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珠江论道:中国向何处去?

作者:信力建 

3月14日,在好友徐列(《南方人物周刊》主编)的引荐下,与著名策划大师王志纲先生会面,同座的还有杂文家鄢烈山等人。王志纲的大名,可能大多数人还是耳熟能详的。

王志纲其人

王志纲,1985年至1994年任新华社记者。其中,对东西部关系问题、广东和邻省政策磨擦问题、中央和地方关系问题、诸侯经济等问题,进行过深入的调查研究;与此同时,对珠江三角洲模式、温州模式、胶东模式进行过系统的总结,产生重大影响。发表《广州人经受了三次冲击波》、《中国走势采访录》、《珠江三角洲启示录》等有重大影响的作品,出版《中国走势》、《商战如战场》等5部专著。从1992年开始,王志纲介入电视领域主持拍摄多部大型电视专题片,引导出我国电视片纪实风格的新潮流。1994年下半年成为独立策划人。1995年创办王志纲工作室,任首席策划。作为工作室的灵魂人物,是工作室理论和方法的创建者,主持了诸多成功的案例,包括广东碧桂园、99昆明世博会、山东双月园、重庆龙湖花园、广东金业集团、杭州宋城集团、杭州天都城、贵州茅台集团、中体产业等策划项目。2001年主持广州星河湾、南国奥林匹克花园的”华南板块”之战在地产界引起轰动,成为业界典范。 2002年4月创办并主持“北京财智经济战略研究院”,整合城市与区域经济方面的专家,重点从事城市与区域发展战略研究与咨询工作。

起名是相当有学问的事情

王志纲先生是比较随和的,刚开始见面就与我开玩笑说:“我以为‘信力建’是一个品牌,不知道原来是名字。”大家会心一笑之后,王志纲三句不离本行,他接着说:“对我们策划来说,起名字是相当有学问的,很多地方政府、企业就要你给他们地方或企业起个名字或想一句广告语,一个名字、一句广告语就值300万以上,我真是绞尽脑汁。像后来的“碧桂园”以及他们的广告语“给你一个五星级的家”,都是我想出来的。”

中国向何处去

王志纲说,他此行来广州见几位比较知名的学者,主要是希望大家为他的新书提供一些思路。十八大、两会都开了,中国向何处去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本来他作为一名商人,做好自己的生意就是最大的贡献了。但北京的出版社找到他,希望他能够从自己独特的角度,加上体制内体制外的经历,写一本关于中国未来走向的书。他认为,目前中国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现在很多政府部门,还是用管家奴的方式来工作,已经与现实完全脱节了,才容易导致社会矛盾,这是很荒唐的。他把现状概括为:经济基础多元,意识形态混乱,上层建筑空转。

邓小平南巡是为了救自己

王志纲:目前很多经济学家跟我们的认识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因为我们当时深入到改革开放破题的第一线,整个市场经济是怎么来的我都很清楚。1984年,我就在广东,一直到1994年才离开广东。整个广东的重大事件我都参与过,包括邓小平的92南巡,南巡的过程是怎样的,来来往往的电话汇报沟通,我都在旁边。事实上,邓小平的南巡是为了救自己,因为要“批邓”嘛,他先是去上海,后来被打回来了,那个时候邓家都强烈感觉到危机感,因为改革开放遇到阻碍,呆滞不前。但邓小平得到了杨尚昆等人的支持,然后还派军队赶过来保驾护航。高层看到邓小平是铁了心要改革开放了,也就马上调转风向。

WTO让国人富裕起来

王志纲:离开体制20年以后,与各个省级干部等进行“无缝对接”,合作很多,知道各地的经济奇迹是如何产生的?什么成都崛起、西安大发展、大北京首都圈、江苏改制、昆山模式、浙江怎样从小狗经济到狮子经济,其实这些都与WTO有很大的关系。有些客户做了十几年资产才千百万,突然变成了十几二十个亿,什么造成的?就是WTO。短短十年,中国就成了“世界威胁”,是第二GDP强国,这时候就到处花钱烧钱,旧体制的复辟,然后体制一下子逆转,政府突然之间无所不能,社会主义优越性如何如何。到了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政府进退失据,一夜之间非常鲁莽和匆促地出台了四万个亿。这四万个亿,造成了大量的国进民退,官商勾结,效率低下,地主大批出现,整个改革30年的成绩一夜之间打回去了。胡温这十年的坐过山车式发展,是非常有意思的,但也是非常不科学的。

双轨制争论

王志纲:1987年我还采访了华生,当时关于双轨制的问题,争论很大。赵紫阳当时还就双轨制说过一句话:学者总希望政治家采纳他们的建议,从而流芳千古。而政治家却要为这些建议的使用,负上历史责任。当时双轨制催生了许多腐败,我问华生怎么看,华生无奈地说: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然后我又问他是怎么得出双轨制结论的?他说:他是学数学的,后来学数理经济学,他是用数学模型测算出来的。其实这也是现在经济学出现的很可怕的问题,都在搞沙盘推演,看起来很严密,但中国的经济情况和西方经济的定量化是很不一样的。中国的统计学就是很扯淡的,随时为政治服务。华生也没想到,最后竟然出现了“官倒”怪胎,一下子民怨沸腾。但在我看来,双轨制确实是不二之选,因为中国像东欧、苏联等一样搞休克疗法是不可能的。

弯道超车车毁人亡

王志纲就准备出一本新著作《中国病》(暂定名)征询我和鄢烈山的意见,鄢烈山首先从媒体人遭受各种审查困境谈了自己的看法,鼓励王志纲要出这本书。另外,鄢烈山老师还谈到当时有媒体采访他关于薄熙来的看法,鄢老师回答说“薄熙来要竞争入常非常正常,他不服气是很正常的,应该鼓励地方诸侯竞争,但他选择的民粹主义手段不合历史潮流不符合人心,但他有合理性的一面。如果中国每个人都想当总统,那就有救了。”王志纲说:“当时重庆搞‘唱红打黑’的时候有人问我是什么看法?我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弯道超车,第二句是车毁人亡。”

500家族应先有改革共识

听完王志纲和鄢烈山的谈话后,我说了几点观察和看法:

1、在目前中国没有信仰的情况下,群众自发的信仰是很重要的,并且这是建立公民社会一个基础。新教和罗马教廷不同,罗马教廷有教宗、有组织,新教随五月花号到美国之后,受到了排斥,就没有组织。在以色列犹太人金殿被毁之后,有一个重大的转变。拉比原来是个牧师,就是负责祭祀的祭师,但是在没有金殿的情况下,身份发生了重大的转变,他就成为了教师,拿着圣经和塔木德去传教,走遍天下。现在美国民间的发育,主要是靠新教。在民国时期,教会所办的学校已经跟国际接轨了,并且质量和水平都达到了一流。

2、现在的500家族既有权也有钱,这也以前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毛在世的时候,所有财产都是毛的,像朝鲜金家一样,谁敢拿都得毙掉。后来邓上台就跟其他元老瓜分了毛的财产,也就是说毛是董事长,邓是摄政王、代理董事长,邓之后的最高领导人就都只是总经理了。所以,中国的问题就是500家族的问题。如果他们没有选好合适的负责任的代理人,那有可能出现王志纲说的毁灭的情况。他们现在应该内部讨论好,他们要知道现在环境这么恶劣,贫富差距巨大,贪了权钱有什么用?逃出国外就能够免责吗?现在联合国都通过决议,你作恶犯罪贪污,无论逃到哪里都要被抓。像金家、卡扎菲这些独裁者,发生大事他们在国外的账户很快就被冻结了,这样贪污也是白贪的,逃也没法逃。所以,如果500家族有智慧,就该尽快建立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和妥协的民主机制,其实民主和宪政也是保护有钱人的。像薄熙来,被抓的时候要想着尽快请律师,让审判公正。但他在重庆一手遮天、践踏法制的时候,有想过他也会成为落水狗吗?

3、民主要从私有化开始。本身有产权,对政府就有诉求。要收税,就得让资本家去创造财富,否则税从何来?把鸡杀了,鸡蛋就没有了。杀鸡取卵的话,就会回到文革时候,也就是官不聊生。其实八九年时候,动荡的原因是官不聊生,官在妒忌。因为当官的收入很少,没有私企的收入多。现在的问题是,经济政策很可能就再次导致官不聊生,这四万亿和疯狂信贷,对老百姓进行了财富掠夺,如果再来这样的盲目投资或者盲目的城镇化,就很容易出问题了。官员的财产就很可能被掏空,现在银行存款谁最多?就是官员,他们占有了最多的社会财富。而当财富被稀释之后,就会是他们自己内部的战争。

4、与美国的关系应该重新定位。从邓小平开始的国家领导人,其实在上台之前都会访美,之后就坐稳江山。每一位领导人临近上台“转正”时,都会先访美,去拜码头。但现在主流媒体还在宣传美国是敌对势力,忽悠老百姓反美,但领导层内部并不认同,很简单的表现就是100多万的裸官大都把家人送到美国去,生活或者读书,他们从心里是认同美国的价值观的。假如这种情况在古代,就相当于把儿女家人都当成“人质”压在别的国家了,并且还有近2万亿的债务借给美国,与美国的贸易额也是最大的,这个政府怎么看都不像是“反美”的。既然事实是这样的,为什么还要宣传反美呢?所以,政府应该跟人民说清楚美国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

大多数人对习李新政还抱有期待

在座的还有人认为,现在大家对习李还是有期待的,尽管现在政治精英、商业精英、知识精英或多或少都有基本的民主意识,但大家都知道推行民主是件挺危难的事情,所以他们还是希望出现明君。毛泽东开创了一个时代,邓小平开创了一个时代,习能不能也开创一个时代呢?是大家关注的问题。无论是江还是胡其实都是过渡人物,大家更多的是把希望放在习身上。习能为中国带来什么?即使他也将面临不小的挑战,这个集各种权力于一身的最高领导人物如果能选择一个好的路子,那中国很可能平稳过渡,但如果他还是个过渡人物的话,那就有崩盘的危险。中国的三大精英占不到10%的人,但他们是决定中国未来走向的一群关键人物。同时,他们都有对革命很深的恐惧感,并且对民主也有恐惧感,他们认为民主将剥夺他们的权利,即使民主是个目标,但短期内实行很可能给他们带来损失。所以,大家才寄托明君出现,带领大家平稳走向民主,这是最好的结局。

在中国最不安定的是官员

在座还有人提到,中央党校曾经做过一个调查,90%以上的官员希望改革。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现在最不安定的是这群官员,他们没有安全感。他们在这样的体制下,按照党章宪法,官员应该是穷人,是无产者,不应该享乐在前。但权力这么有诱惑力,使他们轻而易举地获取大量财富,但他们拿着财富有什么用呢?他们不能光明正大地用,活着很没安全感没意思。所以他们希望法律能够规定他们获取的这些财富成为正当的,他们也清楚民主价值是最可贵的,而他们的价值观也是普世价值的,不然不会把子女送去西方,包括薄熙来。这么多年来,精英结构是有共识的,这个共识就是普世价值。所以说“五不搞”只不过是宣传手段,他们心里非常明白的。

酒逢知己千杯少,不知不觉席间谈话近三个小时,谈得非常尽兴。王志纲先生知识渊博、阅历丰富、见识过人,王志纲品牌得以在策划界首屈一指绝非偶然。王志纲说他现在主要在搞花钱不挣钱的东西,就是办战略思想库,我说我也办了一个信孚研究院,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有很多接近的想法的。我们最后约定,各自成立和主办“饭局”,他是北京饭局的总张罗人,我是广州饭局的总张罗人,不图经世致用,只图酣畅淋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28日, 11: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