8S1ORQP700264IKE.html

连岳:

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写这封信。24岁的时候,我遇见了我现在的丈夫,感觉他有幽默感,善良,脾气很好。所以两年后,我成了他的妻子。新婚都是愉快的么?新娘子都是快乐的么,我觉得我不是。筹备婚礼的时候发现了很多事情,他很孝顺,但是不考虑我的感觉,即使我在问题发生之前已经和他谈过也没有用,他的方法就是皱起眉头,说烦死了。不用说,我当然是觉得很伤心,因为我总觉得,丈夫是你可以依靠的,但是我发现不是,最后我还是直接找他的父母沟通,才解决了婚礼的很多事情。

再怎样,想到以后可以天天见到他,心里还是很快乐的。可是三个月过去了,我又错了。

去年他跳槽去了新的地方,所以他一直说自己很忙,很累,他没有时间来和我说话,他认为我所有的问题都是小题大做,他为了自己的事业,所以,他没办法,希望我不要再和他纠缠。

那么世界上只有有很多钱的男人,才可以不工作,才可以好好的和妻子相处么?

那么陈逸飞够忙了吧,怎么会有时间结第二次婚?杨振宁岁数也不小了吧,怎么会和妻子去黄山蜜月?这世上的事情,如果真心想做的话,是不会有那么多借口的。

所以我发现,我的确是和他不适合。

他在家的时候就是玩大富翁,看电视,什么烂电视都看,然后就是睡觉,然后说:“我是很内向的人!”就可以不说话了,不爱看书看报,说是会头晕。

我的爱好是经常去书店,选择我喜欢的电影,很少看电视,因为很少能有我喜欢的。对于我来说,外面的世界只是为了生存才不得不去上班的,下班后,从你喜欢的作家、喜欢的电影里,找到令你难忘和感动的碎片,那才是最有意思的。

如果我以后有女儿,我一定会告诉她,要睁大眼睛看清楚,热恋时候,他很专心的听你的话,不一定是真的和你兴趣相投,只是想尽快娶你回家,让你为他洗衣服擦皮鞋,如果你觉得他会是你灵魂的伴侣,那就很容易失望,因为善良的好脾气的他,也会因为老婆不让他看电视而大发雷霆。

我只能继续找我的灵魂伴侣,我希望有天,我可以好好的和她或者他谈,我刚看的那本书是多么的感人,这位作家十年没写书了,但是一点都没有让我失望等等。

因为我是悲观厌世的双子座,而他是现实执着的摩羯座,他是最好的饭票,但却是最沉闷无聊的人。

Roye

女人帮建议

Roye:

怎么说呢,做一张饭票——还是最好的——我觉得这样的男人已经很难得了。先别把他撕掉,或者否认得太厉害,再来想想有什么折衷的办法。我这样委屈其全说他的好话,并非因为现在的男人的素质太差,降低了标准,而是因为,能做一张好饭票的男人,在什么时代都是难得的。

我甚至觉得,一个男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成为妻子的好饭票,让她随时都可以不工作,在家玩、看书、看电影,闲得腻了,就由她出去找喜欢的工作,不在意薪水的高低。至于能不能成为你灵魂的伴侣,那得看运气,一万桩婚姻,能不能碰一个这样的男人?从金钱到智慧,从肉体到灵魂,样样都可以进入名人堂,我们不可以指望有那么好的命,不能强求命运之神,就像不要和博彩公司较劲。

他不爱说话,就当他是高仓健一样的男子,酷;巧言令色,非君子所为。

他嫌烦,可能真的很烦,一个心里烦躁的男人选择的是少说话,和女人正相反,不理他,放他独处;而且他烦心的事可能是:真是该死,得送她什么礼物才好呢……

他爱看电视,玩游戏,不爱看书看报。姐姐,你那么看不惯,我依然认为这不是什么缺点。换个角度来描述,你看书,他玩游戏,两个人呆在一起,各自干着喜欢的事情,这不就是安逸婚姻的日常情境吗?你不觉得这样很暖和吗?这个孩子一样的男人、努力工作、贪玩、不爱读书、整夜陪着你……

你的诸多不满,全是生活中可以忽略的琐事——是的,不爱读书是可以原谅的——所以,让他看电视,不要因为这个让他大发脾气。我尊重那些把灵魂看得很重的人,那些人可以跟天使对话,在与千万人一样普通的生活中,随处找到钻石。家庭妇女狄金森可以写下最伟大的英文诗,也就是说,灵魂的出口在你自己手中,而不是逼着你的丈夫承担这个额外的重责。

若要真的探讨,灵魂的出口不少于四万八千种,十年喜欢一个作家是,喜欢烂电视又何尝不是?只要能让你心态平和,暂时忘掉烦躁痛苦的一切方法,都是灵魂的出口。最让灵魂感到不舒服的就是别人要来提升自己,此时灵魂会很痛苦、很抗拒。一个妻子让丈夫看有思想的小说、有深度的电影、甚至讨论一下近来文艺思潮,控制电视与游戏等一切低俗娱乐,再没有比这个更让婚姻显得尴尬与羞耻的了。有很多壮志末酬的文艺青年爱这么做,终生乐此不疲,不要步他们的后尘,他们把婚姻与丈夫泡在半瓶醋中而不自知,反而以为那酸味,正是灵魂醉人的馨香呢。

住手吧,不要再想着教育你的丈夫,他已经很好了,你每次做出这种尝试,他的心里都在懊恼:我怎么瞎了眼……

你嫁了个不干涉你读书的饭票,而他娶了个逼他读书的凶恶女教师,是谁该喊冤呢?是谁的灵魂更需要提升呢?

祝开心。

连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11日, 8: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