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年年呼唤:11世班禅喇嘛,在哪里?

今天,2013年4月25日,是11世班禅喇嘛24岁的生日,本应该是值得庆祝的华诞,但是,早在1995年,他年仅6岁时,就被中国政府秘密劫持了。从此他被称为“全球最年幼的政治犯”,在漫长的十八个无人知晓其下落的年月里受到世界的关注。
 
他本是按照藏传佛教的传统和仪轨,由尊者达赖喇嘛认证的11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1995年5月17日,在尊者达赖喇嘛宣布他为十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之后的第三天,这个出生于藏北羌塘草原(今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嘉黎县)的儿童,被中国政府从他的家中带走,被永久监禁在无人知道的地方。整整十八年,国际社会及人权组织多次向中国政府要求释放或探视根敦•确吉尼玛,都被绑架他的政权以各种借口拒绝。
 

十八年来,流亡海外的藏人和许多国家的人们,举着根敦•确吉尼玛唯一一张公诸于世的照片,要求中共政府还他自由。然而,已经年满24岁的11世班禅喇嘛,至今还不能回到他的主寺——扎什伦布,至今还不能与亲人团聚,至今还不能回到他的信众当中。藏传佛教格鲁派第二大领袖,藏北羌塘草原一户普通人家的孩子,一个活生生的人,整整十八年,就这么公然地、无声无息地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而世界却似乎一直都莫可奈何!

曾有传言说他已在如同人间蒸发的囚禁中病故, 可我们无法确定这个传言真实与否,惟有揪心的痛楚与无比的思念……

而最近传出的消息是,他的父母及其他亲属被软禁在那曲地区嘉黎县的家中,有大批警察全天监控,不允许与任何人随意见面。当需要购买生活用品时,警察会代办;需要看病时,当局专派医生到家中诊断,不允许外出。
 
据透露,班禅喇嘛的母亲曾哭诉说:“世界所有的母亲中,唯有自己才是最为悲哀和伤心的母亲,因为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连自己儿子的死活都无法获知。”

据报道,11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于1989年4月25日出生于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嘉黎县,父亲名叫贡确平措,母亲名叫德庆曲珍,他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无论如何,今天是11世班禅喇嘛24岁的生日。在漫长的失踪岁月里,他从一个儿童的年纪长到了一个青年的年纪,然而我们却不知他身在何处,甚至不知道他的生死,这对于遍及多卫康藏地以及境外藏地所有虔信他的藏人而言,可谓哀莫大焉!
 
我曾在1995年和2005年,写过关于班禅喇嘛的两首诗。一首写于1995年12月的一天,当天我原来的单位——西藏文联召开大会传达有关新班禅被党确立的文件,于是我当场写下这首诗。一首写于2005年10月的一天,刚读完BBC前记者、作家伊莎贝·希尔顿(Isabel Hilton)著述的《寻找班禅喇嘛》一书,于是写下这首诗。这两首诗被 A.E.Clark 先生译为英文。在这里一并贴出,以示对11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的深深怀念。
 
    十二月
 
    1、
    听哪,大谎就要弥天
    林中的小鸟就要落下两只
    他说:西藏,西藏,正在幸福
 
    愤怒的女孩不节食
    遍地的袈裟也在变色
    他们说:为了保住这条命
 
    但那一个,啊!
    滚烫的血液,滚烫的血液
    谁在来世放声恸哭?
 
    2、
    乌云!崩溃!
    这是我此刻的幻象
 
    我也知道,此刻沉默
    就永远沉默
 
    千万张拉长的脸啊
    请敞开心扉
 
    那颜色尤为绛红的人
    牺牲一次
 
    因为生命之树常青
    灵魂,就是灵魂
 
    3、
    更大的挫折!
    万木从未有过的凋零
    小人物噤若寒蝉
 
    那样合拢的双手
    却被生生斩断
    要填满鹰犬的胃
 
    啊,一串无形的念珠
    谁有资格,从肮脏的
    尘世,毅然拾起?
 
    1995-12,拉萨
 
    班禅喇嘛
 
    如果时间可以抹煞谎言,
    十年是否足够?
    一个儿童长成聪颖少年,
    却像一只鹦鹉,喃喃学舌,
    那是乞求主子欢心的说辞!
 
    另一个儿童,他在哪里?
    他手腕上与生俱来的伤痕,
    是他的前世,在更早的十年
    在北京某个暗无天日的牢房,
    被一付手铐,紧紧地捆缚。
    而今,渺无音讯的儿童,
    是否已经遍体鳞伤?!
 
    如果黑暗有九重,
    他和他,身陷的是第几重?
    如果光明有九重,
    他和他,神往的是第几重?
    也许就在黑暗与光明的每一重
    他在身陷着,他在神往着……
 
    贡觉松!如此颠倒的人世间,
    怎样的无常之苦,
    竟在班禅喇嘛的身上轮回示现!
 
    (贡觉松:佛法僧三宝)
    2005-10-12,北京

December

1.
“Hear ye!” The big lie shall blot the sky,
Two sparrows in the wood shall fall.
“Tibet,” he says, “Tibet is fine and flourishing!”

The furious girl will not bite her tongue.
Everywhere the monastic robe has lost its color.
They say: It’s to save our skin.

But that one, oh,
The steaming blood poured out, the hot blood!
In the next life, who will grieve for him?

2.
Storm clouds! Doom!
In my mind’s eye I see.

I know if I don’t speak now
I’ll be silent forever.

Sullen millions,
Lift up your hearts.

He was sacrificed once,
That man of deep red hue.

But as the tree of life is evergreen,
A soul is always a soul.

3.
A worse defeat!
Thouands of trees, blighted as never before.
The little folk are quiet as a cricket in the cold.

The pair of praying hands
Was chopped off
To cram the bellies of kites and curs.

Oh, that rosary unseen,
Who is worthy with a firm hand
To pick it up from the slime of this world?

December 1995, Lhasa

The Panchen Lama

If time can cover up a lie,
Is ten years enough?
A child matures into a clever youth,
But like a parrot, mumbles by rote
The phrases that will please his masters.

The other child, where is he?
The scar-like birthmark on his wrist recalls
His previous life, before, when for ten years
He sat trussed with tight handcuffs
In some Beijing cell no ray of light could reach.
What bruises mar him now,
The child no one hears from?

If there are nine levels to the darkness,
At which one are they trapped – he, and the other?
If there are nine levels to the light,
To which do they aspire – he, and the other?
Perhaps, in each phase of darkness and of light,
Where one is trapped, the other aspires.

Kunchoksum! The world’s turned upside down,
That the pain of impermanence,
Of samsara, has struck home to the Panchen Lama!

12 October 2005, Beijing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25日, 4: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