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他这一生过得很苦也过得很好

一周语文‖2013〈14〉‖2013-4-1~2013-4-7

为本周单字“五”,“国五条”的“五”。“国五条”又称“新国五条”、“楼市调控国五条”,是今年2月20日出台的一项旨在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政策措施。因内容关乎民计民生,自出台起,一直是热议焦点。

自2009年12月份启动的楼市调控至今,相关政策历了“国十一条 ”、“国十条”“国八条 ”等多次升级。本周,十余省市国五条地方落实细则的集中出台引发众议。“房地产调控没有最严,只有更严。从限购、限贷,到税收、房价控制目标,这一轮的调控显然超出以往历次调控。从各地的细则来看,北京又一次成为调控最严格的城市。”

评价国五条及各省市相继出台的实施细则,经济学家汪丁丁在博文里:“国五条的政策,让我写得更明白一些,更简单彻底的国五条是这样的:从现在起,直到下一届政府,冻结房价在目前水平上。只不过地方政府对冻结房价毫无积极性,故采取分税制老办法,征税,分成。效果呢?北京市限制车牌号的政策,是显例。要买车的人,几十比一,去‘摇号’,而且号很快作废,出现号的市场价格。如果冻结房价,也会出现住房‘排队’现象。这就是所谓‘鸡飞狗跳’的政策,所谓‘民不聊生’的政策。”

评论家童大焕在微博:“备受瞩目的各地国五条实施细则,赶在期限最后几天的3月底拥挤着出炉。南京版正文132字,杭州版一开始35字,由于被媒体指为最短的地方细则,杭州当日晚间又出了更详细的版本”……可不管地方细则是长是短,“国五条只告诉人们五个字:房价还要涨。”

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微博:“国五条公布到(2013年)3月24日,房价和交易量竟然暴涨,举例:北京、上海、深圳二手房价同比上涨36%、27%和21%,交易量上涨260%、183%和184%。谁是新国五条真正赢家?国五条真正的赢家就是政府,因为不但税收增加,由于房价暴涨,卖地又可卖个好价钱了。老百姓最惨:不但多交税,还更买不起房了。”

汉字“五”为象形字,《说文-五部》的解释说,五,五行也,从二,阴阳在天地间交午也,本义为纵横交错(如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后借用为数词。

—————————————————————————————————————————

坏消息是好消息不够好

语出网友拿铁匠微博:“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坏消息不够坏,坏消息是好消息不够好。”

H7N9

新型禽流感名称,来自周一媒体报道。报道,2013年3月在上海和安徽两地率先发现H7N9型禽流感感染者,H7N9是全球首次发现的新亚型流感病毒,尚未有疫苗可供防御。被该病毒感染均在早期出现发热等症状,且尚未证实它是否具有人传染人属性。媒体报道说,已有2名感染H7N9型禽流感的患者在上海死亡,安徽滁州的1名患者正在南京抢救中。周三,江苏新确诊的4例感染者均在病危状态。《新京报》周三的社论里,“正值非典十年,发生禽流感疫情,不可能不引起民众的关注和担心。”

一缕苹果Logo式的辉光下一个锤子的侧影隐约可见

来自新浪科技的新闻侧记。上周即3月27日晚,“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上千人的场地座无虚席。罗永浩的‘锤子操作系统发布会’充满了‘苹果味’,蓝色的背景幕、简洁的长方形大屏幕、一缕苹果Logo式的辉光下,一个锤子的侧影隐约可见。”

制度性羞辱

语出第一财经日报周二社论,原题“公共政策当避免‘拷问’人性”。社论自本周“多地陆续出台国五条细则”与“调控政策语境中的假离婚”这两个并置现象切入,讨论“公共政策所产生的额外成本”话题:“为规避成本而选择离婚的行为当然不能鼓励,但也要虑及这种行为背后的无奈一面。与此同时,公共政策的制定,尤其是在政策涉及面极广的时候,当慎之又慎,避免出现‘制度性羞辱’的状况……‘假离婚’现象无疑是一种扭曲的现象,在混乱的社会众生百态背后,也存在着个体尊严在政策压力下的丢失问题”……“制度性羞辱”一词来自社会伦理学家马格利特。他曾以《正派社会》一书提倡建立这样一种社会伦理规范:“不让社会制度羞辱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

未婚人士只能娶一套房子

语出媒体人西门不暗微博:“未婚人士只能娶一套房子,这是中国近日出台的新婚姻法。”

奥威尔季节

语出作家恺蒂载于《上海书评》的专栏文章,原题“穿着晨衣的书评人”。文章算是一个精简版奥威尔个人接受小史,其中特别提及BBC广播四台刚刚结束的为纪念《动物庄园》出版五十周年特别设立的为期一个月的“奥威尔季节”:“从1月底开始,四十分钟、半个小时或十五分钟,天天不少,每天都有一段有关奥威尔的节目……这一个月,每天都要到奥威尔的世界里去走走,边听边做手工,也就是在他的世界中,我完成了家里所有窗帘的修改任务。听他对政治语言的定义:‘政治语言的设计就是为了让谎言听上去像真话,让谋杀听上去值得尊敬,让一阵清风变得就像坚实的固体。’他让我想到鲁迅。”

尼玛这专家是在说相声吧?

语出媒体人范炜微博:在群殴苹果的相关报道中,“其中一砖家慷慨激昂地说:我注意到苹果的logo缺了一块,可能缺少的正是对中国消费者的责任和良心。尼玛,这专家是在说相声吧?”

自我戏剧化

语出学者陆建德载于《上海书评》的专栏文章,原题“卸下戏装,仍是表演”,文章从“自我戏剧化”视角切入《以赛亚-伯林书信集》一书。熟词“自我戏剧化”本为戏剧性人格的一种,亦名“歇斯底里人格”,但在本文中,陆建德用此比喻文学家、批评家“色彩丰富、充满矛盾然而又非常可爱的”性格特质。有时它是“ 亲切的胡言乱语”,有时它是卖萌的“乞怜忏悔撒娇”……从“书信”里,可知伯林“从来不是正襟危坐,摆出一副家庭教师的尊严。他酷爱八卦,玩笑不断,不惮发泄一点恶意。”“伯林与自己的对话不断在进行中,写信往往就是他与自己对话的好机会……他无意做圣徒。在彻底诚实与承认自己有点不诚实之间,他可能会选择后者。”

文学不说自己的来处没有明确的去处

语出作者阿莱夫博文,原题“不怎么看,不怎么办”。博文从卡佛说到木心,强调文学的无用之美:木心“应该不喜欢这种被身后大陆读书界一窝蜂锐推的‘哀荣’吧……多数故事只有从生命的中间开始的,充满无力感。以文学为信仰很困难,文学不说自己的来处,没有明确的去处。”

虎烈拉

本为甲类传染病“霍乱”(cholera)的早期译名,本周成为本周一上线新片《厨子戏子痞子》的病毒式营销广告关键词(不要在360搜索虎烈拉)。而其中的暗线关联是,简称“厨戏痞”的《厨子戏子痞子》一片原名即《虎烈拉》。

吊胃口和吊汤一样,太高容易贱出来啊

语出作家方希微博。上周三晚,罗永浩老师领导的锤子ROM发布会隆重举办。网友东东锵锵东东在微博分享参会观感:“发布会结束后,有吐槽的,也有褒奖的……不过,对于一个25人团队奋斗9个月的结果来说已然不易,特别是在中国市场一味跟风苹果的情况下。此外我们或许容易忽略的是,锤子ROM有的绝不仅仅是新功能体验,还玩的的是用户心理,试想一下当智能手机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之时,当别人都在为硬件、性价比拼的你死我活的时候,一个充满噱头的、差异化的体验怎能不让你有点想法?”……而方希的微博所谓分析的是传播语境中的得失利弊:“前天到昨天的锤子刷屏告诉大家,吊胃口和吊汤一样,太高容易贱出来啊。”

自恋模式

语出网友于苏野博文。在谈及罗永浩的锤子操作系统诸多亮点时说,锤子OS虽来自对于Android系统的升级定制改造,“却不会让你觉得烦腻。这其中原生的相机应用也经过重新设计。带有自恋模式,识别照片方向的功能。”“自恋模式是指,通过前置摄像头自拍,可以输出两张照片,分别是‘别人眼中的自己’和‘自己眼中的自己’,满足人们的自恋需求。”

他这一生过得很苦,也过得很好

来自学者严锋微博讣文:“各位亲友:我父亲严格(辛丰年)因突发疾病,今天(2013年3月26日)中午12时20分在南通医院中去世,终年90岁。父亲一生忠厚老实,善良正直,在极艰难的困境中把我们兄弟带大。他在任何时候都从未停止对真理的追求,从未失去对这个世界的信念。他这一生过得很苦,也过得很好。愿父亲安息!严锋哀告”……辛丰年先生是早年《读书》杂志的著名撰稿人、乐评家。谈到辛丰年,评家李皖他是“一个纯真的人,宛若孩童”;是一个“包容的人,是得到生活智慧的长者。”

首席情感抚慰官

语出作家稀饭的饭饭文:“现在的公司职员,有了比之前更强烈的情感抚慰需求,建议所有公司都设立一个专门的岗位:首席情感抚慰官。cfo。首情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4月6日, 6: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