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马永田:麻雀 行动第二轮启动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 访,启动了第二轮的麻雀行动。我们从现在开始连载她的联合国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这里是连载的第一部分之3。

【公民社会】
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 的麻雀行动。我们从现在开始连载她的联合国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一部分。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4月22日

在联合国抗议40天。我算了一下,到联合国抗议访民一共15人,能够每天都坚持的9人,为了生存其 他访民无法保证每天到广场抗议,一有时间他们顾不上休息就来这里抗议,今天我们来了11人,条幅全部展开,把整个广场全部占领声势浩荡, 这真是中国在联合国的一道亮丽的风景,也是中国行政、司法双重腐败展示在国际社会的一面镜子,同时反映出中国民众对公平、正义的追求是坚 定的,没有任何压力能够阻止,抗议只是一种手段,在遵守美国法律的情况下我们将进一步采取其它方式进行抗议,这也是被逼无奈一种做法。

我记得我第一次被控访,是2006年9月30日开始的,那一天下午4点多钟,我接孩子放学回家,孩子在前面和小朋友跑着玩,我在后面 紧着跟让他们慢一点,就感觉后面有人在说就是这个,我回头一看一伙人像我急匆匆地走来,我只认识其中一位是南关区法院行政庭的副厅长江 方,到了我跟前,江方介绍刘岩是法院的副院长,我问你们找我啥事,刘岩说:“法院对你的案件很重视,让我们找你了解情况,从今天开始法院 人和车24小时和你在一起,你回家我在楼下等,你出门我们开车送你,你的案子我们慢慢研究”。我说我要去北京上访,留言说:“你不能去北 京”,我问为什么不能去北京,刘岩告诉我,他们就是阻止我去北京的,我说你们不让我去北京可以,把我被你们法院抢去的财产还给我,刘岩 说:“这些我们做不了主,我们的任务是看着你不去北京”,我急了就问他,你们把我的财产已经抢光了,为什么还要限制我人身自由,刘岩说: “这是上面给我们下的任务,我们必须执行”,当时我很生气,告诉他们你们的做法我不接受,我也不会配合。实际他们已经找我两天,在那蹲守 我一天了。

第二天我很早起床带孩子到一位老中医那去给孩子看病,南关区法院的人已经在我下车的路口等我,当时我和他谈,你们这样看着我,知道的 是你们违法控访不知道的还说不定怎么想我,我们的邻居议论纷纷,我丈夫受不了这,已经和我谈,要和我离婚,你们不撤,就让你们院长和我 谈,抢我的财产怎么办,院长不出面。在当天下午,我丈夫和我因他们看守邻居议论吵架,我身无分文带着重病的孩子离家出走,南关法院四个人 我走到那他们跟到那,我没地方去只好到公园去,天黑了看守向法院领导汇报,说院长要和我谈我案子的事,开车把我接到法院,结果院长没看 见,是两位副院长和我说他们院长刚上任凭什么见我,我说在其位谋其政,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虽然刚来南关区法院有什么事只有他承担你们 两位副院长没那个资格。孩子一下午没吃饭饿的直哭,我身无分文没钱给孩子买吃的,我领着孩子到我哥哥家去住,他们不撤岗,一天两班倒,把 车就停在家门口24小时看守,我没办法哥哥给我点钱半夜带着孩子跳墙逃走。南关区法院全体出动,火车站去一伙人拦截,一伙人开车往公主岭 追,一伙坐火车往北京追,长春火车站、北京火车站24小时看守,我坐火车半路下车,再转乘汽车进京,他们没有截到。

到了北京第三天,我一早带着孩子出去,南关区法院已经安排十几个人设好包围圈,把我和孩子强行带到车上,拉到法院的驻京办,值班的是 长春市中级法院的杨绍强,我和他谈,我要财产执行法院判决,杨绍强做不了主,带我去长春市政府驻京办找秘书长,秘书长在玩麻将不见我,在 这之后领导我见不着,问题没人管,强行将我和孩子押回长春市南关区法院,我要回家不让,我去找院长,院长第一句话问我你到北京去北京给你 解决问题了?我说我去北京是你们逼的,我不去你给我解决问题了吗?院长说你爱到那告就到哪告吧。党代会开完后才允许我带着孩子回家。

他们为什么一到敏感时期就控访,他们害怕我蒙冤多年情绪失控在北京搞出点什么事,引起中外媒体关注揭穿他们丑陋的嘴脸,土匪的行为。 他们躲在法治中国这块遮羞布后面不敢向世人展露。我是一名受害者,对他们无辜的迫害,不但没有屈服,在我的内心使我更加反抗和愤怒,我要 我的尊严,我要我的权利,我要我的财产。


2013年4月22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4月23日

联合国抗议41天。老天不作美,今天下雨,风也很大,我没去联合国。在家休息。一个人在家非常寂寞,只有找一些活干,到中介登记看看 能不找到小时工,打算晚上回来或周六周日去做工,我要坚持抗议,也要生存,没办法耐心等待吧。

南关区法院第二次控访我,是2006年冬天,在长春市召开东亚会,南关区法院赵伟给我打电话说给我报销从北京回来的车票,我没多想, 就去了,副院长吴晓波和我谈,吴晓波说:“你的案子院里很重视,你就不要告了,这几天我们研究研究”,我说不用研究,你们先把抢我的货先 给我,我的孩子有病没钱治,我把货买了给孩子治病。吴晓波说:“这个先不忙”,我说你们不忙我忙啊,我的孩子有病你们看着我时侯也都看见 了,货是我的财产你们应该给我,你们不给我是不是分了高福利了?吴晓波不正面回答我接着说:“你知道东亚会在长春开从今天开始24小时看 着你”。我说你们怎么一有啥会就看着我,我这些年有没有违法的地方,上派出所去一趟上还是办身份证,你们抢我财产一个工厂没了,你们欺负 人怎么还没完没了,是你们干一些违法的事,我召你们了还是惹你们了,就在这时蒋丽萍(强拆我家的法官)等人进来六七个,说话非常强硬,就 看着你怎么地。我说看着就不行,因为你们看着,我已经离婚了,今天你们要看着我,胡锦涛开幕式来我就截车,你们不让人活了,我边说边往外 走,蒋丽萍拽着我,我一看见她我是更加来气,我出了法院打个出租就跑,他们在后边就追,司机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告诉司机,我家的遭遇,司 机很同情我,开得特别快把他们甩掉。我不敢回到住处,中途换成出租车,到亲属家,南关区法院利用电话定位还是找到我了。我被他们监控到东 亚会结束。

老百姓合法,永远斗不过违法的官吏,在法治中国邪恶能够战胜正义,在法治中国老百姓就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马永田
2013年4月23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4月24日

联合国抗议42天。今天在联合国小广场有拍电影的,拍电影的工作人员也到我们的展位参观,有一位工作人员会说中国话和我们聊了起来, 并给其他人做翻译,他们问我中国没有法律约束这种行为吗?我告诉他,有法律约束,但这些违法者倚仗自己手中权力不执行法律,在中国权力就 是法律,当权者不依法办事,老百姓要依法控告,我们十几年无法要回自己的财产。老外都想不通,最后临别时祝我们好运、祝我们成功。

南关区法院第三次控访07年3月,我这一次是正月初五提前出发去北京,大概是正月初十左右南关区法院副院长刘岩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 里,我告诉他我在北京,刘岩问我什么时间走的,我告诉他我是正月初五走的,虽然他们知道我不在家,南关区法院还是派人派车24小时看着我 的住处,不许漏岗半夜有领导检查。

我在北京到人大免费信箱去邮信,被北京警察搜查到,是上访的,送到马家楼,被长春市驻京办接回,送进驻京办的黑监狱,黑监狱是在北京 菜户营子桥西,润滑宾馆院内二楼,一楼是关访民的黑监狱,二楼是接访的住。黑监狱是防盗门上锁,窗户是防盗窗户,黑监狱两个房间,一个房 间一个用木头做的通铺,不分男女,没有铺盖,一顿饭是两个馒头,一帮人一碗大白菜拌咸盐,北京三月份天还很冷我们住的黑监狱没有取暖设 备,睡到半夜就被冻醒,没办法就满地跑,一关就是三天三夜,每天都有接访的到黑监狱探视,看我们有何动静,第四天值班接访的姓从,来看我 们,我说被你们关在这还不如监狱,监狱都比这强,快把人折磨死了,姓从的问我你想怎么死,我说,你们这也只能上吊死,姓从的说你死一个我 看看,我说没问题,你敢看我就干死,我把围脖载下来,挂到防盗门上刚一吊上,他害怕将我托住,二楼接访的全下来,开始对我怒斥,当天晚上 把我们几十人押回当地,到了长春市我是南关区法院接站,一直把我控制到两会结束。

当地这种做法,所起的作用使我更加愤怒,违法的在铁门外边耀武扬威,被害的老百姓被关在铁门里边受折磨,这是黑白颠倒、天理难容。非 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是法律失衡、秩序失序的具体表现。谁是社会不稳定因素,是这些当权者,一贯违法行为合法化。

马永田
2013年4月24日
电话:6262832175

2013年4月25日, 12:00 上午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