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央电视台两个月前播的有关藏人自焚的官方宣传片中,其中多位被连坐的藏人是被微信、QQ、电话等出卖的。以上为截图。

北京为何特派工作组检查僧人手机?

文/

几天前,RFA报道北京特派手机技术专家特别小组,38日起对拉萨哲蚌寺、色拉寺、大昭寺、小昭寺、甘丹寺所有僧人的手机进行检查,拉萨其他寺院在未来几个月也会被依次检查。凡发现僧人手机内存有“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或图片,将被采取措施甚至拘捕之。
这就是说,到目前,从北京来的手机检查工作组,仍在拉萨逐寺检查僧人们的手机。照此看来,这种地毯式的检查方式,几无僧人能侥幸躲过。
如此大动干戈,仅仅是检查僧人手机内是否存有“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或图片吗?我在推特上转发了这个消息,并将我的疑问和盘托出,很快就有了反馈。
一位网友说:“只怕手机检查工作组的任务是包括但不限于检查几张图片吧,查不出问题,也能设置个后门程序,如果仅仅是为了几张图片,他们网络封杀就已经足够了,犯得上费这么大劲?”
一位网友说:“应该不是当面检查,很可能检查后,在部分手机中加料(如装间谍软件等),尤其是安卓用户。这对于那些不熟悉手机安全的人很危险。”
当然不会是当面检查。据报道,手机检查工作组在每个寺院收集全部手机,集中检查四五天,而这绝不会当僧人面进行检查的。并且,往往工作组行动时,一起出动的会有全副武装的军警。通常僧人就一两间僧舍,查个底朝天又不是没有过,20083月以后就经常这么干。
我还问了,检查手机是不是出于恐吓的目的?
一位网友说:“除了恐吓以外,更有可能是为下一步棋做准备,就是在某些地方的手机必须注册过的才可以联网。”
315日,中国官媒中新网有篇报道称:“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报告当中的一组数据显示,66.9%的智能手机移动应用(APP)在抓取用户隐私数据,其中通话记录、短信记录、通讯录是隐私信息泄露的三个高危地带。报告称高达34.5%的移动应用有‘隐私越轨’行为,即在与APP本身功能毫不相干的情况下,获取智能手机用户的敏感个人信息……其中包括通讯录、通话记录、位置信息、短信内容等非常私密的个人信息。”
一旦智能手机被安装了手机应用软件,不但通话记录、短信记录、读取联系人号码等个人隐私被监控,而且即便是及时删掉通话记录和短信内容也无效,正如报道所说:“APP的读取行为,就相当于抄写,先把你的内容读取抄写,等到联网时候再上传到服务器上,删除手机内的这些信息并没有起到保护隐私的作用。”
总而言之,依凭国家权力针对某些地方的某些人群,统一收集手机,既为了检查又可以恐吓,更危险的是,可能会给每个手机安装手机应用软件,从而收集用户信息,使得用户的隐私信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泄密,如此一种布撒天罗地网的方式,等于是让每个人随身携带的手机都变成了监控自身的警察。
这之前,制作的关于藏人自焚的官方宣传片中,被捕被判重刑的藏人多是因为通过QQ和微信发送自焚藏人的信息,被当局掌握,进而遭到“严厉打击”。而QQ和微信,无论是通过电脑还是手机使用,早被发现实际上就是国家安全部门的“后门”。
多年前就有人这么形容:“藏人的恐惧用手就可以感触到”。现在,手机成了恐惧的化身,只要用手触及,就可能惹祸遭殃,这显然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以国家手段借流氓软件来进一步扼制藏人。
2013/3/16
(本文为RFA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