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TPP+TTIP+PSA颠覆全球秩序


进入专题
TPP TTIP PSA   
巩胜利  

  
  【序】:美、欧、日主导全球21世纪“铁三角”国际经贸游戏新规则是:
  
  东半球:(上)、“跨(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2013年底可达13个国家)。另据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3月15日正式宣布加入TPP谈判》(见2013年3月15日《华尔街日报》同题报道);3月13日,为期10天的第16轮、11国“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大会在新加坡落幕。第16轮TPP谈判后公告称:“成员为这个‘全面且高水平’的自贸协定设定的目标”(见2013年3月14日,新华网新加坡频道《多个领域虽有进展TPP谈判仍面对重重挑战》一文)。会议就监管一致性、电信、关税和开发等议题的工作小组已经取得了很好进展。而服务、电子商务、动植物卫生检疫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和政府采购还需要展开认真谈判。此外还有,知识产权、环境、竞争和劳工等“更具挑战性”的领域还需要进行深入思考才能达成协议。TPP于2013年10月末完成谈判。
  
  西半球:(下)、“欧美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简称:TTIP)的谈判已经启动,最终目标是建立美欧自由贸易区(FTA),(其中欧盟有27个成员国、美国)。欧盟在今年2月份宣布与美国开始有关《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据悉,欧美这个协定最终达成协议的期限被设定在2014年末之前成行。
  
  全球轴心:(中心)、“诸(多)边服务业协议”(Plurilateral Services Agreement,简称:PSA),美、欧、日已启动谈判缔约21个成员。将于2013年末结束谈判,开始正式上路。
  
  在当今与未来世界,两个新横跨大西洋和太平洋、东半球西半球的全球经济贸易框架、一个涵盖全球主要发达国家“诸(边)服务业协议”呼之欲出,面对这些重大挑战,而中国的困局在未来20-40年都难以突破该,一如当年进入WTO:审查十年、过度8年,进入了却又被美欧搁置了……
  
  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近二十年来,囿于多哈贸易谈判历史性受阻、难以重建新国际环境的发展与深入,以美国为首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美欧自贸区谈判为代表的全球新一轮贸易谈判却在飞天夺地、如火如荼地展开。一个新的横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全球经济贸易秩序规则呼之欲出,美欧、美日、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强强联合”的态势不断增强、形成左右国际经贸游戏、秩序之大势,这些涵盖世界东、西两半球、所有新经济秩序、经贸游戏规则的酝酿或制定,都少不了美国的主张和意志,面对这些全球颠覆性重大挑战,中国该如何应对?“中国梦”真能借着国际经贸规则的颠覆、游戏秩序的重建而大踏步的实现梦想吗?
  
  当今的美国、欧盟、中国、日本这“四大”经济体,占全球国民总收入总额的70%左右,谁缺席了21世纪的新游戏规则秩序制定、缔约都将是一场经济发展、财富生态环境的历史性断层、短缺。“游戏规则秩序”也是巨大的国之动力,之所以“好制度”可以是国家兴起,也可以是一个国家败落,就是这个一成不变的规律原理。当今的美国、欧盟、中国、日本这“四大”经济体,占全球国民总生产总值的70%左右,谁缺失了21世纪的新游戏规则秩序制定、缔约都将是一场经济发展、财富生态环境的历史性断层灾难。“游戏规则秩序”也是巨大的国之动力,之所以“好制度”可以是国家兴起,也可以是一个国家败落,就是这个一成不变的规律原理。
  
  到2013年,中国唯一最有可能是加入东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简称:RCEP。由东盟10国发起,中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参与其中)。即便是中国肯定加入RCEP,即便是RCEP三到五年间肯定上路运行,但中国对全球第一财富欧盟、第一超级大国美国贸易市场依然是游戏规则秩序严重短缺,倘若美欧真要搁置WTO,那么中国对美欧市场则将倒退回20-30年前,问题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美欧经贸方略已架构成天象框架:东半球“泛太平洋”,西半球“跨大西洋”,核心就围绕美欧日21成员的“诸(多)边服务业协议”以取代初步制造业游戏规则的WTO,以新“诸(多)边服务业协议”打造高端财富生成所有产业链及21世纪所有新兴领域、包括尖端3D打印、物联网、互联网等全系列高端服务产业。美欧日等主导的太平洋+大西洋+服务业新秩序出笼实施,就把WTO完全架空而搁置到了边缘地带。更重要的是:这全球性“铁三角”经贸游戏规则的创立,唯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后起新兴国家全线残阵,这是否会继续中国、俄罗斯等加入WTO的十数年举世艰难路程?“中国梦”,必须有国际大环境、全球经贸秩序的高瞻远瞩、高屋建瓴(释义:建:倒水,泼水;瓴:盛水的器子。把瓶子里的水从高层顶上倾倒,比喻居高临下,不可阻遏)的加以考量、建树才能有21世纪未来的美好前程(避免了以往近千年来,全球游戏规则单一、WTO一花独放、英镑风靡世界500年后逐渐消亡的绝境)。
  
  2013年3月1日,奥巴马政府向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提交《2013年总统贸易政策议程》报告,列举美国2013年贸易工作重点是:提出继续推进5年出口翻番计划、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谈判等,旨在打开美国出口市场并维护美国在国际贸易领域的领导地位。对此,有资深国际贸易学者则分析认为:美国欲在2013年彻底改变国际贸易规则(指WTO单一死路),掌控太平洋、大西洋两重要国际区域市场,建立起由美国主导的21世纪国际贸易新规则系列。
  
  2013年前一个季度,在东京和华盛顿忙着举行首脑风云际会,美国负责经济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琼斯?费尔南德斯带着一个个使命访问了东南亚各国。费尔南德斯如此表示,“必须超越货物贸易的概念,在环太平洋地区建立更高水平的贸易秩序”,其语调透出美国奥巴马政府强烈的美国意志。有分析认为,美国已经与泰国和菲律宾就启动TPP谈判进行了意见协调。环顾2013年今日世界可以惊人的发现:美、欧、日等高收入发达国家、正在为全球贸易秩序展开空前、从未有过的激烈交锋,致未来国际经济秩序发生根源的颠覆与建树的本质核变化。
  
  【核心提示】:这是2013年刚开始,美国、欧盟主导的“市场经济地位国”、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21世纪以来、为了适应国际贸易国际化最新推出的“三大”全球性国家间贸易最新规则(2013年1月16日才首度在全球曝光,属国家最高商业机密,目前正在谈判中)。与以上两个国际贸易规则根源不同的是:“市场经济地位国”,是针对国家整体框架体制而言,且需得到美国(本学者注:近100年来,美国发起制定的国际游戏规则,致根源改变了以前近1000年由英国主导全球政治与贸易的游戏规则。见本文附录〈二〉⑴)、欧盟(本学者注:全球第一财富集团欧盟也是近100年来最大被改变者之一。见本文附录〈二〉⑵)的分别审查与批准才能通过、适用于它国。WTO,是覆盖全球最多国家、基本上通用全球主要国家的第一大贸易规则、游戏方方面面具体详尽,也是全球各国最全面、唯一适用全球的贸易规则,但随着中国、俄罗斯等大国加入WTO、WTO又10多年来无法推进深化共识而一举成“死结”,致WTO深化谈判长期处于“僵死”状态,所以美欧日等、特别是“高收入国家”(2012年世界银行划定“高收入国家”基准线为年“人均国民总收入”在12476美元及以上)寻找、制定21世纪的新覆盖全球的贸易法则方略(TPP也是出于此长期方略)。美欧日开创世纪的“诸(多)边服务业协议”(囿本学者译Plurilateral Services Agreement而成,英文缩写简称PSA),国际服务业游戏规则,目前有21个高收入国家正参与在谈判中,PSA将在3013年底前终止谈判,上路实施运行。
  
  中国,近半个世纪以来——63年至今的中国(作者注:囿执政党完全在国家之上、对中国国家的控制形成根源的悖论。在全球所有国际经贸规则中,还没有任何一项是针对执政党限制的,但对“市场经济地位国”倒有明确规定不准“国家干预”、“国家控制”,那么执政党凌驾于国家之上,就在严禁之列了)在包括联合国及其绝大多数国际政治与经贸组织几乎都没有建树过任何一个整体的国际“游戏规则”,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整体国际政治、经济、贸易、金融货币等“游戏规则”(加入WTO国际最大贸易组织也是如此)上都是空前残缺被动、被国际、国内“改革”洪流推着一步一曲的往前行,几乎没有任何创新的国际建树提议和参与过“游戏规则”制定,一直缺乏在全球人类和国际、国家高度、整体全局的高屋建瓴建树,比如在G20国家中整体接受和通过的“游戏规则”,能让中国国家使用一项超过20年的国家战略布局和长远的战略眼光与能够实施的“游戏规则”。
  
  另外,全球最大两个贸易体、欧盟与美国也在商谈建立欧美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据《南德意志报》2月1日报道,默克尔和德美两国经济组织均支持建立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但美国政府此前一直犹豫不决。一个欧美“高级别工作小组”已就此问题秘密工作了一年多时间,有望下周提交结论报告。德国总理默克尔2月1日在柏林会见来访的美国副总统拜登,双方强调要加强欧美关系的重要性,表示将致力于建立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有研究称,若建立欧美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可使欧盟和美国经济平均每年增加1.5个百分点,将可能一改美欧金融海啸、主权债务危机所带来的颓势,但目前双方存在的最大难题是如何解决商品标准化问题,例如转基因食品等技术性问题。
  
  美国与21国启动多边服务业协议谈判
  
  2013年1月15日,美国贸易代表署通知美国国会,将联合包括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哥伦比、哥斯大黎加、、以色列、日本、墨西哥、新西兰、智利、挪威、秘?、?国、瑞士、、土耳其、巴基斯坦、巴拿?、冰?u共21个会员(其中台湾、香港两成员为中国区域)。在内的21个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已经启动“诸边服务业协议”谈判,是在全球国际化的国与国“服务业”领域、开辟了第一条国际通道。
  
  “诸(多)边服务业协议”的起源,是由于WTO个别会员国针对服务业洽签各式FTA(自由贸易协议),目前全球各国的服务业市场的开放程度,缺乏一个系统、规范的国际规则,WTO又长期搁浅,已经远远超过WTO承诺的涵盖内容,也是WTO无法再起谈判,再加上新型态服务业日新月异的兴起,必须制订新的游戏规则。于是美国提议组织21个WTO会员国组成并称之为“真正之友”(Really Good Friends, RGF),共同推动多边服务业协议,希望加速全球服务业市场自由化的脚步。今日美欧日服务业都占其GDP的64%以上,服务业游戏规则是未来国家衰兴的最最根源建树。
  
  在当今全球、据全球国际市场预料,PSA未来的谈判内容主要包括金融、快递、传播、电信、电子商务、运输、观光、物联网、移动通信网络、互联网等等所有服务业领域;TPP 、TTIP 、PSA等都涉及国家、经济体间的公平竞争、数码贸易、物联网、环境、能源等领域的服务业问题。
  
  目前,中国已经缺席TPP谈判,PSA也没有被吸纳、邀请中国参与谈判,再加上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等“服务业”严重滞后、还没有成器的市场动力与“话语权”。在“市场经济地位国”(作者注:此审批规则就是针对由“计划经济”体制转轨为“市场经济”体制的极个别国家,全球包括中国在内只有2%不到的国家被审查)第一规则中,中国执政的共产党除了“国家干预”、强力“控制市场经济”之外,中国中央政府还“国家干预”、“国家控制”——与“市场经济地位国”公然根源悖论、大相径庭,致PSA无法在第一人口大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开花结果”。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没有参与过一个国际经贸游戏规则的制定,从“市场经济地位国”,到世界贸易组织(WTO),再到21世纪以来最新的跨洲际的TPP谈判,再到地区级东南亚联盟10国与其他亚太6国(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都需要中国来高瞻远瞩、把眼光放的更远才能够有所建树今日变化多端的国际经贸、市场经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共 4 页: 1 2 3 4

   进入专题: TPP TTIP PS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