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庞大的、成本高的维稳队伍

山南地区商务局驻村工作队在多却村。(图片转自西藏创先争优强基惠民活动办网站
林芝地区江色寺驻寺民警。(图片转自西藏创先争优强基惠民活动办网站
驻村工作队与驻寺工作组逐户逐人、逐寺逐僧,在西藏自治区建立的“民情档案”,撒下的天罗地网。(图片转自西藏创先争优强基惠民活动办网站

庞大的、成本高的维稳队伍

文/

去年北京开“两会”,南方周末采访了时任西藏自治区人大主任的向巴平措和主席白玛赤林,在被问及村级工作组与维稳的关系时,向巴平措说:“2012年整个自治区的5000多个行政村,都派了驻村工作组……驻村干部一年一换,三年之内,全区将有2万多干部驻村。”当然他补充说:“这个不完全是为了维稳,主要还是帮助他们发展经济。”

说“不完全是为了维稳”这是假话。去年10月的总结报告称:“西藏自治区各级驻村工作队始终把维护社会稳定工作作为驻村工作的重要内容来抓”,为此建立了“县、乡、村、组、户五级维稳信息互通机制、安全防范机制、纠纷调处机制”,以“构建村村是堡垒、人人是哨兵的乡村防控体系”。

具体来说,西藏自治区从2011年10月起,由各个单位抽人组织5453个驻村工作队,覆盖全区所有行政村;同时还向全区1700多座寺院下派驻寺工作组。仅那曲地区聂荣县,一个不过3万人的牧区,下派的就有86个驻村工作队、6个驻寺工作组和10个驻乡工作组。去年12月,党的汉藏官员们在布达拉宫广场,向高举红旗、敲打锣鼓的第二批驻村工作队,发出了继续维稳的指示。

有必要摘录当局的总结报告,可大概了解驻村工作队一年来的维稳情况。如自治区驻山南地区各级驻村工作队,“共组织召开揭批达赖集团专题会议3866次,帮扶帮教重点人员1856次,深入寺庙与僧尼谈心谈话1886次”,且“组建‘护村队’1080个,建立健全维稳措施3346项,编织严密的维稳防控网”。又如自治区驻昌都地区各级驻村工作队,“组织召开揭批达赖专题会议7107次……开展重点人员帮扶8369次,深入宗教场所3234次、与僧尼谈心谈话5608次,协助村居做好重点领域、人员管控工作10971人次,妥善解决群众上访1279件、群体事件1321件”。这些数以千计的数字显然惊人。

除西藏自治区各单位向“六地一市”(即山南地区、日喀则地区、林芝地区、昌都地区、那曲地区、阿里地区和拉萨市)派驻村工作队、驻寺工作组,公安部公安边防总队、武警西藏总队、西藏公安消防总队等军警单位,也下派驻村工作队、驻寺工作组,联合维稳。除召开揭批会、与僧尼谈话,更重要的一项其实是建立所谓的“民情档案”,逐户逐人,逐寺逐僧,人人都被记录在册,确实是实现了当局声称的“三无”,即“没有盲区、没有缝隙、没有空白点”。也就是说,完全依靠国家机器,将藏人监控到了每一村、每一寺。

如此深入、持久的维稳,其成本之高是无法估算的。除其他不论,每个驻村工作队、每个驻寺工作组的成员,除工资、福利、财政补贴外,还兼得奖金和单位补助。为了让他们在穷乡僻壤呆得住,不但猛给钱,还有将来升迁的许诺,以至于被藏人们戏谑“驻村一年即可买房或买车”,“驻村有来头,维稳是口号,挣钱是目的”。虽然对于这些成员来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建立了“民情档案”之后,念报念文件成了工作常态,余下的时光既百无聊赖也花絮多多。然而,对于各地村民和僧尼们来说,他们的存在即是最大的阴影。

在西藏自治区建立这一维稳模式的是2011年调任区党委书记的前河北省省长陈全国,而他在河北省就搞过一万五千名的“干部下乡运动”,维稳同样是其主要目的。媒体人北风曾在推特上评论:“河北派干部驻村,这是维稳政治的显性化,也说明统治及转型进入最后比拼资源的阶段。维稳政治再极端一些,就只剩军管一途了……”

2013/3/12

(本文为RFA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南方周末:【高端访谈】西藏两万干部将下派驻村——专访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向巴平措、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http://www.infzm.com/content/73602

西藏创先争优强基惠民活动办:坚持不懈抓维稳——实现了西藏自治区党委确定的“三不出”目标http://www.vtibet.cn/zhuanti/2012-10/25/cms313614article.shtml

驻村所感-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地方领导留言板 http://liuyan.people.com.cn/viewthread.php?tid=1619761&extra=page%3D1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6日, 9:1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